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47章 狡童第十 2

第47章 狡童第十 2

        然而,最初的震驚過后,他們迅速注意到,這個身影的脖子以上,沒有任何東西。

        他缺了一顆頭顱。只不過他們剛進來時,這具身體肩胛骨以上的地方都隱沒在黑暗里,所以才沒被立刻覺察。

        聶懷桑哆哆嗦嗦地道:“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大哥的……怎么會在這里?曦臣哥,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藍曦臣好一會兒才定住心神,道:“忘機,出來吧!

        黑暗之中,藍忘機無聲無息地站了出來,魏無羨則跟在他身后。兩人交換一個眼神。

        有親生弟弟和義弟在此,他們的反應已經可以完全證明,這具無頭尸,就是赤鋒尊聶明玦了。

        而且,聶懷桑和藍曦臣的表情,都是極度的震驚,并沒有一絲恐懼或者心虛摻雜在內。聶明玦被五馬分尸這件事,也應與他們無關。

        除非演技超群。

        魏無羨道:“聶宗主,你可看清楚了,這位真的是你大哥嗎?那當初在祭刀堂里,你為什么沒認出他的腿?”

        聶懷桑六神無主道:“這……這一定就是我大哥。我從小就是被他帶大的,大哥經常背我,他的背影我比誰都熟悉,我怎么會認錯?……你說當初那兩條腿是我大哥的?!只有兩條腿,我怎么可能看得出來什么?這究竟是怎么回事,誰把我大哥的腿切下來還埋在墻壁里了?!還有他的頭呢?頭呢?!”

        魏無羨道:“這正是我們這些日子以來正在追查的東西!

        藍曦臣喃喃道:“我只知你們在追查一宗五馬分尸案……可是不知……被分尸的……竟然是大哥……”

        聶明玦的四肢和軀干已經被魏無羨用針線縫了起來。剛剛經過一些處理,所以暫時不會發狂暴起。此時此刻,他只是靜靜地背對著聶懷桑與藍曦臣,站在冥室中央。藍曦臣的手微微發抖,道:“……他的頭呢?大哥的頭呢?”

        魏無羨道:“尚未找到。原本赤鋒尊的左手一直在為我們指引其他肢體的方向,但是拼到這個地步之后,只差一個頭,線索卻忽然斷了,手臂也不再指引方向了。

        “我們現在猜測,這個分尸赤鋒尊的人,一定和他的死亡脫不了干系。這個人可能是害怕赤鋒尊死后作祟,向他復仇,所以將他的身體連魂魄五馬分尸,投放在各地。而頭顱,很有可能就藏在離這個人很近的地方,讓最危險的東西,被控制在自己可以掌握的身邊。

        “請兩位宗主想一想,這樣一個人,最有可能是誰?”

        藍曦臣道:“大哥是在清河舉辦的一場清談盛會上走火入魔而死,在場千人有目共睹,他的死亡還會與誰有干系?”

        聞言,藍忘機默然不語。

        魏無羨道:“藍宗主,你心中知道,嫌疑最大的那個人是誰,只是你拒絕承認。尸體的雙腿藏在聶家祭刀堂的墻壁內,我相信,別人可能不知道,但赤鋒尊的義弟,一定知道祭刀堂是什么。

        “我們追查到櫟陽常氏的墓地時,曾有一個黑霧罩面的人出手和我們搶奪赤鋒尊尸體的軀干,這個霧面人對藍家的劍法了如指掌。只有兩種可能:一,他就是藍家的人,從小就練姑蘇藍氏的劍法;二,他不是藍家人,但他非常熟悉你們家的劍法,要么經常和藍家人拆招切磋,要么聰明非常,只要看過,就能記得所有的招式和劍路!

        冥室之中,一片死寂。

        魏無羨道:“當年射日之征中,斂芳尊金光瑤獨自潛入岐山溫氏密室,背下了所有的地圖和卷宗,將情報默寫謄抄一遍傳回金麟臺。絕對能算是……非常聰明的人了!

        藍曦臣立刻道:“阿瑤不會這樣做的!”

        他道:“你們探查分尸案、遭遇掘墓人,應當都是這個月的事。而這個月里,他一直和我在一起,秉燭夜談,共同策劃下個月蘭陵金氏的百家請談盛會。分身乏術,掘墓人不可能是他!

        藍忘機道:“若使用傳送符,也分身乏術?”

