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

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

        魏無羨拍桌道:“就是這個!”

        他心中高興,拍的這一下十分突兀,震倒了書案上的紙燈,藍忘機眼疾手快地將它扶了起來。

        魏無羨道:“藍宗主,這本《亂魄抄》里面,有沒有一支曲子,能擾人心神、使人元神激蕩、氣血翻騰、暴躁易怒之類的?”

        藍曦臣道:“……應該是有的!

        魏無羨又道:“金光瑤靈力不行,沒法在七響之內取人性命,而且這樣下手太明顯了,他肯定不會挑選這種殺傷力強的邪曲。但是如果他借著為赤鋒尊彈奏清心玄曲、助他平定心神的理由,連續彈奏三個月,這支曲子,有沒有可能像服用慢性□□一樣,催化赤鋒尊的發作?”

        藍曦臣道:“……有!

        魏無羨道:“那么,推測就很合理了。那段不屬于《洗華》的殘譜,就是出自于這本《亂魄抄》失落的一頁!秮y魄抄》上所記載的東瀛邪曲都頗為復雜難習,他沒有時間在禁|書室抄錄,只得撕走——不,不對,金光瑤有過目不忘之能,他撕走了這一頁,并不是因為他記不住,而是為了死無對證。確保萬一有一天東窗事發,或者被人當場揪住,也無法判斷這段旋律的來源。

        “他所做的一切都極其謹慎,當著你的面,坦然彈奏的是完整版的《洗華》。赤鋒尊并非醉心風雅之人,他聽藍宗主你彈過《洗華》,應該對旋律有大致的印象,因此,金光瑤不能直接彈奏邪曲,而是把兩支風格迥異、功效也完全相反的曲子糅合到一起,竟然還能糅合得好不突兀渾然一體,音律天賦著實頗高。我猜,他在《洗華》段落里只使用很少的靈力,而在邪曲的段落里才發力。赤鋒尊畢竟不精于此道,自然無法分辨出,其中有一段,已經被金光瑤篡改為催命邪曲!”

        沉默半晌,藍曦臣低聲道:“……他雖然時常出入云深不知處,但,藏書閣底的禁|書室,我并沒有告訴過他!

        他答得越來越艱難,魏無羨道:“藍宗主……恕我直言。斂芳尊是在岐山溫氏的不夜天城里做過臥底的,而且,是一位無比成功的臥底。他連溫若寒的密室都能找到,并神不知鬼不覺地潛入,在他面前,藍家藏書閣的禁|書室……真的不算什么!

        藍忘機則道:“兄長。當年你轉移藏書時,是否,在途中遇到過他?”

        聶明玦的共情里,藍曦臣說過,他之前是見過金光瑤的,明顯印象頗佳,而且還說了“畢生之恥”。算算時間,也只能讓人聯想到藍曦臣攜藏書出逃的事了。

        當年岐山溫氏作亂,人心惶惶,藍曦臣攜未被焚毀的藏書拼死出逃,或許途中落難,受過金光瑤的恩惠。所以他才如此信任金光瑤的為人,連清心音都能教給他。

        而若果真如此,很有可能金光瑤在那時就從手忙腳亂的藍曦臣處得知了一些事情。在決心除掉聶明玦時想起來藍家所藏的這一批禁|書邪曲,再仗著藍家家主義弟的身份出入藏書閣,直到找到他要的東西。

        藍曦臣把寫著那段殘譜的紙拿在手里,盯了一陣,道:“明天,我去試驗,看看這段殘譜,是否真的會影響人的心智!

        事到如今,這幾乎是他對金光瑤信任的最后籌碼了。

        藍忘機道:“兄長!

        藍曦臣一只手遮住了額頭,忍耐著什么一般,沉聲道:“……忘機,我所知的金光瑤,和你們所知的金光瑤,還有世人眼中的金光瑤,完全是不同的三個人。這么多年來,他在我面前一直是一個忍辱負重、心系眾生、敬上憐下的形象,我從來以為我所知的,才是真實的。你要我現在立刻相信這個人,是一個十惡不赦陰險狡詐的卑劣之徒……能否容許我更謹慎一些,再作出判斷?”

        痛苦之處還在于,如果要他相信這件事,那么他就必須承認,三個結義兄弟之中,一個辜負他的信任,在他面前偽裝多年;另一個因為則他的這份信任而被害死。清河聶氏清談會那日,他早就被設計為殺人計劃的一環,引發最后一擊的幫兇!

