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

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

        虞夫人對身后使了一個眼色,金珠銀珠會意,分別抽出了一把長劍,在廳堂中走了一圈,下手又快又狠,頃刻便將幾十名溫家門生盡數刺死。

        王靈嬌眼看著就快輪到她了,垂死掙扎地威脅道:“你……以為你能殺人滅口?你以為溫公子不知道我今天到哪里來了?你以為他知道了后,會放過你們嗎?!”

        銀珠冷笑道:“說得好像他現在放過了一樣!”

        王靈嬌道:“我是溫公子身邊的人,最親近的人!你們要是敢動我一下,他會把你們……”

        虞夫人揚手又是一耳光,譏嘲道:“怎么樣?砍手還是砍腿?還是燒仙府?還是派萬人大陣將蓮花塢夷為平地?設立監察寮?”

        金珠提著長劍走近,王靈嬌滿眼恐懼,蹬著腿不斷退縮,退著退著,像是想到了什么,把眼一睜,突然從懷里摸出一只煙花筒,在手里搖了兩下。

        一道火光從筒中沖出,帶著銳利至極的尖嘯,沖破了木窗,在屋外的天空炸開。

        她放聲尖聲道:“來人!救命!救我!”

        虞夫人目光一凜,廳堂內的所有人都心道:“這女人帶的人不止這十幾個,還有救兵?!”

        虞夫人一腳踩住她那只手腕,抽出佩劍。正在劍鋒即將斬落之時,忽然當的一聲被彈了開去。

        魏無羨與江澄扭頭一望,廳堂大門已轟然向兩旁飛出,一個身形高大的男子破門而入。

        周身黑衣,面容陰沉。正是溫晁那名修為了得的貼身護衛,溫逐流。

        佩劍脫手,虞夫人將紫電橫在胸前,道:“化丹手?”

        溫逐流冷然道:“紫蜘蛛?”

        王靈嬌一只手還被她牢牢踩著,痛得臉都扭曲了,連連叫道:“溫逐流!溫逐流!你還不救我,快救我!”

        虞夫人哼道:“溫逐流?化丹手,你本名不是叫趙逐流么?分明不是姓溫,卻擠破了頭也要給自己改姓。一個兩個,都這么趨之若鶩,溫狗這個姓就這么金貴?背宗忘祖,可笑!”

        溫逐流不為所動,漠然道:“各為其主!

        他兩人不過多說了幾句,王靈嬌便無法忍受地尖叫起來:“溫逐流!你沒看到我現在什么樣子嗎?!你不立刻殺了她還在這里磨磨唧唧講什么廢話!溫公子讓你保護我你就是這樣保護我的?!你當心我告發你!”

        虞夫人足下狠狠地一碾她的手臂,王靈嬌嗷的哭了出來。溫逐流則皺了皺眉。

        他奉溫若寒之命,保護溫晁,原本就對溫晁品性頗為不喜。誰知沒有最糟,只有更糟,溫晁又把他指派來保護王靈嬌。此女矯揉造作,浮夸愚蠢,更是心腸歹毒,惹得他極為不快。但縱使不快,卻又不能違抗溫若寒、溫晁的命令,將她捏死。

        好在王靈嬌也很是厭惡他,命令他只許遠遠跟隨,不叫他出來就不要在她面前晃來晃去,正好眼不見心不煩?裳巯逻@個女人這條命就快丟了,若是袖手旁觀,溫晁必定要大發雷霆、不依不饒。而他若不依不饒,溫若寒也不會善罷甘休。

        溫逐流道:“得罪了!

        紫電游出,虞夫人喝道:“惺惺作態!”

        溫逐流大手一揚,竟然毫不在意地抓住了紫電!

        紫電化為鞭形時,有靈流附著。靈流威力可大可小,可致命可怡情,全由主人操控。虞夫人早已動了殺心,要把這群溫狗殺得一個不留,再加上很是忌憚溫逐流,因此靈流一上來就是十二分的兇猛,卻被毫不費力地抓住了!

