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38章 草木第八 6

第38章 草木第八 6

        藍忘機周身如籠罩在一團冰霜氣勢之中,擋在了魏無羨面前。薛洋擲出霜華替他擋了一劍。兩把名劍正正相擊,各自飛回持有者手中,魏無羨道:“這是不是叫,來得早不如來得巧?”

        藍忘機道:“嗯!

        言畢,繼續與薛洋交鋒。方才是魏無羨被薛洋逐得東游西走,現在卻是薛洋被藍忘機逼得節節敗退。他見勢不好,眼珠一轉,微微一笑。忽然,他將右手里的霜華一拋,換為左手接了,右手則從袖中抖出又一把長劍,天衣無縫地轉為雙劍進攻。

        他那袖子雖然看似較窄,輕便靈活,但必然是經過改進的乾坤袖,可做儲物之用。這把從中抽出的長劍鋒芒森然陰郁,揮舞之時,與霜華清亮的銀光形成鮮明對比。薛洋雙劍齊出,左右手配合得如行云流水,頓時強勢起來。

        藍忘機道:“降災?”

        薛洋佯作驚訝:“咦?含光君竟然識得此劍?何其有幸!

        “降災”便是薛洋本人的佩劍。劍如其名,和它的主人一樣,是一把帶來血光殺戮的不詳之劍。魏無羨道:“這名字跟你真配?”

        藍忘機道:“退后。這里不用你!

        魏無羨便謙虛地聽取意見,退后了。退到門口,看看外面,溫寧面無表情地掐著宋嵐的脖子將他懸空提起,砸進墻壁,砸出一個人形大坑。宋嵐也面無表情地反手抓住溫寧的腕部,一個倒翻把他掀進地里。兩具兇尸面無表情打得砰砰、咚咚巨響不斷。雙方都沒有痛覺、不畏受傷,除非斬為尸塊,否則斷胳膊斷腿也能繼續戰斗下去。魏無羨自言自語道:“這里好像也不需要我!

        忽然,他看到對面一間黑漆漆的鋪子里,藍景儀在向他拼命招手,心道:“哈,那邊肯定需要我!

        他前腳剛走,避塵劍芒大盛,一剎那間薛洋溜了手,霜華脫掌而飛。藍忘機順勢將此劍接住。見霜華落入他人之手,陰寒的怒光在薛洋眼底一閃而過,降災直直斬向藍忘機接劍的左臂。

        一斬不成,他目光陡然兇狠起來,森森地道:“把劍給我!”

        他越是心浮氣躁,藍忘機越是占盡上風,淡漠地道:“此劍,你不配!

        薛洋冷笑一聲。

        魏無羨走到眾世家子弟那邊,被一群少年包圍了,他道:“都沒事吧?”

        “沒有!”“都聽你的,屏住呼吸了!

        魏無羨道:“沒有就好。誰要是不聽我的話,我就再給他喝糯米粥!

        幾名領教過味道的少年紛紛作嘔吐狀。忽然,四面八方傳來擦擦的腳步聲。

        長街盡頭,越來越多,已開始人影憧憧。藍忘機也聽到了這聲音,揮袖翻出忘機琴,琴身橫摔在桌上。

        他將避塵拋入左手,劍鋒不弱,繼續與薛洋纏斗。同時,頭也不回地將右手一撥,在琴弦上一撥而下。

        琴音錚錚然,遠遠傳到長街盡頭,傳回來的則是走尸爆頭的熟悉怪響。藍忘機繼續一手對戰薛洋,一手彈奏古琴。輕描淡寫地一眼掃過,再漫不經心地勾指撥弦。左右同時出擊,氣度從容不迫。

        金凌忍不住脫口而出:“厲害!”

        他看過江澄和金光瑤斬殺妖獸,只覺舅舅和小叔叔就是這世上最強的兩位仙門名士,對藍忘機從來是怕大于敬,只怕他的禁言術和怪脾氣,此刻卻忍不住為之風采心折。藍景儀得意地道:“那是,含光君當然厲害,只是最不喜歡到處顯擺。含光君可低調了,對吧?”

        “對吧”是對魏無羨說的。魏無羨莫名其妙道:“你在問我嗎?問我干什么!