        魏無羨與藍忘機都沒有再說話。

        許久之后,藍曦臣終于放下了手,疲倦地道:“……到現在為止,這些東西,都只有我們三個人知道。找不到頭顱,就拿不出證據。一切都只是片面之詞,無法取信于人,取信于天下。所以下一步該怎么做,還需從長計議!

        魏無羨微微頷首,道:“藍宗主,容我多問一句,赤鋒尊的尸身……?”

        藍曦臣道:“不必擔心,大哥的尸身,各家已親眼見過,眼下由懷桑保管。!

        魏無羨道:“金光瑤反應如何?”

        藍忘機道:“天衣無縫!

        魏無羨便知他一定把戲做足了全套,道:“所有人都見到了就好。要不了多久這件事就會傳的沸沸揚揚,金光瑤是仙督,又是名義上赤鋒尊的義弟,必定要追查此事,給出一個交代,要他騎虎難下,總會露出馬腳。再不用怕他使陰手!

        藍曦臣露出奇怪的神色,道:“魏公子,你不覺得,夷陵老祖重歸人世,這件事會更沸沸揚揚嗎?”

        “……”魏無羨心道:“果真忘了。傳說中的夷陵老祖比沒頭的赤鋒尊更恐怖!”

        藍曦臣道:“云深不知處只能供你們暫時藏身,過不久,還是會有人來盤查的。你們得自己出去,想辦法找到關鍵性的證據!

        也就是頭顱。

        魏無羨點頭道:“明白!彼匀欢坏剞D頭問藍忘機:“什么時候走?”

        他理所當然地覺得藍忘機一定會和他一起行動。顯然,藍忘機也是這么覺得的,道:“即刻出發!

        藍曦臣看著這理所當然、完全不問他意見的兩個人,那副欲言又止的神情又出現了。最終,還是嘆道:“……那邊,我也會留心的!

        他說的“那邊”,自然是指金光瑤那邊。

        走出藏書閣,魏無羨道:“你哥哥受的打擊挺大的!

        藍忘機道:“打擊再大,找到證據,他亦不會姑息!

        魏無羨道:“那是。畢竟是你的哥哥嘛!

        這時,路旁的草叢簌簌而動,魏無羨心中一緊,忽見草叢分開,鉆出一個白絨絨的小腦袋,和一對長長的耳朵。

        這只兔子粉色的鼻子縮了縮,看到藍忘機,垂下的耳朵忽然立起,一蹬腿便朝他身上彈去。藍忘機伸手將它接住,抱在臂彎之中。

        他們來到那片青草地上,小蘋果臥在一顆樹旁,幾十只圓滾滾的白兔子圍在它身邊,大多數都閉著眼睛睡得正安穩,少數幾只還在拱動。魏無羨走到樹邊,搔了搔小蘋果的驢頭,小蘋果一個激靈,鼻孔噴著粗氣驚醒了,看到魏無羨,正要大喊大叫,扎堆的兔子們也被驚醒了,抖抖長耳,紛紛朝藍忘機那邊蹦去,一團一團,聚在他雪白的靴子邊跑來跑去,也不知道在興奮什么。魏無羨牽著小蘋果的韁繩,邊拽邊威脅:“不許叫!你叫我打你。不,我叫他打你……”

        兔子們后腿站在地上,人立起來,一條一條地扒在藍忘機腿上,都想往上爬。藍忘機就任它們折騰,巋然不動,魏無羨驅趕它們也趕不走,跟在他身后,等他們出了云深不知處的大門,才垂下耳朵,坐在原地目送主人離去。魏無羨回頭看看,道:“都舍不得你呀,含光君,真是沒想到,你竟然這么討這些小東西的喜歡。我就不行啦!

        藍忘機道:“不行?”

        魏無羨道:“是啊。山雞野兔家貓飛鳥,看到我都轉身就跑!

        藍忘機搖了搖頭,意思太明顯了:一定是魏無羨先作惡了,才不討他們的喜歡。

        下了山道,上了小路,魏無羨忽然道:“哎呀,我肚子疼!

        藍忘機道:“休息,換藥!

        魏無羨道:“不了。云深不知處附近不安全,拖一刻危險一刻。我坐上去就好了!

        藍忘機道:“那你坐!

        魏無羨苦著臉道:“上驢的動作太大了,我怕牽到傷口!

        藍忘機停了下來,轉過身,看了看他,忽然伸手,避開受傷的位置附近,抱住他的腰,將他輕輕一提,放在了小蘋果的背上。

        兩人一個騎著驢子,一個走在路旁。魏無羨騎著驢子,笑得眼睛都瞇起來了。藍忘機道:“怎么?”