        紫電縱橫數年,從未遇到過此種對手,被抓住之后,虞夫人竟有了一剎那的凝滯。王靈嬌趁機連滾帶爬逃了出來,手忙腳亂地從懷中掏出第二只、第三只煙花筒,蓬頭散發,口里胡亂道:“來……來……都給我過來……都給我過來!”

        魏無羨忍痛推了江澄一把,道:“別讓她發信號!”

        江澄放開魏無羨,劈手一擊擊向王靈嬌,豈知正在此時,溫逐流剛好搶身逼近虞夫人,似乎就要一掌得手了,江澄忙叫道:“阿娘!”

        他立即棄了王靈嬌,撲了過去。溫逐流頭也不回,一掌拍出,道:“差得遠了!”

        江澄被這一掌擊中肩頭,當即口吐鮮血。同時,王靈嬌也把信號煙花都放了出去,灰藍色的夜空中一片璀璨和銳嘯。

        見江澄受傷,虞夫人怒吼出聲,紫電的靈光大盛,霎時亮得炫目發白!

        溫逐流被突然爆發的紫電炸得飛起,撞到了墻上。金珠銀珠也從腰間各抽出了一道電光滋滋流轉的長鞭,與溫逐流纏斗在一處。這二名侍女自小便與虞夫人親厚非常,師從一人,合力出擊不容小覷,虞夫人得了這空隙,雙手一左一右提起暫時動彈不得的江澄與魏無羨,沖出了廳堂。

        校場之上還有不少門生圍著,虞夫人喝令道:“立即整隊武裝!”

        她提著這兩人沖上碼頭。蓮花塢的碼頭前總是停泊著三四艘小船,是江家的少年子弟們游湖采蓮所用。虞夫人把他們扔上船,自己也跳了上去,抓起江澄的手,助他平息。江澄只吐了一口血,傷得并不算太嚴重,道:“阿娘,這可該怎么辦?”

        虞夫人道:“什么怎么辦!你還看不出來嗎,他們是有備而來,今日之戰不可避免。不久之后肯定就要來一大批溫狗了,先走!”

        魏無羨道:“那師姐呢,師姐前天就去了眉山,要是她回來……”

        虞夫人惡狠狠地道:“你給我閉嘴!都是你這個小……害的!”

        魏無羨只得閉嘴。虞夫人取下了右手手指上的紫電銀環,套上了江澄的右手食指。江澄愕然道:“……阿娘,你把紫電給我干什么?”

        虞夫人道:“給了你的,今后就是你的!紫電已經對你認過主了!

        江澄茫然道:“阿娘,你不跟我們一起走嗎?”

        虞夫人凝視著他的臉,忽然一把摟了過來,在他頭發上親了兩下,抱在懷里,喃喃地道:“好孩子!

        這一下抱得十分用力,仿佛恨不得把江澄變成個小嬰兒塞回到她肚子里去,叫誰也傷不到他、誰也不能讓他們倆分開。江澄從來沒有這樣被母親抱過,更別提這樣親過了。他的頭埋在她胸前,雙眼睜得大大的,懵懵然不知所措。

        虞夫人一手抱著他,一手猛地抓起魏無羨的衣領,似乎想把他活活掐死,咬牙切齒道:“……你這個死小子!可恨!可恨至極!看看為了你,咱們家遭了什么禍!”

        魏無羨胸口劇烈起伏,無言以對。這次不是強行忍耐或者暗中腹誹了,而是真的無話可說。

        江澄急著追問道:“阿娘,你不跟我們一起走嗎???”

        虞夫人一下子撒開手,把他推到了魏無羨身上。

        她躍上了碼頭,小船在湖水中微微左右搖晃。江澄終于明白了,金珠銀珠,所有的門生,還有云夢江氏歷代所有的法寶和傳物,都在蓮花塢里,一時半會兒無法撤走,之后必然有一場大戰,虞夫人身為主母,既不能只身退走,又怕親兒出事,只得私心讓他們先逃。

        心知此去別后,兇險無比,江澄驚惶萬分。他站起身來,也想跟著下船。紫電卻忽然化出電流,一圈電繩將他們二人牢牢捆在了船上,徹底動彈不得了。

        江澄道:“阿娘,你這是干什么?!”