        藍曦臣斬釘截鐵地道:“這個月我們除了策劃請談會,還外出夜獵過幾場。使用傳送符會大量消耗靈力,一段時間內不得動用。而他在夜獵之中,依舊表現極佳。我可以確定,他絕沒有使用過傳送符!

        他不必本人去,但可以指派旁人去爭奪尸體,順便拉上藍曦臣給自己制造不在場證明;蛘咚{曦臣在撒謊,包庇金光瑤;蛘吒膳,是在包庇他們兩個。

        聶懷桑把手巾收入懷中,道:“那個……你們剛才起,一直在說的,是三哥嗎?”

        金光瑤是聶明玦結義所認的三弟,因此聶懷桑叫他三哥。他道:“你們是在懷疑三哥?懷疑三哥分尸了我大哥?還懷疑他殺了我大哥?這……不太可能吧。三哥最是敬畏我大哥了,當年他還在聶家手下的時候,我哥就很賞識他。大哥下葬的時候,他哭得那么傷心……”

        聶明玦去世之后,要不是這兩位兄長的義弟扶持,清河聶氏只怕比現在還爛泥扶不上墻。金光瑤一直對聶懷桑頗為照顧,聶懷桑為他說話,倒也不難理解。說實話,就連魏無羨本人對金光瑤的印象,也不壞。也許是出身原因,金光瑤待人十分謙遜親和,是那種誰都不會得罪、誰跟他相處都能覺得舒服熨帖的人。

        藍曦臣嘆道:“我明白,因為一些原因,世人不少都對他頗多誤解……但阿瑤并不是這樣的人!

        冥室內,眾人一時都沉默了。

        “一些原因”,誰都知道,但誰都不會攤開了說。

        娼妓之子,偷技之徒。

        聶明玦生前那段日子,正是清河聶氏在他的執掌下如日中天、聲勢直逼蘭陵金氏的時候。聶明玦之死,對蘭陵金氏稱王百家、金光瑤上位仙督有著極大的助益。

        大庭廣眾之下、走火入魔發狂而死?

        看似無懈可擊、無可奈何的一樁憾事,但事實又怎么會真的那么簡單?

        魏無羨道:“猜測終歸是猜測,那么我看,不如這樣。

        “下個月,蘭陵金氏不是又要辦清談會嗎?我有一計!

        從冥室出來后,魏無羨對藍忘機道:“你哥哥跟金光瑤關系是真好。他不會去告訴金光瑤我們剛才在冥室說的話吧?”

        藍忘機搖頭:“他不會的!

        關系再好,他也是姑蘇藍氏的人,有自己的原則。

        尸體的四肢已經,怨氣暫抑,魏無羨腿上的惡詛痕已褪了大半,藍啟仁和當初冥室招魂被反噬的幾名修士,也應當快醒了。藍曦臣與藍忘機去看望他。魏無羨是決計不去看這個老古板的,他又在云深不知處閑晃起來。

        消磨了半日,魏無羨到草坪上去找他的花驢子。小蘋果身邊又團著幾十團滾滾的蓬松白絨,這次它倒是和它們和平共處,沒有大喊大叫惹人嫌了,只顧埋頭吃草,勤勤懇懇地嚼動腮幫子。

        魏無羨心想:“這么多兔子,不知道當初我送給藍湛的那兩只公兔子,還在不在呢?肯定不在了,還活著,只怕是要成精了!

        他心里這么想,埋頭在兔子堆里找起熟人來。誰知,這些兔子都很不喜歡他的樣子,一見他走近就滾了開去,四下散開,通通屁股對他往前跳。越逃魏無羨越是想抓,追著兩只兔子一路跑,路過的藍家人都用責備的眼神看著他,有的怫然不悅,魏無羨只得放慢速度,慢騰騰地追趕。

        追著追著,他來到了一片蘭草之旁,看到了一塊青石,心中叫道:“怎么又來了!”

        正是那片冷泉。

        好死不死,藍忘機又在里面,赤著白皙的上半身,長長的黑發散在胸前,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魏無羨連兔子也不趕了,干咳一聲,道:“……怎么這么巧,每次都剛好遇上你在……咳,是吧。真是不好意思!

        他嘴上說著不好意思,眼睛卻又不由自主地掃向藍忘機心口附近,那枚深紅色的烙印。

        藍忘機并沒有說什么,往冰冷的泉水中沉了沉。

        那兩只兔子蹦到了冷泉池邊,魏無羨不方便再湊上去抓,只好退了出來。在石子路上走了一段,他忽然反應過來:“……有什么不方便的?!大家不都是男人嗎?究竟有什么不方便的?我為什么要退縮???”

