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66章 綢繆第十五

第66章 綢繆第十五

        那小妻子輕輕地道:“夷陵老祖,夷陵老祖……我從小就聽這個人的故事,本以為‘不聽話就讓夷陵老祖回來找你,把你抓取喂鬼’都是大人哄小孩兒哄著玩兒的,誰知道,竟然真的有這個人,竟然還真回來了!

        小丈夫道:“是啊。我一聽說挖墳,就想到是他。果然不錯,城里都沸沸揚揚傳開了!

        對自己和“挖墳”被捆綁在一起,除了無可奈何,魏無羨也別無他法了。

        那小妻子又道:“只盼他曉得冤有頭,債有主。他要報仇雪恨,就去找那些修仙的報仇雪恨吧?汕f別禍害咱們這樣的普通人家!

        她丈夫道:“這事誰又能說得準呢?他可是個六親不認的嗜血狂魔啊。他在岐山一口氣殺了三千多個人的時候,我還很小,但還記得,當年不只是那些修玄的仙人,連普通人家都怕他!

        魏無羨的笑容斂了起來。

        他原本是饒有興味地聽著這對小夫妻閑閑碎碎地聊家常的,可忽然之間,他的頭似乎變得沉逾千斤,抬不起來,沒法去看藍忘機此刻臉上的神情。

        接下來,這對夫妻說了些什么,他一句也聽不到了。不知過了多久,他才忽然一醒,側耳一聽,這對農家夫妻居然已經叫醒了孩子,把飯和菜都擺到了院子里開始吃起晚飯來了。而藍忘機竟也一直沒動,更沒提醒他。魏無羨心道:“這下可好。他們坐在院子里吃了,現在突然鉆出去,豈不是要把他們嚇死?要么一開始就不要躲起來,現在藏到草垛子后面偷聽了半天再出去,怎么看怎么可疑,怎么想怎么危險!

        正在此時,農舍之外忽然傳來一聲恐怖至極的咆哮!

        院子里的一家三口原本在有說有笑地夾菜吃飯,被這突如其來的非人咆哮嚇得碗都摔了一個,阿寶哭了起來。小丈夫道:“別怕!別怕!”

        不光他們嚇到了,連藍忘機和魏無羨都微微一動。藍忘機終于抬了抬腿,意欲起身。魏無羨原本也是以為有什么妖魔鬼怪找上門來了,外邊那東西又咆哮了兩聲,他心中一動,立即把藍忘機又壓了回去,以口型道:“別動!

        藍忘機雙目微睜,卻依言不動了。院子里,那小丈夫道:“你抱好阿寶,我出去看看是什么東西!”

        他妻子慌忙道:“不不不,二哥哥,二哥哥我們跟你一起!

        阿寶道:“阿爹我要跟你一起去!”

        小丈夫道:“阿寶,跟你阿娘進去。你留在家里,把門窗都牢牢關好,保護你阿娘,知道不知道?”

        他把這對母子送進屋里,關好了門,走到草垛邊拔了耙子,走出院子去。兩人這才得以脫身。

        他們從另一邊翻出了土墻,輕飄飄地落在地上。在稻草垛后趴了這么久,藍忘機整潔的頭發和抹額上沾了不少細細的金色草桿,可他還是一派嚴肅,恍若未覺。魏無羨伸手幫他一根根摘掉,道:“走吧!

        藍忘機道:“為何!

        他問的是,為何不隨農戶主人去察看。那咆哮之聲一聽就是邪物,若是讓那農戶主人單獨去應付,怕是有危險。魏無羨卻道:“不必看了。是溫寧!

        這時,遠處又是一聲咆哮。藍忘機眉尖微揚,魏無羨肯定地道:“對,就是他。不必擔心,多半是看咱們進門之后半天沒出來,又不敢貿然進去才開口吼了幾嗓子。我們到前面去等吧!

        他們先行一段路,果然,不久之后,溫寧便跟了上來。

        魏無羨笑道:“溫寧啊,多年不開嗓,你叫得真是越發嚇人了。聲勢威猛!

        溫寧無奈道:“公子,我畢竟是兇尸。兇尸叫起來……都是這個樣子的!

        魏無羨拍拍他的肩,道:“叫得好,給我們解了圍。再幫個忙吧!

        溫寧道:“請說!

        魏無羨道:“看看這附近,哪里有墳墓密集之處。而且,必須是剛被刨開不久的墳墓!

        溫寧對陰氣感應十分敏銳,聞言翻起瞳仁,露出一對猙獰的眼白,側首望了幾個方向,一番察看后,漆黑的瞳仁又落回眼眶里,右手斜指,道:“這邊!

        三人順著他指的方向行了一段,來到了一片野林。林中果然聚集著二三十座土墳,有石碑的,有木碑的,都是年歲久遠,東倒西歪,幾乎每座碑后的墳土都被刨了一個坑。

        這也算是異象了,但此種場景,對夷陵老祖而言實在見怪不怪。老實說,他以前干的這種事不少。最著名的一次,就是在射日之征中期時,挖地三尺把岐山溫氏歷代先人的墓地翻了個底朝天,將所有的尸身都制成了鬼將。

        而他每殺一名溫家修士,也都統統煉為傀儡,再驅使他們去殘殺自己生前的親友。

        在射日之征中,這些事跡提起來都是鼓舞人心,贊不絕口的。然而,射日之征過去的越久,旁人再提起來,就越是膽寒不齒。不光旁人,連他自己后來想想,都覺得過火了。

        加上前幾天他才被捅出身份,也怨不得人家一聽說各地在大肆挖墳就都覺得是夷陵老祖干的。

        魏無羨嘆了口氣,道:“看看還有沒有點殘肢留下來吧。能找到點兒線索是一點兒!

