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

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有二更!馬上就來!黑化殺溫狗啦!

        我造雙更的話可能很多同學會只到下一章留言,經常留言的同學如果有什么想說的話也在這一章評論一下吧~不想被拉低章平均評論!當然,如果無話可說,絕不勉強。à牛3 ̄)づ╭~

        大家盡量避免掐架,不要蓋成話題樓?吹讲幌矚g的評論放置play即可。

        關于全文字數,又爆了一點,所以不用擔心沒有時間給wifi和汪嘰談情說愛。

        溫寧將他們到了一處貴麗的大宅子,從后門悄悄潛入,一陣潛行,引魏無羨到一間小屋里。然而,他剛轉身關上門,還沒來得及緩口氣,魏無羨便又掐住了他的脖子。

        他低聲質問道:“這里是什么地方?!”

        縱使被溫寧所救,他卻也沒可能這么快就完全放下對溫家人的戒備,一直留著心眼。方才跟著溫寧在這所宅子里穿行,途徑不少房間,里面交談的人不少都是岐山口音,從門縫窗縫透漏出的只言片語被他盡數聽了去,從細碎的對話里,捕捉到了“監察寮”三個字!

        溫寧慌忙擺手:“不是……我……”

        魏無羨道:“不是什么?這不是設在夷陵的監察寮嗎?又是占了哪個倒霉的世家的地盤?”

        溫寧努力辯解道:“魏公子,你、你聽我說,這是監察寮?墒恰晌医^沒有要害你們的意思,如果我想害你們,昨天晚上我進蓮花塢之后,立刻就可以反悔,也、也不用特地把你們引到這里來!

        魏無羨的精神這幾日一直緊繃著,片刻不松,一點就著,昏頭漲腦,聞言仍是將信將疑。溫寧又道:“這里的確是監察寮,如果有什么地方,溫家人不會搜索,也就只有這里。你們可以待在這里,只是,千萬不要被其他人發現……”

        頓了頓,魏無羨終于逼著自己撤了手,低聲道一句謝謝,把江澄放到屋內的木榻上。誰知,正在此時,小屋的木門突然被打開了。一個女聲道:“我正要找你!你給我好好交代……”

        剛說不要被人發現,立即就被人發現了!

        魏無羨霎時出了一身冷汗,閃身擋在榻前。溫寧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兩人僵硬地看著站在門口的那個女子;蛘f,那個姑娘。膚色微黑,生得一副甜美相貌,眉眼卻無端高傲。她身上穿的炎陽烈焰袍,火焰的紅色鮮亮,仿佛在她袖口和領口跳躍。

        品級非常高,比溫寧只高不低!

        三人僵著對峙半晌,屋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魏無羨正準備行動,豈料那姑娘先他一步行動,啪的一聲,重重摔上了門。

        一個聲音問道:“寮主,怎么回事?”

        那姑娘冷淡地道:“沒怎么回事。我弟弟回來了。別去吵他。走吧,回去繼續說!

        門外幾人應了一聲,隨她一齊走遠了。溫寧松了一口氣,對魏無羨解釋道:“我……我姐姐!

        魏無羨道:“溫情是你姐姐?”

        溫寧有些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道:“我姐姐。很厲害!

        確實是厲害。

        溫情也算得上岐山溫氏的一位名人了。她并非溫氏家主溫若寒之親女,而是溫若寒一位表兄的后人。雖然是表了又表的遠房表兄,但溫若寒與這位表兄自小關系就不錯,再加上溫情文試出眾,精攻醫道,是個人才,因此頗得溫若寒垂青,常年隨溫若寒出席岐山溫氏開辦的各種盛宴,是以魏無羨對她的臉有些印象,畢竟算個美人。也隱約聽說她似乎是有個哥哥還是弟弟,但可能因為遠不如溫情出彩,并沒什么人談論。

        魏無羨奇道:“你真是溫情的弟弟?”

        溫寧以為他在驚訝這么優秀出名的姐姐竟然有這樣一個不起眼的弟弟,承認道:“嗯。我姐姐厲害,我……不行!

