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

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

        估摸著跑的夠遠了,此地應當足夠安全,他連忙轉了個身,把藍忘機輕輕放到了地上。

        原本腿傷就沒恢復好,又被妖獸的兩派利齒咬過,浸泡入水,藍忘機白衣之下已被鮮血染得大片暈紅,肉眼可見一排排獠牙刺入的黑洞。他站都站不住,一被放開就跌坐下去。

        魏無羨俯身查看片刻,直起腰來,在地洞附近轉了轉。地底生著些許灌木,他好容易找到了幾根較粗較直的樹枝,用衣角用力擦去表面的灰土,蹲到藍忘機身前,道:“有繩帶子沒有?哎,你抹額不錯,來來,摘下來!

        不等藍忘機出言,他倏地一伸手,這就把那條抹額摘了下來,一甩,以抹額充作繃帶,抻直了藍忘機那條多災多難的腿,將它牢牢固定在樹枝上。

        藍忘機突然被他摘了抹額,一雙眼睛都睜大了:“你……!”

        魏無羨手法極快,已給他打上了結,拍拍他的肩,開解道:“我什么我呀?這個時候就別計較這個了。就算你再喜歡這條抹額,它也沒你的腿重要是不是?”

        藍忘機向后倒去,不知是沒力氣坐著了,還是被他氣得無話可說了。魏無羨忽然聞到微弱的草藥香氣,手伸進懷里一摸,摸出一只小香囊。

        香囊**的垂著穗子,精致又可憐的樣子。他想起綿綿說過,里面裝的都是藥材,立刻拆開一看,果然都是半干不干、半碎不碎的藥草,還有纏著幾朵小小的花,忙道:“藍湛藍湛,別睡了,你起來會兒,這兒有個香囊,你來看看里面有沒有能用的草藥!

        他賴死賴活、連拖帶拽,把藍忘機磨得又有氣無力坐了起來,分辨了一眼,竟真的在里面認出了幾味有止血去毒之效的藥物。魏無羨一邊把它們挑揀出來,一邊道:“想不到這個小丫頭的香囊派上了大用場,回去可得好好感謝她!

        藍忘機漠然道:“真不是好好騷擾她?”

        魏無羨道:“什么話?長成溫晁那個油膩膩的樣子,才叫作騷擾。脫衣服!

        藍忘機眉頭微微一皺:“什么?”

        魏無羨道:“還能干什么?脫!”

        他說脫就脫,親自動手,左右手揪住藍忘機的衣領,往兩旁一拉。

        一片雪白的胸膛和肩膀便被剝了出來。

        藍忘機突然被他按在地上,強行扒去衣衫,臉都綠了:“魏嬰!你想做什么!”

        魏無羨將他的衣服盡數扒下,嗤嗤撕成了數條,道:“我想做什么?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人,我都這樣了,你說我是想干什么?”

        說完,他站了起來,拉開衣帶,禮尚往來般的,露出了自己的胸膛。

        鎖骨深陷,線條流暢,尤顯青澀,卻盡是少年人的活力和勁力。

        藍忘機看著他的動作,的臉上青白紫黑紅交錯不斷,似乎就快吐血了。魏無羨微微一笑,朝他逼近一步,當著他的面,脫掉了**的外袍,單手將它揚起,然后松手,任衣服墜到地面上。

        魏無羨攤手道:“衣服脫完了,輪到褲子了!

        藍忘機想要站起,可腿上有傷,又經一戰,再加上急怒攻心,越急越不成,渾身乏力。心頭激蕩,竟然真的吐了一口血出來。

        見狀,魏無羨立刻蹲了下來,在他胸口幾處穴道上拍過,道:“好了,淤血吐出來了,不用感謝我!”

        那口紫黑色的血吐出之后,藍忘機頓覺心口惡煩悶痛之感大減,再看魏無羨舉動,終于明白過來。

        從上了暮溪山之后,魏無羨便發覺今天的藍忘機臉色很差,一定有郁氣淤塞在胸,這才故意恐嚇,刺激一番,好讓他把憋著的這口血吐出來。雖然知道他是好意,但藍忘機還是現出了一點慍色,道:“……你能不能別再開這種玩笑!”

        魏無羨辯解道:“這堵心血憋著很傷身的。一嚇就出來了。你放心,我不喜歡男人的,不會趁機對你怎么樣!

        藍忘機道:“無聊!”