        虞夫人道:“別大驚小怪的。到了安全的地方它自然會松開,路上遇到有人來犯,紫電也會自動護住你的。別回來了,直接去眉山,找你姐姐!”

        說完,她轉身指向魏無羨,厲聲道:“魏嬰!你給我聽好!好好護著江澄,死也要護著他,知道不知道?!”

        魏無羨道:“虞夫人!”

        虞夫人怒道:“聽見沒有!別跟我講其他的廢話,我只問你你聽見沒有!”

        魏無羨掙不開紫電,只得重重點頭。江澄喊道:“阿娘,父親還沒回來。有什么事咱們先一起擔著不行嗎?!”

        聽他提起江楓眠,虞夫人眼睛似乎有一瞬間紅了。

        然而,旋即她便高聲罵道:“不回來就不回來。我離了他難道還不行了嗎?!”

        罵完揮劍斬斷拴住小船的繩子,在船舷上重重踢了一腳。江流水急,風大,再加上這一踢,小船立刻飄出了數丈。打了幾個轉,平穩而迅速地順水朝江心駛去。

        江澄慘叫道:“娘!”

        他一連叫了幾十聲,然而,虞夫人和蓮花塢越來越遠,越來越小。在小船飄遠之后,虞夫人便持著長劍,紫衣一閃,退回蓮花塢大門里去了。

        兩人奮力狂掙,紫電幾乎深陷進骨肉之中,可是,依舊紋絲不動。

        江澄喉嚨里發出瘋子一般的怒號,邊掙邊道:“還不斷!還不斷!斷!斷!”

        魏無羨剛剛被紫電抽了十幾鞭子,現在還渾身發疼,心知這樣是無法掙脫的,徒勞而已,想到江澄身上還有傷,忍痛道:“江澄,你先冷靜。虞夫人對上那個化丹手,不一定輸。剛才她不是還牽制住那個溫逐流了嗎……”

        江澄咆哮道:“你讓我怎么冷靜?!怎么冷靜?!就算殺了溫逐流,王靈嬌那個賤人已經發了信號,萬一溫狗看到了大舉派人來圍堵我們家呢?!”

        魏無羨忽然道:“江叔叔!是江叔叔回來了!”

        果然,江面上駛來了另一艘大船。

        江楓眠站在船頭,船上還侍立著五六名門生。他正望著蓮花塢的方向,衣袍隨江風獵獵。江澄叫道:“父親!父親!”

        江楓眠也看見了他們,微現訝異之色,一名門生微撥水槳,他的船只便靠了過來。

        江楓眠尚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奇道:“阿澄?阿嬰?你們兩個怎么回事?”

        蓮花塢這群少年經常玩一些稀奇古怪的游戲,滿面血污地趴在水里扮浮尸都是常事,因此,江楓眠并不能立即確定他們是不是在進行什么新的游戲,還未覺察事態嚴重。江澄卻高興得眼淚都落下來了,又急又慌地道:“父親,父親快放開我們!”

        江楓眠道:“這是你娘的紫電。紫電認主,怕是不肯讓我……”

        他說著用手去碰了碰紫電,豈知,剛剛碰到,紫電便很是溫順地收了起來,瞬間化為一枚指環,套上了他的一只手指。

        江楓眠立即怔住了。

        紫電是虞紫鳶的一品靈器,以虞紫鳶的意愿為第一指令。紫電可以認多位主,但是是有次序的。虞夫人為無可爭議的第一級主人,她發出的指令是捆住江澄,直到安全為止,因此江澄雖然也是主人,卻無法掙脫它的束縛。

        不知在什么時候,江楓眠被認定成了順位第二的主人。在他面前,紫電認為是安全的,因此松了綁。

        可虞夫人從未說過,她讓紫電也認江楓眠為主了。

        江澄和魏無羨總算分了開來,撲向兩邊。江楓眠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們兩個怎么會被紫電綁著坐在船里?”