        仿佛給自己找到了一個借口,魏無羨立即轉身,決定返回去騷擾藍忘機。誰知,藍忘機已穿好了衣服,從蘭草叢后走了出來。

        那兩只兔子跟在他腳邊,藍忘機彎腰將它們提了起來,抱在臂彎里。他臉上依舊看起來有些冷淡,手上動作卻溫柔至極,修長的手指搔了搔一只兔子的下巴。那只兔子彈了彈長長的耳朵,扭過頭去,紅寶石般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線。

        魏無羨索然無味道:“不理我,只理你。真是認主的!

        藍忘機看了他一眼,把一只兔子送到他懷里。魏無羨嘻嘻笑著接了過來,扯了扯它的耳朵,道:“不喜歡我?討厭我?你逃啊,再逃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還是乖乖喜歡我吧!

        那只兔子在魏無羨臂彎里扭來扭去,奮力掙扎,魏無羨掐著它逗了一陣,回到靜室門前,才將這只被他揉得白毛亂糟糟的兔子放了。進入室中,又是一片清涼和冷香縈繞。

        他理所當然地就跟著藍忘機進來了。

        藍忘機道:“屋里有天子笑!

        魏無羨道:“哦!

        他蹭到上次偷酒的地方,掀開鋪在上面的席子,翻起木板,還在琢磨著:“上上次藍湛喝醉了的時候,老實回答過我,說他沒有偷喝過屋子里的天子笑,那他藏這些天子笑干什么?不會是……專門留著給我喝的吧?嘿,我這人怎么這么不要臉哈哈哈……”

        魏無羨竟然為這個厚顏無恥、狂妄自大的可笑想法一陣竊喜,藍忘機被他聳動的肩膀吸引了注意力,道:“怎么了!

        魏無羨回頭正色道:“沒怎么,我高興!

        藍忘機沒再說什么,低下頭,坐在書案邊,拿起了一本書。

        魏無羨繼續琢磨:“我該不該問他抹額的事?萬一惱羞成怒趕我出去怎么辦?不過,我都胡天胡地瞎鬧了這么久,他還沒有生氣,可見涵養越發好了,估計再鬧一鬧也不會生氣的。不對,我不應該問他,而是應該假裝我不知道抹額有什么含義,這樣下次還能故意拉一拉,他要是生氣了,我再無辜地說我不知道,不知者無罪嘛。哎呀,我怎么這么壞,我還可以再壞一點……”

        想著想著,他心不在焉地打開了一只小壇,提起來仰頭一喝,登時“噗”的噴了出來。

        藍忘機一下子放下了書卷,道:“又怎么了!

        魏無羨擺手道:“沒事!沒事沒事!”

        他一面說著沒事,一面把這只壇子放了回去,滿臉晦氣地換了另一壇。

        上次他偷喝完之后,故意兌了白水進來,想著等藍忘機自己喝的時候喝到白水嚇他一跳。誰知運氣如此不好,這壇子清水竟然讓他自己喝到了。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自從回來之后,他每次想戲弄藍忘機,都是這種下場,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金麟臺百家清談盛會之期,轉眼即至。

        藍忘機從不赴蘭陵金氏的請談會,這次,卻和兄長一起去了。

        各大家族的仙府,大多都是建立在山清水秀之處,而蘭陵金氏的金麟臺,卻是坐落在蘭陵城最繁華之處。

        高臺之上,金星雪浪聚成一片花海。

        金星雪浪是一種品相極佳的白牡丹,花妙,名也妙;ò暧须p層,外一層大花瓣,層層疊疊,如雪浪翻覆,內一層小花瓣,纖細秀麗,抽著縷縷金絲花蕊,似金星璨璨。

        沿著輦道緩緩,乘車爬上長坡,輦道兩側繪滿了彩畫,皆是金家歷代家主和名士的佳跡。一出輦道,則是一面琉璃影壁,左右兩端分別書有“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影壁前有一片鋪著細墁地面的寬闊廣場,來來往往,滿是行人。廣場之前,九階如意踏跺層層托起一尊漢白玉須彌座,一座重檐歇山頂漢殿氣勢恢宏地俯瞰下方。

        魏無羨下了車,道:“怎么感覺金麟臺比以前更鋪張了,又翻新擴建了?”