        三人分頭,在每個被挖開的墳坑里仔細察看。

        大多數的墳坑已經被泥土重新掩埋了大半,還需要手動清理,重新挖開。藍忘機抽出避塵,劍氣一出,泥土飛揚,已算得極快,不一會兒就挖開了一個?伤换仡^,溫寧站在他身后,努力提著僵化的嘴角,擠出一個笑容,道:“……藍公子,要幫忙嗎?我這邊挖好了!

        藍忘機看了看他身后,一排排的土坑黑洞洞,堆起的土堆又高又齊整。

        溫寧維持著“笑容”,補充道:“我經常干這種事。有經驗?!

        至于究竟是誰讓他“經常干這種事”的,不言而喻。

        沉默片刻,藍忘機道:“不必。你去幫……”

        “他”字還沒說完,他忽然發現,魏無羨根本就沒有動,一直蹲在旁邊,心安理得地看他們兩個挖墳。見了藍忘機審視的目光,他這才站起來,道:“別這樣看著我嘛。我這不是手里沒東西,靈力又低嗎?術業有專攻,這是真的。挖墳,他最快!

        他走到藍忘機身邊,低頭朝藍忘機用避塵挖出的那個墳坑里看去。只見一口簡陋的空棺埋在地里。棺材板子很薄,棺蓋已四分五裂。魏無羨蹲在土坑邊緣,拿起幾片殘破的棺蓋,仔細看了一陣,遞給藍忘機,道:“這墳不是被人挖開的!

        藍忘機接過木片,看了一眼。棺蓋殘片的內側有兩道長長的刮痕。

        魏無羨做了個“抓”的動作,道:“指甲。是尸體自己從棺材里掙出去的!

        看了其他的幾個空墳,無一例外,皆非外力破壞,而是從內部破壞。

        然而,這片野林風水并無特殊之處,非兇煞之地,不足以天然形成兇尸。亦不是像櫟陽常氏墓地那種特殊情況,因滅門慘死,全家人、整片墓地都有足夠的怨氣。

        更可能是有外物催化了它們的兇尸化。

        藍忘機下了定論:“金光瑤在試驗陰虎符!

        蘇涉在義城以傳送符帶走了薛洋的尸體,必然在薛洋身上找到了陰虎符的復原殘件,獻給了金光瑤。魏無羨緩緩點頭,道:“在這個時候迫不及待地試驗陰虎符,怕是很快就要有什么大動作了!

        藍忘機道:“查?”

        魏無羨道:“查。反正去秣陵也未必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線索,倒不如從這上面著手!

        為確定是否每一處破墳之地都是這種情況,第二日,魏無羨和藍忘機離開了鄉野偏僻之地,來到最近的一座城鎮。

        這座小鎮不甚繁華,也沒什么世家駐鎮在此,因而不必擔心盤查嚴格。進入鎮中之后,藍忘機對魏無羨道:“分頭!

        這些天來,魏無羨幾乎干什么事都和藍忘機在一起,忽然說要分頭行動,他還愣了一下,有些不習慣。剛要笑著說“分頭去問,你會問嗎,別又像上次那樣”,可忽然之間明白了。

        分頭行動只是借口。藍忘機這是在給他留空,去和溫寧說一些也許不方便他在場聽到的話。

        藍忘機走了,魏無羨站在原地,望著他的背影,雖然心中感激,低頭思忖一陣,卻還是沒有叫溫寧出來。

        自從獻舍歸來之后,他一直沒機會和溫寧完完整整地長談一番,不光因為各種巧合常常被打斷,也是因為,他實在沒有想到該和溫寧說什么、怎么說。

        因為并不存在任何誤會。誤會這種東西,推心置腹暢談一番,攤開了說,便能清楚明白、你好我好。

        可這世上,更多的是無解的難題。

        他自己都不想再提,還能對溫寧說什么?

        魏無羨嘆了一口氣,心道:“而且對現在的我來說,比起糾結過去……還不如糾結斷袖是不是能通過獻舍傳染啊!

        在鎮上走訪了一圈,問過了幾個家中墳墓被破的人家,魏無羨心中有了底,正準備去和藍忘機會合,漫不經心地走過一條巷子,忽然看到一名背劍的黑衣人在巷子里飛速一閃而過。

        他猛地一頓,立即悄無聲息地追了上去。

        那名黑衣人,面目上有一團濃郁的黑霧,看不清五官!

        他原本還以為被他揪住了剛好在進行什么不可告人之事的蘇涉,豈料追入了巷子,轉角再一看,竟發現,霧面人有兩個!

        作者有話要說:  夶夶們元旦快樂!*★,°*:☆\( ̄▽ ̄)/$:*°★*  。

        年底比較忙,馬上劇情緊張了再爆肝哈。天天爆真的撐不住  〒  〒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1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