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

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

        魏無羨怔了怔,道:“去世了?”

        他腦中驀地閃過藍忘機那張映著火光、垂著淚痕的面容,脫口而出:“藍湛怎么樣?”

        江澄道:“還能怎么樣,回去了。父親本來說要派人送他回姑蘇的,他拒絕了。我看他的樣子,該是早就想到有這么一天了。畢竟眼下這么個局面,誰家都不比誰家好!

        兩人又在木欄上坐了下來。魏無羨道:“那藍曦臣又是怎么回事?怎么就逃跑了?”

        江澄道:“溫家不是要燒他們家的藏書閣嗎?幾萬冊的古籍和樂譜,藍家的人搶救回來一些,應該交給藍曦臣,讓他帶著跑了,能護多少是多少,不然就全沒了。大家都是這么猜的!

        望了望天,魏無羨道:“好惡心!

        江澄道:“是啊。溫家太惡心了!

        魏無羨道:“他們要這樣跳到什么時候?咱們這么多家,就不能聯手……”

        正在此時,一群雜亂的腳步聲傳來,一群身穿短打的少年猴子一般飛奔跳跑躍上長廊,紛紛嚷道:“大師兄。!”

        “師兄。!你活啦。!”

        魏無羨道:“什么叫我活了?我本來就沒死!

        “大師兄聽說你殺了一只四百多歲的大妖獸?!真的嗎?!你殺的?!”

        “比起這個我更想知道的是,師兄你是不是真的七天沒吃飯?!”

        “真的沒背著我們偷偷辟谷過?!”

        “屠戮玄武到底有多大?蓮花湖裝不裝得下?!”

        “屠戮玄武就是一只王八對不對?!”

        先前略微有些凝肅的氣氛,立刻被沖擊成了一片雞飛狗跳。

        魏無羨原本受傷就并不嚴重,只是沒及時用藥,加上過度疲勞,無食果脯。但他身體底子很好,胸口那片鐵烙痕用過藥后,很快便不再發熱,躺了沒幾天,又生龍活虎起來?赡合酵缆拘渲畞y過后,溫氏設在岐山的“教化司”徹底散了,眾世家子弟各回各家,溫家的人也暫時沒追究。虞夫人揪著機會痛斥了魏無羨一通,命令他不許邁出蓮花塢的大門半步,連劃船游湖也不許了。于是,他只好日日和一群江家子弟門生射風箏。

        一個游戲再好玩,天天玩也會乏味,因此,過了半個月,越來越興味闌珊。魏無羨也提不起勁,隨手瞎射,破天荒地讓江澄拿了好幾次第一。

        這日,最后一輪射完的時候,魏無羨右手搭了個涼棚在眉間,望著落日余暉,道:“收了吧,別玩了。吃飯去!

        江澄道:“今天這么早?”

        魏無羨把弓扔了,坐到地上,悵然道:“沒意思,不射了。剛才哪幾個名次最末?自己去撿!

        一名少年道:“大師兄,真狡猾,每次都讓別人撿,這么賴皮!

        魏無羨擺手道:“我也沒辦法。虞夫人不讓我出門啊,她現在在家呢,說不定金珠銀珠就在哪個角落里監視著,隨時準備告發我。我要是出去了,虞夫人非拿鞭子抽掉我一層皮不可!

        戰績最差的幾名師弟調侃幾句,哈哈著出門去撿風箏了。江澄站著,魏無羨坐在地上,兩人閑聊幾句,魏無羨道:“江叔叔今早出門怎么到現在還沒回來?趕得上晚飯嗎?”

        今早江楓眠和虞夫人又吵了一場。說是吵架也好像不對,只是虞夫人單方面發脾氣,江楓眠始終還保持著一點風度。江澄道:“還不是又為咱們的劍的事去溫家了。一想到我的三毒現在說不定被哪只溫狗握在手里,真是……”

        他面露嫌惡之色,魏無羨道:“可惜咱們的劍還不夠靈,要是能自動封劍,那就誰也別想用了!

        江澄道:“此種靈劍萬中無一,可遇而不可求,我看你……”

        突然,幾名少年沖進了蓮花塢的校場,惶惶嚷道:“大事不好!大師兄江師兄,大事不好了。!”

        這幾人正是方才出去撿風箏的幾名師弟,魏無羨一下子站了起來:“怎么回事?”

        江澄道:“六師弟呢?怎么少了一個人?”

        果然,出門時跑在最先的就是六師弟,可現在他人卻不見了。一名少年上氣不接下氣道:“六師弟他被抓走了!”