        魏無羨道:“沒怎么!

        像是干了一件小壞事,他心里有點小得意。

        雖然幼年的事很多他都不記得了,但是有一幕畫面,始終模模糊糊印在他的腦海之中。

        一條小路,一頭小花驢,三個人。一個黑衣男子把一名白衣女子輕輕一提,抱了起來,放到小花驢的背上,再把一個小小的孩子高高舉起,扛到自己肩頭。

        他就是那個矮得不到人腿的小孩子。坐上了那黑衣男子的肩頭,一下子變得很高很高,威風凜凜,一會兒抓那男子的頭發,一會兒搓他的臉,雙腿撲騰不止,口里啦啦亂叫。

        那白衣女子晃晃悠悠地坐在驢背上,看著他們,似乎在笑。那男子則始終默默的,不愛說話,只是把他托了托,讓他坐得更高更穩,一手牽起花驢的繩子。三個人擠在一條小路上,慢慢地朝前走。

        這是他為數不多的記憶。

        那是他的爹和娘。

        魏無羨道:“藍湛藍湛,你把繩子牽一牽唄!

        藍忘機道:“為何?”

        小蘋果很聰明,又不是不會跟在他身后走。魏無羨道:“賞個臉,牽一牽唄!

        雖然依舊不解為什么魏無羨的笑容那么燦爛,藍忘機還是依言把小蘋果的韁繩牽了起來,握在手里。

        魏無羨自言自語道:“嗯。就差個小的!

        藍忘機道:“什么?”

        魏無羨竊喜道:“沒什么。藍湛,你真是個好人!

        藍忘機似乎不知道該怎么接他這一句,看他的目光越發奇怪了。魏無羨又道:“我忽然發現,我怎么這么壞。從小就壞,我現在跟你認錯,還來得及嗎?”

        藍忘機微微一揚眉,這樣的表情對他來說是極難得的了。他反問道:“認錯?”

        這個人以前每次說要跟他“認錯”,往往是另一場更嚴重的錯誤的開始。魏無羨道:“不要這幅表情嘛。我是認真的。唉算了算了,過去的舊賬就不翻了!

        現在想想,很是為當時年少的一些舊事汗顏。魏無羨心道:“可能因為藍湛總是板著一張臉吧……我就是愛看他生氣失控的樣子,所以才總是不由自主地要撩撥他。實在是很惡劣!”

        還好藍湛沒有真的討厭他。

        明明是在逃命路上,魏無羨卻一點兒也緊張不起來,騎著一頭小花驢,前邊有藍忘機牽著繩子引路,滿心都是飄飄然,自在猶如騰云駕霧。只覺得就算現在立即從路旁殺出一堆大小世家,除了煞風景壞人興致,也沒什么。甚至還有心情欣賞月色下的野田。還拔出了腰間的竹笛,想吹奏一曲。

        鬼使神差地,他吹出了一段旋律。聞聲,藍忘機的腳步微滯,魏無羨心底則忽然一亮。

        魏無羨道:“藍湛藍湛,我問你,當年在暮溪山屠戮玄武洞底,你唱給我聽的那首歌,到底叫什么名字?”

        藍忘機道:“為何忽然記起來問這個!

        魏無羨道:“你就說吧,叫什么名字。我好像猜出你是怎么認出我的了!

        大梵山那一夜,他吹出的,正是屠戮玄武洞底,藍忘機在他身旁輕聲吟唱的那段旋律!

        藍忘機道:“沒有!

        魏無羨道:“什么沒有?沒有名字嗎?怎么會沒有名字?你自己作的?”

        藍忘機道:“嗯!

        魏無羨道:“真是自己作的?!”

        藍忘機道:“嗯!

        魏無羨道:“怪不得!那啥,我,我再問個事哈!

        他試探著道:“你真是憑這支曲子認出我的話,就是說,你——沒在別人面前唱過、彈奏過?”

        頓了頓,藍忘機道:“不曾!

        魏無羨一高興,猛地踢了小蘋果一腳。小蘋果憤怒地大叫起來,似乎想尥蹶子把他掀下去,藍忘機趕緊扯緊了繩子。魏無羨摟著小蘋果的脖子,道:“沒事沒事,它就這個脾氣!就會彈這兩下。我們繼續說。那你怎么不給這曲子取個名字呢?趕緊給它取個名字吧,要不要我給你提意見?不如就叫……”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1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