        魏無羨道:“……沒有沒有。你也很厲害。我驚奇的是,你竟然敢……”

        這時,榻上的江澄動彈了一下,輕微地皺了皺眉。魏無羨立刻翻身察看:“江澄?!”

        溫寧忙道:“他醒了要喝藥,我去弄藥!

        他走出去,反手帶上了門;杷嗽S久之后,江澄終于悠悠轉醒。魏無羨一開始還大喜過望,然而,很快發現,不對勁。

        江澄的表情很奇怪,很平靜。太過平靜了。

        他望著天花板,似乎對此刻自己的處境毫不感興趣,對身在何處也漠不關心。

        魏無羨沒料到他會是這個反應,悲喜怒驚,一樣都沒有,心往上一懸,道:“江澄,你看得見嗎?聽得見嗎?認得我是誰嗎?”

        江澄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魏無羨又追問了幾句,他終于用手臂撐著木榻,坐起身來。低頭看了看自己胸口的戒鞭痕,冷笑一聲。

        戒鞭痕一旦上身,就永遠也去不掉。魏無羨卻違心地道:“總有辦法弄掉的!

        江澄拍了他一掌。這一掌虛軟無力,魏無羨連晃都沒晃一下。江澄道:“感覺出來了嗎?”

        魏無羨道:“什么?什么感覺出來了嗎?”

        江澄道:“感覺到我的靈力了嗎?”

        魏無羨道:“什么靈力?你根本就沒用靈力!

        江澄道:“我用了!

        魏無羨道:“你到底……你說什么?”

        江澄一字一句重復道:“我說,我用了。剛才那一掌,我用了十成十的靈力。我問你,你感覺到了嗎?”

        魏無羨看著他。沉默了一陣,他道:“你再打我一掌試試!

        江澄道:“不用打了。再打多少掌,也是這個結果。魏無羨,你知道,化丹手為什么被叫做化丹手嗎?”

        一顆心徹底的沉了下去。

        他自顧自接下去道:“因為他那雙手,可以化去金丹,使人永不能再結丹,靈力潰散,淪為一個普通的人。

        “而一個普通的仙門后人,也就是一個廢人。一輩子只能庸庸碌碌,從此再也無法妄想登頂了。

        “阿娘和父親,就是被溫逐流先化去金丹,沒了反抗之力,再被他殺死的!

        魏無羨思緒一片混亂,茫然無措,喃喃道:“……溫逐流……溫逐流……”

        江澄冷笑道:“溫逐流、溫逐流。我要報仇,我要報仇,可是,我要怎么報仇?我連金丹都沒了,從此都沒法結丹了,我拿什么報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魏無羨跌坐在榻邊,看著上面狀似瘋癲的江澄,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沒有誰比他更清楚,江澄是一個多好強、多看重自己修為和靈力的人。而如今,化丹手一擊,將他的修為、自尊,復仇的希望,通通擊成了粉碎!

        江澄瘋子一樣地大笑了一陣,躺回榻上,自暴自棄般地道:“魏無羨,你救我干什么?你救了我有什么用?讓我活在世上,看溫狗囂張,看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嗎?”

        恰在此時,溫寧拿著一碗藥進來了。他走到榻邊,還沒說話,而那身炎陽烈焰袍已經映入了江澄的眼簾,他的瞳孔剎那驟縮。

        江澄一腳踹到溫寧身上,踹翻了藥碗,黑色的藥汁潑了溫寧一身。魏無羨本想去接那碗藥,下意識拉了一把驚呆的溫寧。江澄沖他咆哮道:“你怎么回事?!”

        溫寧嚇得連連后退,江澄抓住魏無羨的衣領,吼道:“看到溫狗你還不殺?!還去接?你想死嗎?!”

        他雖然拼勁了全力,可雙手依舊軟弱無力,魏無羨一下就掙脫了。江澄仿佛這才注意到置身之地,警惕地道:“這是哪里?”

        溫寧遠遠地道:“夷陵的監察寮。但是很安……”

        江澄倏地轉向魏無羨:“你自投羅網?”