        “抓走了?!”

        魏無羨把弓也撿了起來,拿著一件武器在手,道:“是不是人抓的?怎么抓的?”

        那少年道:“人,是人抓的。但是不知道為什么要抓他!”

        江澄道:“不知道為什么?”

        魏無羨道:“別急。你說清楚!

        那名少年道:“剛才、剛才我們出去撿風箏,風箏掉到那邊去了,老遠了。我們找過去,看到有幾十個人,是溫家的人,穿的都是他們的衣服,有門生有家仆,為首的是個年輕的女的。她手里拿著一只風箏,風箏上面插了一支箭,看到我們就問這風箏是誰的!

        另一名少年道:“這只風箏是六師弟的,他就說了是他的。那個女的忽然變臉,說了一句‘好大的膽子!’,這就叫手底下的人把六師弟抓走了!”

        魏無羨道:“就這樣?”

        眾少年紛紛點頭,道:“我們問為什么要抓六師弟,那女的不停地說他大逆不道、包藏禍心,吆喝著讓手下人把六師弟押走,我們沒辦法,就先跑回來了!

        江澄罵了一聲,道:“抓人連個理由都沒有!溫家要上天嗎!”

        魏無羨道:“都別說話。溫家的人估計馬上就要上門來了,別讓他們聽到了抓住什么把柄。我問你們,那個女的,是不是沒有佩劍?是不是長得挺漂亮,嘴皮上有一顆痣?”

        師弟們道:“是!就是她!”

        江澄恨聲道:“王靈嬌!這個……”

        這時,一個冷冷的女聲傳了過來:“吵什么,一天也不讓人清靜!”

        虞夫人紫衣飄飄地行來,金珠銀珠仍是一身武裝,一左一右跟在她身后。江澄道:“阿娘,溫家的人來了,六師弟被他們抓了!”

        虞夫人道:“你們喊那么大聲,我在里面都聽到了。這有什么,是抓走了又不是殺死了,這就又急又恨跺腳咬牙的,你還像個未來宗主的模樣嗎?鎮定點!”

        她說完,轉身面對校場之前的大門。十幾名身穿炎陽烈日袍的溫家修士魚貫而入。

        這些修士身后,一名彩衣女子款步輕搖地邁了進來。

        這女子身姿婀娜,容貌嫵媚,眼送秋波,唇如烈火,嘴皮上一粒細小的黑痣,倒是個頗為出色的美女。只是周身釵環璨璨,仿佛恨不得把一個首飾鋪子和貴人對她的寵愛都穿在身上,很是跌品。正是上次在岐山被魏無羨一掌打飛吐血的王靈嬌。

        王靈嬌抿嘴一笑,道:“虞夫人,我又來啦!

        虞夫人面無表情,似乎覺得跟她多說一句話都臟了自己的嘴。王靈嬌走下了大門的臺階,虞夫人這才道:“你抓我云夢江氏的子弟做什么!

        王靈嬌道:“抓?你是說剛才在外邊抓的那個嗎?這個說來話長。我們進去坐下后再慢慢說吧!

        一個家奴,沒有通報,沒有請求登門許可,便進了其他世家的大門,還理所當然理直氣壯地要求登堂入室,“坐下后再慢慢說”。虞夫人的臉色越發冷肅,戴著“紫電”銀環的右手手指輕輕抽了兩下,手背青筋微起。

        她道:“進去坐下說?”

        王靈嬌道:“當然。上次來下令的時候還沒來得及坐一坐,請吧!

        聽到“下令”二字,江澄冷哼一聲,金銀雙姝也微現怒容?蛇@個王靈嬌是溫晁身邊得寵的紅人,眼下自然是不能得罪她的。是以,虞夫人雖然滿面譏嘲冷笑,滿腔陰陽怪氣,卻仍是道:“那好,你進去吧!

        王靈嬌嫣然一笑,果真就進去了。

        然而,她說要進去說,卻沒急著坐,而是在蓮花塢里興味盎然地小轉了一圈,四處發表意見:

        “這蓮花塢還不錯。真大,就是房子都有些老舊了!

        “木頭都是黑漆漆的,這顏色真丑,不鮮亮!

        “虞夫人,你這個主母可當得有些差勁,都不知道布置打理一下嗎?下次多掛些紅色的紗幔吧。那樣才好看!