        魏無羨早發現了,藍忘機今天格外火氣大,也不辯解了,揮手道:“好好好,無聊就無聊。我無聊。我最無聊!

        說著說著,地底陰颼颼的涼氣順著脊背爬上來,爬得魏無羨一個哆嗦,連忙起身,又去撿了一堆枯枝敗葉回來,重畫了掌心的引火符咒。

        枯枝燒起,畢剝作響,不時悠悠飛出兩三點火星子。魏無羨把剛才撿出來的藥草揉碎了,撕開藍忘機的褲腿,均勻地撒在那三個勉強止住血的猙獰黑洞上。

        忽然,藍忘機抬手,止住了他的動作,魏無羨道:“怎么了?”

        一語不發,藍忘機從他掌心里取出一部分碎藥草,一把按到他的心口上。

        魏無羨被他按得渾身一抖,大叫道:“!”

        他都忘了,自己身上還有一個鐵烙烙出的新鮮傷口,也是還在流血,也是浸了水的。

        藍忘機收回了手,魏無羨嘶嘶吐了兩口氣,把他壓在自己心口的藥材又一點一點薅了下來,重新扔到他腿上,道:“別客氣。我經常受傷的,受傷后也照常下水在蓮花湖里玩兒,早習慣了。一只小香囊里能裝多少藥材,本來就不夠用了,我看你這三個洞比較需要……!”

        藍忘機臉色沉沉,半晌,道:“即知疼痛,下次便不要莽撞!

        魏無羨道:“我不也沒辦法?你以為我想挨這么一下燙。誰知道那個王靈嬌這么陰毒,都快烙到人眼睛里去了。那個綿綿是個女孩子,還是個挺美的女孩子,要是瞎了一只眼,或者臉上打上這樣一個東西一輩子去不掉,多不好!

        藍忘機淡聲道:“你現在身上這個東西,也一輩子都去不掉了!

        魏無羨道:“那不一樣。又不是在臉上。而且我是男人,男人一輩子還能不受幾次傷、留幾個疤?”

        他赤著上身,蹲在地上,撿起一根樹枝撥了撥火堆,讓它燒得更旺,道:“而且換一邊想想,這個東西雖然去不掉了,但是它代表著我曾經保護過一個姑娘。而且這個姑娘,今后一定會記住我了,這輩子都絕對忘不掉,想起來其實還挺……”

        突然,藍忘機將他重重一推,怒道:“你也知道,她這輩子都忘不了你了。!”

        這一推,剛好推在魏無羨胸膛的傷口上。魏無羨捂著心口,跌坐在地,大叫道:“……藍湛!”

        他躺倒在地面上,疼出了一身冷汗,仰起脖子呻|吟道:“……藍湛你……我跟你是不是有仇!……殺父之仇不過如此!”

        聞言,藍忘機握緊了拳。

        片刻之后,他松開了拳,似乎想起身去扶魏無羨。魏無羨卻自己坐了起來,連連往后躲,道:“好了好了!知道你討厭我,那我坐遠點。你別過來!不要再推我了,疼死了!

        傷口在左側,左手一提起來就牽得疼。魏無羨躲到一邊,撿起剛才撕成一條一條的白衣,用右手一扔,遠遠扔到藍忘機身旁,道:“你自己包扎吧。我不過去了!卑炎约好撓碌耐馀哿涝诨鹋,等它烤干。

        烤了半晌,無人開口,魏無羨又道:“藍湛你今天真的好奇怪,這么粗魯。說的話也不像你!

        藍忘機道:“你若是沒有那個意思,就不要去撩撥人家。你自己隨心所欲,卻害得別人心煩意亂!”

        魏無羨道:“我撩撥的又不是你,心煩意亂也輪不到你。除非……”

        藍忘機厲聲道:“除非什么?”

        魏無羨道:“除非藍湛你喜歡綿綿!”

        頓了片刻,藍忘機冷然道:“請不要胡說八道!

        魏無羨道:“那好。我胡說九道!

        藍忘機道:“逞口舌之快,有意思嗎?”

        魏無羨道:“很有意思。而且我不僅口舌快,我身手也很快!

        “……”藍忘機喃喃自語道:“我為什么要在這里跟你說這些廢話!

        不知不覺間,魏無羨又挪到了他身邊坐了下來,不知死活地道:“因為沒辦法,這個地方剩下了我們兩個倒楣人嘛。你不跟我說廢話,還能跟誰說呢?”