        藍景儀急了:“難道你覺得含光君不厲害嗎?!”

        魏無羨摸摸下巴,道:“嗯嗯,厲害,當然,好厲害。他最厲害啦!闭f著說著,忍不住自己也笑了。

        這驚心動魄、險象環生的一夜即將過去,天快亮了。而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天亮了,就代表,妖霧也要濃了。到時候,又是寸步難行!

        若是只有魏無羨和藍忘機兩個人,倒也不難辦。再加一個溫寧,也不礙事?蛇有這么多活人在,一旦被大批走尸包圍,插翅亦難飛。正在魏無羨思緒急轉考慮應對之策時,那陣清脆的“喀喀”、“噠噠”的竹竿敲地聲,響了起來。

        是那名盲眼、無舌的少女陰魂來了!

        當機立斷,魏無羨道:“走!”

        藍景儀道:“往哪兒走?”

        魏無羨道:“跟著竹竿響聲走!

        金凌微微愕然:“你要我們,跟著一只鬼魂走?誰知到她會把我們帶到哪里去?”仙門世家出來的子弟,第一時間總是認定妖魔鬼怪等陰邪之物絕不可信任。魏無羨道:“對,就是跟著她走。你們進來之后這個聲音就一直跟著你們吧?你們往城里走,卻被她一路在往城門外帶,遇到了我們,她當時是在趕你們出去,是在救你們!”

        那忽遠忽近、詭異莫測的竹竿敲地聲,則是她用來恐嚇入城活人的手段。但恐嚇的本意,卻不一定是壞的。至于魏無羨當時踢到的一顆陰力士的紙人頭,很有可能也是被她拋在那里、提醒和驚嚇他們的。魏無羨又道:“而且昨晚,她明顯是要告訴我們什么,表達不了。但是薛洋一來,她就立刻消失了。很有可能,她是在躲避薛洋,總之,和他絕不是一伙的!

        “薛洋?!怎么又有薛洋啦?!”

        “唉,好難解釋,總之。里面那個跟含光君打的,不是曉星塵,是薛洋……”

        那竹竿聲還在噠噠響著,似乎在等待,似乎在催促。跟著她走,可能會落入什么陷阱。不跟著她走,被會噴爆尸毒粉的走尸包圍,也安全不到哪里去。眾少年果斷做出了抉擇,和魏無羨一起循著敲地之聲奔去。果然,他們移動起來,那聲音也跟著移動,有時能看清前方薄霧里一個朦朧嬌小的影子,有時卻什么也看不清。

        藍景儀跑了一陣,道:“我們就這樣跑了呀?”

        魏無羨回頭喊道:“含光君,交給你了。我們先走一步!”

        琴弦崩的響了一下,聽起來很像一個人在說:“嗯!蔽簾o羨噗的笑出聲了。藍景儀道:“就這樣?不說點別的?”

        魏無羨道:“不然還要怎樣?說啥?”

        藍景儀道:“為什么不說‘我擔心你,我要留下!’、‘你走!’、‘不!我不走!要走一起走!’應該有的呀!

        魏無羨捧腹:“誰教你的?誰跟你說應該要有的?我就算了,你能想象你家含光君說這種話?”

        藍家的小輩紛紛道:“不能……”

        魏無羨道:“對吧。這種浪費時間又矯情的無聊對話。你們家含光君這么可靠的人,我相信他肯定應付得來,我做好自己的事,等著他來找我,或者我去找他就行了!

        跟著竹竿聲走了半柱香不到,轉了好幾次彎,那聲音忽然在前方戛然而止。魏無羨伸手攔住身后的少年們,自己往前走了幾步,一座孤零零的屋子佇立在越來越濃郁的妖霧之中。

        “吱呀——”

        屋子里的門被誰推開了,沉默地等待著這群陌生人的進入。

        魏無羨直覺里面一定有什么東西。不是兇險、會殺害人命的那種,而是會告訴他一些事、解答一些的謎團的東西。

        他道:“來都來了,就進去吧!

        他抬起腳,邁進了屋子,一邊適應著黑暗,一邊頭也不回地提醒道:“注意門檻,別絆著了!