        她沿路走,沿路指指點點,仿佛這里是她的后花園。虞夫人的眉頭抽動不止,看得魏無羨與江澄都暗暗心驚,懷疑她隨時會暴起殺人。

        指點游覽完畢,王靈嬌終于坐到了廳堂之上。沒人邀請謙讓,她自顧自地坐了首席,坐了一會兒,見無人來侍候,皺眉拍桌,道:“茶呢?”

        她雖然周身珠光璀璨,言行舉止卻毫無家教禮儀可言,丑態百出,一路看下來,眾人也見怪不怪了。虞夫人在次席落座,寬大的紫衣下擺和袖擺散開,越發顯得腰肢纖細,姿勢美觀。金銀雙姝在她身后侍立著,嘴角邊帶著淺淺的譏笑。銀珠道:“沒有茶。要喝自己倒!

        王靈嬌雙目圓睜,驚訝道:“江家的家仆從來不做事的?”

        金珠道:“江家的家仆有更重要的正經事做,這種端茶送水之事不需要旁人代勞。又不是殘廢!

        王靈嬌打量她們幾眼,道:“你們是誰?”

        虞夫人道:“我的貼身侍女!

        王靈嬌輕蔑地道:“虞夫人,你們江家真是太不像話了。這樣可不行,連侍女都敢在廳堂上亂插嘴,這樣的家奴在溫家是要被掌嘴的!

        魏無羨心道:“說這話的你自己不就是個家奴!

        虞夫人八風不動地道:“金珠銀珠不是普通的家仆,她們從小就待在我身邊,從不侍候除我以外的任何人,也沒有任何人能掌她們的嘴。不能,也不敢!

        王靈嬌道:“虞夫人這說的是什么話,世家之中,尊卑當然要分的清清楚楚,這才不能亂了套。家仆就要有個家仆的樣子!

        虞夫人卻對那句“家仆就要有家仆的樣子”深以為然,看了魏無羨一眼,竟頗為認同,傲然道:“不錯!

        隨即又質問道:“你抓我云夢江氏的那名子弟究竟做什么!

        王靈嬌道:“虞夫人還是和那小子劃清界限為好。他包藏禍心,已經被我當場抓住,扭送去發落了!

        虞夫人挑眉道:“包藏禍心?”

        江澄忍不住道:“六師弟能包藏什么禍心?”

        王靈嬌道:“我有證據。拿來!”

        一名溫家門生呈上來一只風箏,王靈嬌抖了抖這只風箏,道:“這就是證據!

        魏無羨嗤笑道:“這風箏是個很常見的獨眼怪,算什么證據?”

        王靈嬌冷笑道:“你以為我瞎嗎?看清楚了!

        她那雙涂著鮮紅丹蔻的食指在風箏上比劃來比劃去,振振有詞地分析道:“這風箏是什么顏色?金色的。獨眼怪是什么形狀?圓形的!

        虞夫人道:“所以?”

        王靈嬌道:“所以?虞夫人,你還沒發現嗎?金色的,圓形的,像什么?——太陽!”

        在旁人的瞠目結舌中,她得意洋洋地道:“那么多種風箏?為什么他一定要做成一只獨眼怪?為什么一定要涂成金色?他做成另外一個形狀不好嗎?為什么不是別的顏色?難道你們還要說這是巧合嗎?當然不是。這個人一定是故意的。他射這樣一只風箏,其實是在借機暗喻‘射日’!這是對岐山溫氏的大不敬,這還不是包藏禍心?“

        看她一個人自以為機智、牽強附會地表演了一番,江澄終于再也忍不住了,道:“這風箏雖然是金色的圓形的,但是跟太陽差了十萬八千里,到底哪里像了?根本半點不像!”

        魏無羨道:“那照你這么說,橘子也吃不得了。橘子不也是金色的,圓形的?晌液孟窨催^你不止一次吃過吧?”

        王靈嬌狠狠的一眼投向他。虞夫人冷冷地道:“所以你這次來,就是為了這個風箏?”

        王靈嬌道:“當然不是。我這次是代表溫家和溫公子,來懲治一個人的!

        魏無羨心道:“要糟!

        她指向魏無羨,道:“這個小子,在暮溪山上,趁溫公子與屠戮玄武奮勇相斗的時候出言不遜,多次搗亂,害得溫公子心力交瘁,險些失手,連自己的佩劍都損失了!”

        聽她顛倒黑白、信口胡編,江澄氣得笑出聲了。魏無羨則想起了今早出門的江楓眠,心道:“他們是故意挑這個時候來的;蛘吒揪褪枪室獍呀迨逡鋈サ!”王靈嬌道:“還好!天佑溫公子,縱是他失了佩劍,也還是有驚無險地拿下了屠戮玄武?蛇@個小子,實在不能姑息!我今天來就奉溫公子之命,請虞夫人嚴懲此人,給云夢江氏其他人做個表率!”