        魏無羨道:“不是!”

        江澄厲聲道:“不是?那你在這里干什么?你是怎么救我的?怎么到這里來的?你別告訴我,你求助于溫狗?!”

        魏無羨抓住他,道:“江澄你先別慌,你清醒點,化丹手未必不能解……”

        江澄已經根本聽不進去旁人的話了,他已經是半瘋癲的狀態,掐著魏無羨狂笑道:“魏無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無羨!你,你……”

        突然,一道紅影踹開門閃了進來,一掌拍下,劃過一道銀光,江澄腦袋被扎了一針,立刻又躺了回去。溫情旋身關上門,怒聲低喝道:“溫寧,你是有多傻?就讓他又喊又笑鬧得這么大聲?!生怕不被人發現?”

        仿佛見到了救星,溫寧叫道:“姐姐!”

        溫情道:“叫什么姐姐!我還沒問你,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膽大包天?竟然還敢藏人!我剛才已經問過了,難怪你忽然要去云夢那邊。你吃了雄心豹子膽,這次誰給你的底氣?溫晁要是知道你干了什么,還不得撕了你?他要是真的下決心要除掉誰,你以為我能攔得?”

        溫寧的臉一片雪白,魏無羨的目光在他們之間來回掃動,溫情語速極快,口齒清晰,語氣鏗鏘有力不容反駁,他完全找不到插口的機會。溫情嚴厲地道:“我念在你出于感激情有可原不多說什么。但是這兩個人絕不能在這里久留!你忽然去又忽然走,溫晁那邊馬上就丟了人,你以為溫晁蠢到那個地步?他們遲早要搜到這里來的。這兒是我管轄的監察寮,而這兒是你的屋子,被人發現你藏了誰會是什么罪名?你好好想清楚!

        她把利害關系說得這么清楚,就差指著魏無羨的鼻子說你們趕緊滾不要留在這里拖累我們了。若受傷的是魏無羨,或者救他們的是別的人,他此刻一定硬氣地道一聲后會有期,立即走人?涩F在受傷的江澄,非但受傷,還失丹了,精神極不穩定,無論如何他都硬氣不起來。而且原本就是溫家害得他們落到如此境地,難免心有不甘,心懷僥幸,魏無羨只能咬牙沉默不語。

        溫寧道:“可是,可是是溫家的人……”溫情打斷他道:“溫家做的事不代表我們做的事,溫家造的孽不代表要我們來扛。魏嬰你不用這樣看著我。冤有頭債有主,我是夷陵這邊的寮主,可我是受命上任,我學醫也沒殺過什么人,你們江家人的血我更是沒沾過手!

        確實,從沒聽說過溫情手下出過什么人命或慘案,只有各地都盼著她去接手的。因為溫情是溫家人中難得行事作風正常的人,有時還能在溫若寒面前說幾句好話,口碑一向不錯。

        房間里一片靜默。

        半晌,溫情道:“那根針不要拔,這小子醒來就會發瘋,大喊大叫外邊都能聽到了。等他傷養好了再拔,之后趕緊的走。我可不想和溫晁打交道,尤其是他身邊那個女人,我看了惡心!”

        她說完果斷出了門。魏無羨道:“她……這是讓我們不能久留,但是可以留個幾天的意思……嗎?”

        溫寧忙點了點頭,道:“謝謝姐姐!”

        門外拋進來一包藥材,溫情遠遠地道:“真謝謝我就爭氣點!剛才你那弄的是碗什么鬼藥,重煎!”

        溫寧被這藥包砸了個正著,卻很高興地道:“我姐配的藥,肯定好。比我好幾百倍,絕對好!

        魏無羨終于徹底放下心來,道:“謝謝!