        一名少年就險些被高高的門檻絆了一下,郁悶道:“這門檻怎么做的這么高?又不是寺廟!

        魏無羨道:“不是寺廟,但是,也是一個需要很高門檻的地方!

        三三兩兩,陸陸續續燃起五六張火符,搖曳的橙黃色火光,照亮了這間屋子。

        地上散落著鋪地的稻草,最前方有一張供臺,供臺下橫著幾只高矮不一的小板凳,右側還有一個黑洞洞的小房間。除此之外,還擺了七八口烏黑的木棺。

        金凌道:“這里就是那種義莊?停放死人的地方?”

        魏無羨道:“嗯。無人認領的尸體、擺在家里不吉利的尸體、等待下葬的死人,一般都會放到義莊來。算是一個死人的驛站吧!庇疫吥莻小房,應該就是看守義莊的人的休息處。

        藍思追問道:“莫公子,為什么義莊的門檻要做得這么高?”

        魏無羨道:“防尸變者!

        藍景儀愣愣地道:“做個高高的門檻,能阻止尸變嗎?”

        魏無羨道:“不能阻止尸變,但是有時候能阻止低階的尸變者出去!彼D身站在門檻前,道:“假設我死了,剛剛尸變!

        眾少年巴巴點頭。他接著道:“才尸變不久,我是不是會肢體僵硬?很多動作都做不了?”

        金凌道:“這不是廢話嗎?連走路都走不了,邁不動腿,只能跳……”說到這里,他立刻恍然大悟。魏無羨道:“對了。就是只能跳!彼n雙腿,往外跳了跳,但因為門檻太高,每次都跳不出去,腳尖撞上門檻,世家子弟們見了大感滑稽,想象一具剛尸變的尸體這樣努力地往外跳,卻總是被門檻擋住的模樣,都笑了起來。魏無羨道:“看到了吧?都別笑,這是民間的智慧,雖然土,看起來小兒科,但用于防低階的尸變者,的確行之有效。如果尸變者被門檻絆倒了,它摔到地上,肢體僵硬,段時間內也爬不起來。等它快爬起來了,要么天快亮雞快打鳴了,要么就被守莊的人發現了。那些不是世家出身的普通人能想出這種法子,挺了不起的!

        金凌剛才也笑了,立刻收斂笑容,道:“她把我們帶到義莊來干什么?難道這個地方就不會被走尸包圍嗎?她自己又跑哪里去了?”

        魏無羨道:“恐怕真的不會。咱們都站了這么久了,你們誰聽到走尸的動靜了嗎?”

        話音剛落,那名少女的陰魂便倏然出現在一口棺材上。

        由于之前在魏無羨的引導下,他們都已經仔細看過了這名少女的模樣,連她雙眼流血、張嘴拔舌的狀態都看過了,所以此刻再見,并沒什么人感到緊張害怕?磥淼拇_是如魏無羨所說,嚇著嚇著,膽子就大了,能鎮定面對了。

        這少女沒有實體,靈體上發出淡淡的幽藍色微光,身形嬌小,臉盤也小,收拾干凈了就是一個楚楚可憐的鄰家少女?煽此淖,半點也不秀氣,兩條纖細的小腿垂下來著急地晃蕩著,那根充作盲杖的竹竿斜倚著棺木。

        她坐在這口棺材上,用手輕輕拍打棺蓋。末了又跳下來,圍著棺木打轉,對他們比劃手勢。這次的手勢很好懂,是一個“打開”的動作。金凌道:“她要我們幫她打開這口棺材?”

        藍思追猜測道:“這里面會不會放的是她的尸體?希望我們幫她入土為安!边@是最合理的推測,許多陰魂都是因為尸體得不到安葬,這才不安寧。魏無羨站到棺材的一側,幾名少年站到了另一側,想要幫他一起打開,他道:“不用幫忙,你們站遠點。萬一不是尸體,又噴你們一臉尸毒粉什么的!