        不遠處有門生道:“姑蘇藍氏,請此處入場!

        藍忘機道:“走吧!

        魏無羨感覺金家的門生和客情都在有意無意地留意著他,并不意外。大概沒人會料到,莫玄羽因為騷擾同門被趕出去之后還敢大搖大擺地回來,而且是跟著姑蘇藍氏的人回來的,給他們看看也無妨。他欣然應道:“嗯,走吧!

        別處也有不斷有其他家族入場:“秣陵蘇氏,請此處入場!

        “清河聶氏,請此處入場!

        “云夢江氏,請此處入場!

        井然有序,有條不紊。

        江澄從另一輛車上下來,一下車便放出兩道眼刀,走了過來,不冷不熱地道:“澤蕪君,含光君!

        藍曦臣也頷首道:“江宗主!

        江澄滿面陰鷙地盯著魏無羨,似乎想對他說什么話,這時,一個笑吟吟的聲音道:“二哥,你怎么不提前告訴我,忘機也要來?”

        金光瑤親自迎出來了。

        藍曦臣也對他報以微笑,雖說這微笑中,帶著幾分勉強。魏無羨則細細打量著這位統領百家的仙督。

        金光瑤長著一張很占便宜的臉。面皮白凈,眉心一點丹砂,眼珠黑白分明,七分俊秀,三分機敏,面相很是伶俐。這樣一張臉,討女人歡心已足夠,卻又不會讓男人產生反感,年長者覺得他可愛,年幼者又會覺得他可親——就算不喜歡,也不會討厭,所以說很占便宜。

        他嘴角眉梢總是著帶微微的笑意,一看就是個靈巧乖覺的人物。身上穿的是蘭陵金氏的禮服,頭上戴著軟紗羅烏帽,圓領袍衫的胸口上繡著怒放的金星雪浪家徽,衣邊袖口則繪著江山海潮紋。佩九環帶,著**靴,個子是小了點,但右手往腰間的佩劍上那么沉沉的一壓,卻壓出了一股不容侵犯的威勢。

        金凌是跟在他身后一起出來的,他還是不敢單獨見江澄,躲在金光瑤身后哼哼地道:“舅舅!

        江澄厲聲道:“你還知道叫我舅舅!”

        金光瑤道:“哎呀,江宗主,小孩子頑皮,不要跟他計較嘛。你是最疼他的,阿凌這些天怕你罰他,怕得都吃不下飯呢!

        金凌偷偷抬眼,瞥見魏無羨,一下子愕然了,脫口而出:“你怎么來了?!”

        魏無羨道:“來蹭飯!

        金凌微慍道:“你竟然還敢來!我……”金光瑤揉了揉金凌的頭,把他揉到身后,笑道:“來來來,怎樣都好,金麟臺別的不敢說多,飯是一定夠吃的!彼麑λ{曦臣道:“二哥,你們先坐,我去那邊看看。順便叫人給忘機安排一下!

        藍曦臣點頭道:“不必太麻煩!

        金光瑤道:“這怎么叫麻煩?二哥到我這里還拘束什么,真是!

        只要是見過一面的人,金光瑤都能記住對方的名字、稱號、年齡和長相,隔多少年再見,也能立刻準確地叫出名字來,并且很熱絡地迎上去噓寒問暖。見過兩次面以上,他就會記住對方的所有喜好與不喜,投其所好,避其所惡。這次因為藍忘機突然上來金麟臺,金光瑤原本并沒有專門為他準備桌席,現在立刻叫人去置辦了。

        還未入殿,藍忘機借口休息,要找一間安靜的屋子。含光君素來不喜熱鬧,這是人人皆知的,倒也無人奇怪,恭敬地給他指了路。一關上門,魏無羨便從袖中取出了一張紙片人。

        這張紙片人只有成人一指之長,圓圓的腦袋,一前一后分別畫了兩只眼睛,袖子剪得寬大異常,仿佛蝴蝶的兩只翅膀。

        魏無羨將它托在掌心,閉上眼,須臾,紙片人忽的一震,從他掌心里爬了起來。

        魏無羨的魂魄已附到這個紙片人身上了。

        它抖抖手臂,兩片寬大的袖子羽翼一般帶著輕飄飄的身軀飛了起來,翩翩然的,落到了藍忘機肩頭。

        藍忘機側首去看自己肩頭的紙人羨。紙片人一下子撲到他臉頰上,順著往上爬,一路爬到了抹額上,拉拉又扯扯,對這條抹額愛不釋手一般。藍忘機任由這張紙片人在他的抹額上扭了半天,伸出一手,要取下他。紙片人見狀,趕緊哧溜的一下滑了下來,不知有意還是無意,在他的嘴唇上撞了一下頭。

        頓了頓,藍忘機兩只手指終于捻住了它,道:“不要鬧!