        他知道這對姐弟一個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一個主動伸出援手,都是冒了極大風險的。正如溫情所言,溫晁若是下定決心要除掉什么人,溫情未必能攔得住,說不定自己還要受牽連。畢竟別人生的,總歸比不上自己親生的。

        江澄頭上插著那根針,昏睡了三日。身上的骨頭和皮外傷都養好了,只剩下那一道消不掉的戒鞭痕,還有拿不回來的金丹。

        魏無羨也想了三天。

        三日之后,魏無羨告別溫寧,背著江澄,走了一段路,向一位守林人借了一間小屋子。這才把江澄頭上那根針拔掉了。

        過了好久,江澄才睜開眼睛。

        醒是醒了,可一動也不動,連翻個身,問一句“這又是哪里”的興趣都沒有。不喝水也不進食,仿佛一心求死。

        魏無羨道:“你真的想死嗎?”

        江澄道:“活著也報不了仇,不如去死,說不定還能化為厲鬼!

        魏無羨道:“你是從小就受安魂禮的人,死后也化不成厲鬼!

        江澄道:“既然死活都報不了仇,那么死活有什么區別!

        說完這句之后,他就再也不開口了。

        魏無羨忙里忙外,做了一頓飯,擺上桌,道:“起來。吃飯了!

        江澄自然不會理他。魏無羨坐在桌邊,自己拿起了筷子,道:“你不補充體力,怎么去拿回你的金丹!

        聽到“金丹”二字,江澄終于眨了一下眼睛。

        魏無羨繼續道:“是的,不用懷疑,你沒聽錯。我說的就是‘拿回你的金丹’!

        江澄動了動嘴唇,嗓音干。骸啊阌修k法?”

        魏無羨從容道:“有辦法!

        他轉過身,道:“你不是早就知道,我母親藏色散人是抱山散人之徒嗎?”

        這一句話短短幾十個字,一剎那便點燃了江澄原本毫無生氣的雙眼。

        抱山散人,傳說中已活了幾百歲的仙士,已登仙門,能活死人、肉白骨的世外高人!

        他顫聲道:“你是說……你是說……”

        魏無羨口齒清晰地道:“我是說,我知道‘抱山’,抱的是哪座山。也就是說,我可以帶你去找抱山散人!

        江澄道:“……可是、可是你不是不記得小時候的事了嗎?!”

        魏無羨道:“我并不是全部不記得。有些重復過許多次的零碎片段,我還是沒忘的。我一直記得有一個女子的聲音對我重復,告訴我一個地點,還有一些事。這個聲音說,如果今后遇到了萬不得已的情況,可以到那個地方,上那座山,求助山上的仙人!

        江澄一下子滾下了床。

        他撲到桌邊,魏無羨把碗筷往他面前一推,道:“吃飯!

        江澄扒在桌邊,激動地道:“我……”

        魏無羨道:“吃飯。邊吃邊說。不然不說!

        江澄只得爬上了凳子,拿起筷子開始往口里胡亂扒飯。原本已心如死灰,卻忽然發現峰回路轉柳暗花明,他激動過頭,周身似有烈火灼燒,坐立難安,連筷子拿倒了都不知道。魏無羨看他心不在焉地吃了起來,這才道:“過幾天我就帶你去找!

        江澄道:“今天!”

        魏無羨道:“你怕什么,幾百年的仙人,難道還能這幾天就沒了?之所以要過幾天,是因為這其中有很多忌諱,我得慢慢跟你叮囑。否則如果犯了禁忌,惹怒了師祖那就完了,你我都要完!

        江澄睜著眼睛看他,指望他多說一點。魏無羨又道:“上山之后,你不能睜開眼睛四下亂看,記山上的景色,看其他人的臉。記住,無論對方要你做什么,你都要照做不誤!

        江澄道:“好!”

        魏無羨道:“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如果被問起你是誰,你一定要說,你就是藏色散人的兒子,千萬不能暴露真實身份!”

        江澄道:“好!”

        估計眼下無論魏無羨提什么要求,他都會雙眼發紅地說好好好。魏無羨道:“行了,吃飯吧,恢復體力養足精神。這幾天我要準備準備!

        江澄終于發現自己的筷子拿反了,換了過來,多吃幾口,辣的眼眶發紅,還是忍不住罵了一句:“……真難吃!”