        像是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江澄抓著他道:“今天溫家的人打到我們家來了,阿娘跟他們起了爭執,跟那個化丹手斗起來了!我怕阿娘要吃虧,有人放了信號,待會兒說不定還有更多敵人。父親,我們快一起回去幫她!快走吧!”

        聞言,那五六名門生都為之動容。江楓眠道:“化丹手?!”

        江澄道:“是啊父親!我們……”

        話音未落,紫光一閃,江澄和魏無羨再次被纏住了。

        兩人又以之前的姿勢,跌坐回船上。江澄愣了愣,道:“……父親?!”

        江楓眠道:“我回去,你們兩個離開。不要調轉方向,不要回蓮花塢。上岸之后,想辦法去眉山找你姐姐和祖母!

        魏無羨道:“江叔叔。!”

        震驚過后,江澄發瘋般地踹著船舷,踹得船身搖晃不止:“父親放開我!放開我!”

        江楓眠道:“我回去找三娘子!

        江澄瞪著他道:“我們一起回去找她,不行嗎?!”

        江楓眠定定看著他,忽然伸手,在半空中凝滯了一下,這才緩緩摸了摸他的頭,道:“阿澄,你要好好的!

        魏無羨道:“江叔叔,如果你們出了什么事,他不會好的!

        江楓眠把目光轉到他身上,道:“阿嬰,阿澄……你要多看顧!

        他又回到了那艘大船上。兩船擦肩而過,漸行漸遠,江澄絕望地大叫道:“爹。!”

        這艘小船順水而下,不知過了多久,紫電忽然松了下來,化為一枚銀色的指環,戴在江澄手上。

        兩個人喊了一路,嗓子早已嘶啞,松綁之后,一句話也沒說,往回駛去。沒有船槳,便用手逆著水流劃往回劃。

        虞夫人說抽他的這一頓,能讓他幾個月都好不了,可魏無羨此時卻覺得,除了被抽過的地方還是火辣辣、刺麻麻的疼,行動并無大礙。他們卯著一股瀕死般的勁兒,拼命地劃。一個多時辰后,終于徒手把船劃回了蓮花塢。

        此時已是深夜。

        蓮花塢大門緊閉,大門之外,燈火通明。粼粼的水面上流動著碎裂的月光,還有幾十盞做成九瓣蓮的大花燈,靜靜地漂浮在碼頭邊。

        一切都和以往一樣?删褪且驗楹鸵酝家粯,才更讓人心中不安到痛苦。

        兩人遠遠地劃到湖心便停住了,泊在水中,心臟怦怦狂跳,竟然都不敢靠近碼頭、不敢沖上岸去看個究竟、看看里面到底是怎樣的情形。

        江澄眼含熱淚,雙手雙腿都在哆嗦。半晌,魏無羨道:“……先不要從門進去!

        江澄胡亂點了點頭。兩人悄無聲息地把船劃到了湖的另一邊。那邊有一棵老柳樹,根在岸邊的泥土里,粗壯的樹干斜著生長,橫在湖面上,柳枝都垂入了水中。以往蓮花塢的少年們常常順著這棵柳樹的樹干,一直走到它的樹頂,坐在那里釣魚。

        兩人把船停在這棵老柳的垂須之后,借著夜色和柳枝的掩護上了岸。

        魏無羨往常是翻慣了墻的,他拽住江澄,低聲道:“這邊!

        江澄現在心里又驚又怕,幾乎分不清東南西北,跟著他貼墻而行,潛伏了一段,悄悄爬上了一處墻頭。這處墻頭上有一排獸頭,窺看十分得宜。從前都是外面的人偷偷攀在墻頭看里面的他們,如今卻是他們偷偷地窺看里面。