        藍忘機看了這個好了傷疤忘了痛的人一眼。魏無羨剛要沖他嘻嘻笑一笑,忽然見他低下了頭。

        魏無羨慘叫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住口。!住口住口住口。。。。!”

        藍忘機深埋在他臂彎間,死死咬著他的手臂,聞聲非但不住口,下齒更用力了。

        魏無羨道:“你松不松口??!不松口我踹你了!別以為你有傷我就不會踹你。。。。!”

        魏無羨道:“別咬了!別咬了!我滾!我滾。!我滾我滾我滾你松口我就滾。。。。!”

        魏無羨:“藍湛你今天瘋了。。。。!你是狗。!你是狗。。。。。。!別咬了。。!”

        等到藍忘機終于發完瘋、咬夠了,魏無羨一骨碌躥起,連滾帶爬沖到這個地洞的另一側,道:“你別過來!”

        藍忘機緩緩直起上身,整了整衣服和頭發,垂眸一語不發,一派平靜,仿佛剛才那個又罵又推又咬人的誰誰誰和他半點關系也沒有。魏無羨看了看胳膊上的牙印,悚然發現竟然沒出血,滿心匪夷所思,驚魂未定地蹲了下來,縮在角落繼續撥柴火,心中百思不得其解:“藍湛這人怎么這樣?雖然他是救了我,可我也算是救了他吧?不是說我想要他感謝我什么的,但是為什么都這樣了,我們還不能交個朋友?難道……我真的像江澄說的那么惹人討厭?!”

        正在懷疑間,忽然,藍忘機道:“多謝!

        魏無羨以為自己聽錯了,再看藍忘機,他也正在看著自己,鄭重地又重復了一遍:“多謝!

        見他微微低頭,魏無羨生怕他要拜自己,忙錯身躲開:“免了免了。我有個毛病,最聽不得別人跟我道謝,尤其聽不得人像你這樣一本正經地跟我道謝。瘆得慌,要起雞皮疙瘩了。拜我更是不必!

        藍忘機淡然道:“你想多了?v使我想拜你,也動不了!

        看他似乎終于恢復了正常,還跟自己說了兩聲多謝,魏無羨一高興,又不由自主地想挪過去了。他這個人就是喜歡挨挨蹭蹭,可手臂上的牙印微微一痛,提醒他剛才藍湛還發過瘋,說不定待會兒又要發一陣,他連忙克制住自己,望了望黑魆魆的洞頂,正色道:“江澄他們跑出去了,下山得一兩天,下山之后肯定各回各家,絕不會回溫家報到了?墒莿Ρ粵]收了,也不知道多久才能找到援手。我看我們在這地底下,恐怕還要待上一段時間。得想辦法解決一些問題!

        頓了頓,他又道:“好在這怪物一直踞在黑潭里不追出來。但壞也壞在它不出來,霸著潭底的洞口,咱們也出不去!

        藍忘機道:“也許不是怪物,是神物。你看它像何物!

        魏無羨道:“王八!

        藍忘機:“有一種神物,便是如此形態!

        魏無羨道:“玄武神獸?”

        玄武亦稱玄冥,龜蛇合體,為水神,居于北海。冥間亦在北方,故為北方之神。

        藍忘機點點頭。魏無羨亮了亮他的牙,道:“神獸長這——個樣子,一口獠牙,還吃人肉,跟傳說的差的有點遠了吧!

        藍忘機道:“自然不是正經的玄武神獸。而是一只競神失敗,被妖化的半成品;蜓,是一只畸形的玄武神獸!

        魏無羨道:“畸形?”

        藍忘機道:“我曾在古籍上讀過記載。四百年前,岐山曾出現過一尊‘假玄武’作亂。體型龐大,嗜食生人,有修士命名其為‘屠戮玄武’!

        魏無羨道:“溫晁帶我們獵的,就是這只四百多歲的屠戮玄武獸?”

        藍忘機道:“體型比古籍中記載的更龐大,但應該不錯!

        魏無羨道:“都過了四百年,是該長大點了。這只屠戮玄武當年沒有被斬殺嗎?”

        藍忘機道:“沒有。曾有修士組盟準備斬殺,但那年冬日,恰好下了一場大雪,嚴寒異常,那只屠戮玄武便消失,自此再未出現!

        魏無羨道:“冬眠了!

        作者有話要說:  近日有事,粗長醞釀中。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0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