        紙片人軟綿綿地把身子一卷,卷上了他纖長的手指。

        半晌,這張紙片人才鬼鬼祟祟溜出了這間屋子的門縫。

        蘭陵金氏守備森嚴,如果要搜查,一個大活人自然是沒辦法出入自如的。

        剪紙化身雖然好用,但術法時效有限,而且紙人派出之后必須原樣歸位,不得有分毫損傷。如若在歸位的半途中被人撕裂或者以任何形式毀壞,魂魄也將受到同等損傷。

        魏無羨附在紙人身上,時而貼在一名修士的衣擺下,時而壓扁身體穿過門縫,時而展開雙袖,偽裝成一片廢紙、一只蝴蝶在空中飛舞。終于,看到了金光瑤寢殿的窗子。

        他飛到窗子邊緣,廢了一陣力,才從吭哧吭哧地從窗縫里鉆了進去。

        金光瑤的寢殿和金麟臺是一個風格的,富麗堂皇,陳設頗多,層層帷幔垂地,香幾上的瑞獸香爐輕吐蘭煙,奢華之中,帶著一股慵懶又甜膩的頹靡之感。

        紙人羨在寢殿內飛來飛去,搜索有沒有可疑之處。忽然,他畫在前方的那只大眼睛,看到了桌上的一只瑪瑙紙鎮,紙鎮下壓著一封信。

        這封信的信封上沒有寫任何人的名字,也沒有任何紋章,但看厚度,明顯又不是一只空信封。紙人羨心道:“有古怪!

        他撲撲袖子,落到了桌邊,很想看看這封信里究竟放了什么東西。但他雙“手”拽住信封邊緣往外拖,拖了好一陣也紋絲不動。

        他現在的身體是一張輕飄飄的紙片,根本挪不動這只沉甸甸的瑪瑙紙鎮。

        紙人羨繞著瑪瑙紙鎮走了好幾圈,又推又踢,蹦蹦跳跳,奈何它就是巋然不動。他只得暫時放棄,查看還有沒有其他的可疑之處。

        正在這時,寢殿的門被人推開了一條縫。

        紙片人的腦袋上一前一后都畫著一只眼睛,所以前后方位的動靜都能看清,他一覺察有人進入,倏地掠下了桌子,貼著桌角一動不動。

        進來的人是個頗為秀美的女子,而且魏無羨認識,是一位仙門望族的女子。也是金光瑤的妻子,秦愫。

        魏無羨心道:“金光瑤的寢殿也是秦愫的寢殿,她進自己的房間,為什么要這樣緊張?還偷偷摸摸的!

        秦愫像是生怕被人發現了,在外環顧四周,這才小心翼翼地關上門,輕提著裙子走了進來,一只手還掩著胸口,仿佛心跳的很快,快要從胸膛跳出。

        她走到桌邊,看到了瑪瑙紙鎮壓著的那封信,并不意外,臉上卻現出掙扎猶豫之色,伸手又縮回,最終,還是一咬牙,拿起了信封,拆了開來,取出里面的幾張紙,開始看了起來。

        魏無羨很想跟著一起讀那張紙,但他不能貿然飛出。若是只被秦愫發現還好,他還可以應付,但萬一秦愫大喊大叫召來了其他人,這張紙片若是有半點損傷,他的魂魄也會遭受波及。

        燈火之下,蠕動嘴唇、默讀著那封信的的秦愫,那張原本端莊秀麗的臉,已經快要扭曲了。

        她捂著心口的那只手痙攣著抓緊了胸前的衣衫,另一只手抖得快要抓不住信。魏無羨心道:“掉下來,掉下來,掉下來!”

        忽然,金光瑤的聲音在寢殿中響起:“阿愫,你在干什么?”