        江澄道:“阿娘……”

        虞夫人道:“住口!”

        看見虞夫人的反應,王靈嬌很是滿意,道:“這個魏嬰,沒記錯的話是云夢江氏的家仆吧?眼下江宗主不在,相信虞夫人掂得清分量。不然,若是云夢江氏要包庇他,可真讓人懷疑……有些傳言……是否屬實了……嘻嘻!

        她坐在江楓眠平日坐的首座上,掩口而笑。虞夫人面色陰沉地把視線挪了過去,突然,魏無羨背上一痛,雙膝不由自主一軟。

        虞夫人抽了他一鞭子。

        江澄道:“阿娘!”

        虞夫人已站起身來,紫電化為鞭形,在她冷玉般的雙手間滋滋電光流轉。她喝道:“江澄你讓開,不然你也跪下!”

        魏無羨勉強撐著地爬起來,道:“江澄你讓開!你別管!”

        虞夫人又是一鞭子飛出,把他抽得躺回了地上,咬牙切齒道:“……我早就說過,你這個……你這個不守規矩的東西!遲早要給江家帶來大麻煩!”

        魏無羨一把推開江澄,咬牙受著,不去遮擋,一語不發。以往,虞夫人雖然總是對他惡語相向,卻從沒真的對他動過手,頂多是勒令他罰跪禁足,不久也會被江楓眠放出去。這次卻一連挨了十幾鞭子,抽得他背上火辣辣的,渾身又麻又痛,難以忍受,可是不得不忍。今日若是罰得不讓王靈嬌滿意,不讓岐山溫氏的人滿意,這件事便沒完沒了了!

        王靈嬌笑意盈盈地看著。虞夫人抽完了之后,紫電倏地收回,魏無羨跪在地上,上身向前晃了晃,似乎要撲倒。江澄想上去扶,虞夫人厲聲道:“站開。不許扶他!”

        江澄被金珠銀珠牢牢拽住,魏無羨還是撲到了地上,趴著不動了。

        王靈嬌訝然道:“完了?”

        虞夫人哼道:“當然完了!

        王靈嬌道:“就這樣?”

        虞夫人雙眉揚起,道:“什么叫‘就這樣’?你以為紫電是什么品的靈器?他挨了這么一頓,下個月也好不了,有他受的!”

        王靈嬌道:“可那還是有好的了得時候!”

        江澄怒道:“你還想怎么樣?!”

        王靈嬌道:“虞夫人,既然是懲罰,那么當然要讓他終生都記住這個教訓,終生都為此后悔,不敢再犯。如果只是挨一頓鞭子,他休養一段時間,又能活蹦亂跳,那還叫什么懲罰呢?這個年紀的小子,最容易好了傷疤忘了痛,根本沒有作用的!

        虞夫人道:“你待如何?砍了他的雙腿,叫他不能再活蹦亂跳嗎?”

        王靈嬌道:“溫公子寬厚,砍了雙腿這種殘暴之事做不來。只要斬下他一只右手,他便從此不再計較了!

        這個女人,根本是在借溫晁撐腰,報復魏無羨當日在暮溪山地洞一掌擊她之仇!

        虞夫人斜眼掃了魏無羨一眼,道:“斬了他一只右手么?”

        王靈嬌道:“不錯!

        虞紫鳶站起身來,繞著魏無羨,慢慢地走動起來,似乎正在考慮這個主意。魏無羨連頭都抬不起來了,江澄掙開了金珠銀珠,撲通一下跪到地上,道:“阿娘,阿娘,您別……事情根本不是像她說的那個樣子的……”

        王靈嬌揚聲道:“江小公子,你是在說我杜異么?”

        魏無羨趴在地上連翻個身都翻不了,心道:“杜異?杜異是什么?”忽然想到:“是杜撰!這女人原本是溫晁老婆的婢女,沒讀過書不識幾個字,卻偏要裝有文采,用個生詞,不懂裝懂,念了白字!”形勢危急,可越是在這時,人的腦子反而越是思緒紛亂,無法集中精神,胡思亂想不止。王靈嬌渾然不覺自己出了丑,道:“虞夫人,您想清楚,這件事我們岐山溫氏是一定要追究的?沉怂@只手讓我帶回去,有個交代,云夢江氏就能好好的,不然,下次溫公子過問起來就沒這么簡單了!”