        他一個人打開了棺材,將棺蓋掀到地上。一低頭,看見一具尸體。

        不過,不是那名少女的尸體,而是另一個人的。

        這人是個年輕男子,被人擺成合十安息的姿勢,交疊的雙手下壓著一支拂塵,一身雪白的道袍,下半張臉的輪廓俊秀文雅,面容蒼白,唇色淺淡,上半張臉,卻被一條五指寬的繃帶纏了一層又一層?噹略臼茄壑榈牡胤絽s看不到應有的起伏,而是空空地塌了下去。那里根本沒有眼睛,只有兩個空洞。

        那名少女聽到他們打開了棺材,摸摸索索靠了過來,把手伸進棺材里一陣亂摸,摸到這具尸體的面容,跺了跺腳,兩行眼淚從瞎了的眼睛里流出。

        不需要任何言語和手勢來告知,所有人都明白了。這具被孤零零地放置在一座孤零零的義莊里的尸體,才是真正的曉星塵。

        陰魂的眼淚,是無法滴落的。那名少女默默流了一陣淚,忽然咬牙切齒地起身,對他們“啊啊”、“啊啊”的,又急又怒,極度渴望傾訴的模樣。藍思追道:“還需要再問靈嗎?”

        魏無羨道:“不必。我們未必能問出她想要我們問的問題,而且我覺得她的回答會很復雜,很費解。有大量不常用詞匯!

        雖然他并沒有說“怕你應付不來”,但藍思追還是略感慚愧,心中暗暗下定決心:“回去之后,我還得勤加修習《問靈》才是。一定要做到像含光君那樣,倒彈如流,即問即答,隨解隨得!彼{景儀道:“那怎么辦呢?”

        魏無羨道:“共情吧!

        各大家族都有自己擅長的從怨靈身上獲取情報、搜集資料的方法。共情,則是魏無羨創的。其實并沒有其他家那么高深。他這個法子誰都可以用,那就是,直接請怨靈上他的身,共情者則侵入怨靈的魂,以己之身為媒介,聞之所聞,觀之所觀,感之所感。若怨靈情緒格外強烈,還會受到悲傷、憤怒、狂喜等情緒的波及,故稱之為“共情”。

        可以說,這是所有的法門里最直接、最簡便快捷、也最有效的一種。當然,更是最危險的一種。對于怨靈上身,所有人都是恐避之而不及,共情卻要求主動來請,稍不注意,便會自食其果,玩火**。一旦怨靈反悔或趁虛而入,伺機反撲,最輕的下場也是被奪舍。

        金凌抗議道:“太危險了!這種邪術,沒一個……”魏無羨打斷道:“好啦沒時間了。都站好吧,趕緊的,做完了還要回去找含光君呢。金凌,你做監督者!

        監督者是共情儀式里必不可少的角色。為防止共情者陷入怨靈的情緒里無法自拔,需要與監督者約定一個暗號,這個暗號最好是一句話,或者共情者非常熟悉的聲音,監督者隨時監視,一旦覺察情況有變,立刻行動,將共情者拉出來。金凌指自己道:“我?你讓本……你讓我監督你干這種事?”

        藍思追道:“金公子不做的話,我來吧!

        魏無羨道:“金凌,你帶了江家的銀鈴沒有?”

        銀鈴是云夢江氏的一樣標志性佩飾,金凌從小被兩家養大,一陣兒住蘭陵金氏的金麟臺,一陣兒住云夢江氏的蓮花塢,兩家的東西都帶著。他神色復雜地把手伸進乾坤袖里,掏出了一枚古樸的小鈴鐺,銀色的鈴身上雕刻著江氏的家紋:九瓣蓮。

        魏無羨把它拿給藍思追,道:“江家的銀鈴有定神清明之效,就用這個做暗號!

        金凌伸手奪回鈴鐺,道:“還是我來!”

        藍景儀哼哼道:“一會兒不愿意,一會兒又愿意了,忽晴忽陰,小姐脾氣!

        魏無羨對那少女道:“你可以進來了!

        那名少女擦了擦眼睛和臉,往他身上一撞,魂魄整個兒的撞了進去。魏無羨順著棺木,慢慢地滑了下來,眾少年七手八腳拖了一堆稻草過來給他墊著坐,金凌緊緊捏著那枚鈴鐺,不知在想什么。

        那少女剛剛撞進來時,魏無羨忽然想到一個問題:“這姑娘是個瞎子,我跟她共情,到時候我豈不是也成了瞎子,看不到東西?這可大打折扣了。算了,能聽也差不多!