        秦愫猛地回頭。

        紙人羨緊緊貼著桌角,不能過多暴露,視線被擋住了一部分。只聽金光瑤似乎走近了一步,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他的語氣溫柔可親,仿佛真的什么異樣也沒覺察到,沒看到秦愫手里那封古怪的信,也沒看到秦愫扭曲的面孔,只是在問一件無關緊要的小事。

        秦愫手里抓著信,沒有答話。金光瑤又道:“我聽人說,你神色不太對勁。到處找找,原來你回了寢殿。怎么啦?”

        他的聲音關切無比。

        秦愫把信舉了起來:“……有人告訴我,回來可以看到這封信。這上面,寫的是不是真的?”

        金光瑤啞然失笑,道:“阿愫,你不把信給我,我怎么知道上面寫什么,又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

        秦愫把信遞給他看:“你告訴我,是不是真的?!”

        為了看清那封信,金光瑤又往前走了一步。他的臉這才暴露在燈光之下。

        他在秦愫手里一目十行、走馬觀花地掃完了這封信,神色沒有任何變化,連一絲陰影也看不出來。

        而秦愫幾乎是在尖叫了:“你說話啊,說話吧!快說,這不是真的!全都是騙人的謊話!”

        金光瑤語氣篤定地道:“這不是真的,全都是騙人的謊話。無稽之談,構陷之詞!

        秦愫哭道:“你騙我!這上面說的明明白白了,什么都寫出來了,你還騙我,我不信!”

        金光瑤嘆了一口氣,道:“阿愫,是你讓我這么說的。我真的這么說了,你又不信。真叫人為難!

        秦愫把信扔到他身上,捂起了臉:“天哪!天哪天哪天哪!你——你真的……你真的太可怕了!你怎么能……你怎么能?!”

        她說不下去了,捂著臉退到一旁,扶著柱子,忽然嘔吐起來。

        她吐得撕心裂肺,仿佛要把內臟都吐出來。魏無羨心道:“那封信上到底寫了什么?金光瑤殺人分尸?不對,如果是這樣,秦愫為何要嘔吐,好像看見了什么讓她很惡心的東西?”

        金光瑤聽著她的嘔吐之聲,默默蹲下去,把散落在地上的幾張紙撿了起來。隨手一舉,在一旁的九盞蓮芝燈上一點,讓它們慢慢地燒了起來。

        看著灰燼一點一點落到地上,他略帶憂傷地道:“阿愫,你我夫妻多年,一直琴瑟和鳴,相敬如賓。作為一個丈夫,我自問待你很好,你這樣,真的很傷我的心!

        秦愫干嘔不出東西了,伏在地上,嗚咽道:“你待我好……你是待我好……可是我……寧可從來不就認識你!難怪你自從……自從……之后,就再也不……你做出這種事,還不如干脆殺了我!”

        金光瑤道:“阿愫,你不知道這件事之前,我們不是過得好好的嗎?今天你知道,你才嘔吐,覺得不適,可見這原本并沒有什么,都是心中作怪而已!

        秦愫搖了搖頭,凄然道:“……看我們夫妻一場的份上,請你實話實話。阿松……阿松他是怎么死的?”

        阿松是誰?

        金光瑤訝然道:“阿松?你為什么要這么問我?阿松是被人害死的,害死他的人,我也已經清理掉了,為他報仇雪恨了。你提他干什么?”

        秦愫道:“我知道?墒强戳诉@封信后,我現在懷疑,我以前知道的都是假的!”

        金光瑤慢慢解開下頜帽帶的繩結,取下軟紗羅烏帽,將它放在桌上,自己則在桌邊坐下,臉現疲倦之色,道:“你在想什么?阿松是我的兒子。你以為我會做什么?你寧可相信一封信,也不肯相信我么?”

        魏無羨心道:“原來是金光瑤那個六歲夭折的兒子!

        秦愫崩潰一般地扯著自己的頭發,尖聲道:“就是因為是你的兒子,所以才可怕!我以為你會做什么?你連這種事都干得出來,你還有什么事不敢做?!天哪!”

        金光瑤道:“你不要胡思亂想了。告訴我,讓你看這封信的人,是誰?”

        秦愫抓著自己的頭發,道:“你……你想怎樣?”

        金光瑤道:“那個人能寫第一封信給你,今后就能寫第二封、第三封、無數封信,給其他的人。你打算怎么辦?任這件事被人捅出去嗎?阿愫,算我求你了,求你無論是看在什么情分上,你告訴我,叫你回來看這封信的人,是誰?”

        作者有話要說:  霸王票明日感謝。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59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