        虞夫人的眼中閃過森寒的光芒,陰聲道:“金珠,銀珠,去,把門關上。別讓血叫人家看到了!

        只要是虞夫人下令,金銀雙姝無不遵從,一齊脆生生地道了聲“是!”,這便將廳堂大門牢牢關上了。

        魏無羨聽到關門之聲,地上的光也消失了,心想:“一只手嗎?算了。要是能換家里的安寧,一只手就一只手,大不了今后練左手劍!

        江澄抱住他母親的腿,道:“阿娘!阿娘!你聽我說,你千萬不能砍他一只手!父親如果知道了的話……”

        虞夫人陡然色變,喝道:“別跟我提你父親!他知道了又能怎樣?殺了我不成?!”

        王靈嬌歡欣道:“虞夫人,我就知道您一定能做出正確的選擇!看來今后我們在監察寮也一定能很談得來!”

        虞夫人扯回被江澄抱著的那條腿和裙擺,轉過身來,挑眉道:“監察寮?”

        王靈嬌莞爾道:“是啊,監察寮。這就是我來云夢的第二件要事。我岐山溫氏新出的監察令,在每一城都設一處監察寮。我現在宣布,今后,蓮花塢就是溫家在云夢的監察寮了!

        難怪她方才在蓮花塢里進進出出,儼然把這里當做她自己的府邸,原來是真的已經把蓮花塢當成她在云夢的據點了!

        江澄紅著眼睛道:“什么監察寮?!這里是我家。!”

        王靈嬌皺眉道:“虞夫人,您可要好好教教您的兒子。數百年來,百家都臣服于溫家之下,在溫家來使面前,怎么能說我家你家這種話?原本我還在猶豫,蓮花塢這么老舊,還出了幾個叛逆之徒,能不能擔得起監察寮這一重責,但是看到你這么服從我的命令,我還是決定把這個殊榮……”

        話音未落,虞夫人甩手給了她一個響亮至極的耳光。

        這一耳光無論是力度還是聲音都驚天動地,王靈嬌被扇得打了幾個轉才跌到地上,鼻血橫流,美目圓瞪。

        廳堂內的數名溫家門生齊齊變□□把劍,虞夫人揚手一揮,紫電飛出一圈炫目紫光,諸名門生個個原地癱倒,金珠銀珠飛速地將他們的佩劍盡數繳了。

        虞夫人儀態優雅地走到王靈嬌身邊,居高臨下俯視她,突然彎腰,伸手揪住王靈嬌的頭發,提起來又是一記暴怒的耳光:“賤婢敢爾!”

        她早已忍耐多時,此刻面目猙獰,近在咫尺,王靈嬌嚇得腫著半張臉尖叫起來。虞夫人毫不客氣地又是一記耳光,把她刺耳的尖叫打得戛然而止,喝道:“打狗也要看主人!你沖進我的家門里,當著我的面,要懲治我家里的人?什么東西,也敢這樣撒野!”

        她說完便重重扔開了王靈嬌的腦袋,像是嫌臟一般,抽出手帕擦了擦手,金珠銀珠站在她身后,臉上是和她一樣的輕蔑笑容。王靈嬌雙手發抖地捂著自己的臉,淚流滿面地道:“你……你敢做這種事……岐山溫氏和潁川王氏都不會放過你的!”

        虞夫人把手帕扔到地上,一腳踢翻了她,罵道:“閉嘴!你這賤婢,我眉山虞氏百年世家縱橫仙道,從來沒聽過什么潁川王氏!這是哪個陰溝旮旯里鉆出來的一個下賤家族?一家子都是你這種東西嗎?在我面前提尊卑?我就教教你何為尊卑!我為尊,你為卑!”

        一旁,江澄已經把趴地的魏無羨扶起了一半?粗@一幕,兩人都驚得呆了。

        作者有話要說:  ……這是我第一次挑戰自己寫嬌嬌這種女性角色……寫著覺得好賤啊ヽ(‘益メ)ノ……還好不久就要寫到她死了otz憐愛評論區那幾名小名叫婉君、綿綿,還有嬌嬌的妹子233333

        下章溫寧出來!不要吐槽我的下章預告詛咒了,下章溫寧一定出來!

        不想看前世的同學可以養或者跳四五天。我提醒過很多次了。養或者棄,沒有別的辦法_(:3)∠)_

        最近實在太累了于是我今天又沒整理同人圖和霸王票〒▽〒不好意思……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0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