        被反復追問了幾日關于抱山散人的細節之后,魏無羨帶著江澄出發,跋山涉水,來到了夷陵的一座深山之下。

        這座山郁郁蒼蒼,翠峰靈秀,山頂被云霧繚繞,確實有幾分仙氣。只是離世人心目中的神山,還是有些差距。江澄這幾日一直疑神疑鬼,一會兒懷疑魏無羨是騙他的,一會兒懷疑魏無羨小時候聽錯了或者記錯了,一會兒又擔心到底找不找得到,看了這座山,又懷疑起來了:“這真的就是抱山散人居住的地方?”

        魏無羨肯定地道:“絕對就是這里。我騙你有用嗎?騙你讓你高興幾天,然后打擊更大?”

        類似的對話,兩人已經重復了無數次。魏無羨陪他走到半山腰,道:“好了,到這里,我就不能跟你再一起上去了!

        他拿出一條布巾,蒙住江澄的雙眼,再三叮囑道:“千萬,千萬不能睜開眼睛。山上沒有猛獸,寧可走慢點,摔倒了也不能拉下布巾。絕對好奇不得。記住,咬死了說你就是魏無羨。問什么你都知道該怎么答吧?”

        事關能否重結金丹,能否報得血海深仇,江澄自然不敢大意,緊張地點了點頭。

        他轉過身,慢慢地朝山上走去。魏無羨道:“我在之前那個鎮子上等你!”

        看了一會兒江澄緩緩挪動的背影,他便轉了個身,走了另一條山路。

        江澄這一上山,就是七天。

        他們約定好會合的那個小鎮建在群山之間,甚為荒僻,鎮上總共也沒有幾個人,街道路面狹窄又不平,路邊連個貨郎擔都沒有。

        魏無羨蹲在路邊,望了望那座山的方向,還是沒看到江澄的影子,撐著自己的雙膝,站起身來,一陣頭暈,晃了晃,朝鎮上唯一一家茶樓走去。

        茶樓算得上是這座小鎮里唯一不簡陋的一座建筑了。他剛一進門,便有伙計笑著迎了上來:“喝點什么?”

        魏無羨當即心頭一跳。

        這些天他奔波勞累,無心修整,幾乎可以用蓬頭垢面來形容。尋常的茶樓伙計看到他這樣的,不立刻拉下臉轟他出去已經算是極佳的了,熱情如斯地上趕著招呼,未免有些太假了。

        他迅速在店內一掃,賬房站在柜臺后,恨不得把頭低到賬本里埋著,十張桌子上稀稀拉拉坐著七八個人,其中不少都穿著斗篷,低頭喝茶,仿佛是為了遮住什么。

        魏無羨當機立斷,旋身撤出。誰知,才邁出茶樓大門一步,一道黑壓壓的高大影子欺了過來,雷霆般的一掌擊在他心口。

        魏無羨撞飛了兩張桌子,伙計和賬房慌慌張張地逃了出去。店內那七八人一掀斗篷,露出了穿在里面的炎陽烈焰袍。溫逐流跨過門檻,站到魏無羨身前,看了看地上勉強試圖站起的他,再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若有所思。

        有人在魏無羨膝彎處踢了一腳,逼他雙膝重重跪地。溫晁的臉出現在他的視線上方,滿面殘忍的興奮:“這就趴下了?!這臭小子,在屠戮玄武洞底不是挺能跳的嗎?一掌就不行啦?哈哈哈哈,你再跳啊,讓你猖狂!”

        王靈嬌急不可耐的聲音也響了起來:“快!溫公子,快砍了他的手!他還欠著咱們一條手臂呢!”

        溫晁道:“不不不,不急著。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這小子,砍手流血太多,一會兒死了就沒意思了。先化了他的丹,我要聽他像上次江澄那小雜種那樣慘叫!”

        王靈嬌道:“那就先化丹,再砍手!”

        他們在那邊討論得歡,魏無羨卻突然吐出一口血,道:“好!你們有什么酷刑,盡管來!”

        王靈嬌笑道:“這可是你說的喲!

        溫晁鄙夷道:“死到臨頭了你還逞什么英雄!”