        魏無羨探頭朝里望去,一顆心立刻沉了下來。

        蓮花塢的校場上,站滿了一排又一排的人。

        這些人全部都身穿炎陽烈焰袍,衣領衣襟和袖口的火焰紋紅得血一般刺目。

        除了站著的,還有躺著的。倒地的人已經全都被挪到校場的西北角,橫七豎八地堆在一起。一個人背對他們這邊,低著頭,似乎正在察看這堆不知是死是活的江家人。

        江澄還在瘋狂地用目光搜索虞紫鳶和江楓眠的身影,沒有,沒有。魏無羨的眼眶卻瞬間濕熱了。

        這些人里,他看到了不少熟悉的身形。

        他喉嚨又干又痛,太陽穴猶如被鐵錘砸中,周身發冷,不敢去多想江楓眠和虞紫鳶。正想仔細看看,趴在最上面的那個瘦瘦的少年是不是六師弟,忽然,站在西北角、背對著他們的那個人似乎覺察到了什么,轉過身來。

        魏無羨立刻按著江澄低下了頭。

        雖然他避得還算及時,卻看清了那個人的模樣。

        那是個與他們年紀差不多大的少年,五官清秀,眼珠漆黑,面容蒼白。雖然身上穿著炎陽烈焰袍,卻沒什么強盛的氣勢,有些太過秀氣斯文了?刺柤y的品級,應該是溫家的哪位小公子。

        作者有話要說:  平安夜快樂!

        今天還是有些匆忙  otz  明天粗長,后天汪嘰上線=v=

        感謝霸王票名單!整理成這樣就不會翻很多頁了xddd蟹蟹各位壕!

        感謝深水魚雷:蝴三蝦(3)~潛水炸彈:fx-5~

        感謝火箭炮:馬甲戰隊(2)、cas(7)、blackmarker(2)、老臉一紅(2)、夏知余、噗噗噗(4)、圓梔(2)、在宥、mel_c、鱸魚湯、蝶雨珞瓔╭~

        感謝手榴彈:丁鈴鈴(10)、圓梔、噗噗噗(3)、不二翅膀子、喬少爺~喬十七、猴小八(2)、沐白雪、在宥(2)、17908149、寒默默、柒久、blackmarker(3)、搖曳燈火、濯漣、saival(2)、蝶雨珞瓔(2)、沐白雪、聽安(2)、小n、**en、喵咩喵喵、濯漣~

        感謝地雷:serendipity、猴小八(5)、墨色絡(6)、abwehr、老臉一紅(3)、荔荔在木(2)、18831247(3)、藏梓、明玥憫憫、夷陵老祖座下北丘君(2)、薛洋(6)、羅羅。。(2)、不詞2、-2、蝶雨珞瓔、無染染染染染染染(4)、18889437、我已(10)、公子狐、milandarling、貓好好(5)、zcw(6)、溫骨頭(3)、土豆燒肉、啦咿(3)、18713301、鳩(4)、謝水長流、圖圖(7)、湯圓、秋秋(5)、咖喱奶黃包、18831247(3)、武步醬、江一白、ciu(2)、沈流、今昔百鬼、田七、赫清kame、噗噗噗、fly、倉鼠cach、啊、sn、隰桑、目眩、咦嘻嘻嘻嘻嘻嘻嘻、博愛動物(2)、糖醋排骨、風過伊然、阿蘇蘇、括號君(2)、銀g、secret(2)、圓梔、一米心、荒年渡-  、蝴三蝦、zhaoxin、俺樣(3)、茜茜醬(2)、青衣默(3)、九樹夏花、新陽舊、13319279、五十弦、千葉夾子、蝶雨珞瓔(2)、小小小小大大明(2)、九姨夫、小九、瀲風、昳佳(7)、葉舞秋風、伊與風行、lililiduck、daylin(2)、在宥、鱸魚湯(2)、番茄面條、saival、milulu、云疆(4)、青菜蝦仁湯、blackmarker(2)、海上巫女(3)、又豐(2)、木子飯團、rosemary、123、婧夜思、江南(2)、你的小機機掉了(2)、18555692、竹子、艾黎西婭、娘口三三(3)、18889062、吉祥天、雷聲小雨點大(2)、吃梨w(2)、呱呱(7)、安藤、萌面大俠、杪冬飛沙、搪瓷杯子、如匙(2)、、minasue(2)、非是、洛陽花下客、fbh_、寶玉哥、喵咩喵喵、雪蛤、西翮莫、lililiduck  ~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0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