        魏無羨冷笑道:“正是因為死到臨頭了,我才高興!我還害怕我死不了呢。夠膽你們就折磨死我!越殘忍越好,我死后必然化為兇煞厲鬼,日夜糾纏岐山溫氏上上下下,詛咒你們!”

        聞言,溫晁竟然卡了一卡。要知道,一些名門的世家弟子,比如江楓眠、虞紫鳶這樣的,從小受家族熏陶、法器影響,一生之中還要接受各種生人的安魂儀式,死后自然化為厲鬼的可能非常小。但是魏無羨則不同,他是家仆之子,又不是打小就在江家長大,沒機會受那么多熏魂安魄的儀式。若是他死后當真怨氣沖天、陰魂不散、化為厲鬼糾纏不休,那可就有些讓人頭疼了。而且,生前所受折磨越多、越零碎、越殘酷,死后化成的厲鬼就越兇殘、越難以對付。

        見狀,王靈嬌忙道:“溫公子,不要聽他胡說八道呀。又不是人人死后都能化為厲鬼,天時地利人和,缺一樣都化不成!何況就算真的化成了,難道岐山溫氏還收拾不了這一只孤魂野鬼!咱們到處抓人抓了這么久,不就是為了懲治他嗎,難道就因為他瞎吹幾句,這就放過他了?”

        溫晁道:“當然不可能!”

        魏無羨心知必死無疑,反而越來越冷靜,刻骨的恨意沉淀成冰冷如鐵的決心。溫晁看見他這幅表情,心中不快,又有些毛骨悚然,一腳踢到他小腹上,道:“你還在裝!想嚇誰!裝什么英雄好漢!”

        一群門生跟著他一通暴打。覺得打夠了之后,溫晁才喝道:“夠了!”

        魏無羨吐出一口血,心中發狠道:“該下殺手了?死了也就那樣,不比活著差,還有三成機會能化為厲鬼報復!”

        這么一想,竟有種無與倫比的興奮。溫晁卻道:“魏嬰,你是不是總覺得你天不怕地不怕,又勇敢又偉大?”

        魏無羨訝然道:“咦,溫狗竟然也有說人話的時候?”

        溫晁一拳砸下,獰笑道:“你耍吧,盡管耍嘴皮子。我倒要看看,你能裝英雄好漢硬氣到什么時候!”

        他喝令手下人抓住魏無羨,溫逐流走了過來,將他從地上提起。魏無羨勉力抬頭,看著這個殺了江楓眠、虞夫人、毀了江澄金丹的人,把他的臉、他冷漠的神情都牢牢記在心里。

        溫家眾人帶著他御劍而起,小鎮和深山漸行漸遠,魏無羨心道:“江澄就算下來,也找不到我了。他們帶著我飛這么高做什么,飛到高處再把我摔下來摔死?”

        御劍飛行了一段時間,雪白的云層忽然被一道黑色的蒼山破開。

        這座山散發著一股不詳的沉沉死氣,猶如一具龐然的千年巨尸,光是看著,都令人膽寒。溫晁就在這座山的上方停住了。

        他道:“魏嬰,你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嗎?”

        “這個地方,叫做亂葬崗!

        聽到這個名字,一道寒氣順著魏無羨的背脊爬上了后腦。

        溫晁繼續道:“這個亂葬崗就在夷陵,你們云夢那邊肯定也聽過它的大名。這是一座尸山,古戰場,山上隨便找個地方,一鏟子挖下去,都能挖到一具尸體。而且有什么無名尸,也都卷個席子就扔到這里!

        劍陣緩緩下降,靠近那座山。溫晁道:“你看看這黑氣,嘖嘖嘖,戾氣重吧?怨氣濃吧?連我們溫家都那它沒辦法,只能圍住它。這還是白天,到了晚上,里面真的什么東西都會出來;钊诉M到這里,連人帶魂,有去無回,永遠也別想出來!

        他抓起魏無羨的頭發,一字一句,獰笑道:“你,也永遠都別想出來!”

        說完,他便把魏無羨掀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1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