        一陣天旋地轉,原本輕飄飄的魂魄仿佛落到了實地上。那少女一睜眼,魏無羨也跟著她睜眼了,豈料,眼前卻是清晰明朗的一片青山綠水。竟然看得見!

        想來,這名少女記憶中的這個時候還沒有瞎。

        魏無羨已經進入傾入她的魂魄,呈現在他面前的,是她記憶中感情最強烈、最想傾訴于他人的幾個片段,安靜看著,感之所感即可。此時,兩人的一切感官通用,那少女的眼睛就是他的眼睛,她的嘴巴就是他的嘴巴。

        這少女似乎坐在一條小溪邊,對水梳妝。雖然衣衫破爛,但基本的干凈還是要的。她用腳尖打著節拍,一邊哼著一支小曲,一邊挽頭發。魏無羨感覺一根細細的木簪在頭發里戳來戳去。忽然,她一低頭,看到水中自己的倒影。

        魏無羨在她的魂魄里,也隨之低頭,看到了此刻他的模樣。溪水倒映出了一個瓜子臉蛋、下巴尖尖的小姑娘。

        這個小姑娘的眼睛里沒有瞳仁,是一片空洞的白色。

        魏無羨心道:“難道這個時候她已經瞎了?可是我現在分明看得見。共情之時,無感和怨靈都是相通的!

        那少女挽好了頭發,拍拍屁股一躍而起,拿起腳邊的竹竿,蹦蹦跳跳地沿路行走。她邊走邊甩著那只竹竿,打頭頂枝葉、挑足邊石頭,嚇草里蚱蜢,片刻不停。前方遠遠有幾個人走來,她立即不跳了,規規矩矩拿著那根竹竿,敲敲打打點著地面,慢吞吞地往前走,很小心謹慎的模樣。過來的幾個村女見狀,都給她讓開道路,交頭接耳。這少女忙不迭點頭道:“謝謝,謝謝!

        一名村女似乎看得心生憐憫,掀開籃子上蓋的白布,拿出一個熱乎乎的饅頭遞給她:“小妹,你小心點。你餓不餓?這個你拿著吃!

        這少女“啊”了一聲,感激地道:“這怎么好意思,我、我……”

        那村女把饅頭塞到她手里,道:“你拿著!”

        她便拿著了:“阿箐謝謝姐姐!”

        原來這少女名字叫阿箐。

        告別那幾名村女,阿箐三兩下吃完了饅頭,又開始一蹦三尺高。魏無羨在她身體里跟著蹦,蹦得頭暈目眩,心道:“這姑娘真能野?我明白了,原來她是裝瞎。這雙白瞳多半是天生的,雖然看著像是個瞎子,但其實能看得見,她就利用這個裝瞎子騙人,博取同情!彼粋孤身流浪的小女孩子,多半是父母都不在了,裝裝瞎子,別人以為她看不到,自然放松警惕,但其實她都看得一清二楚,隨機應變,倒也不失為一個聰明的法子。

        但是阿箐的魂魄,又的確是瞎了的,說明她生前已經看不見了。那到底是怎么從假瞎變成真瞎的?

        是不是,看見了什么不該看見的東西?

        阿箐在沒人的地方就一路蹦,有人的地方就畏畏縮縮裝瞎子,走走停停,來到了一處市集。

        在人多的地方,她自然又要大顯身手,把式做足,裝得風生水起。一根竹竿敲敲點點,慢慢吞吞地在人流里走動。忽然,她朝一個衣著鮮貴的中年男人一頭撞去,狀似大驚大恐,連連道:“對不住、對不!我看不到,對不!”

        哪里看不到,她根本是直沖這男人來的!

        那男人被人撞了,暴躁地轉過頭,似乎想破口大罵。但一看是個瞎子,還是個有點漂亮的小姑娘,若是當街扇她一耳光,必然要被人指責,只得罵了一句:“走路給我小心點!”

        阿箐連連道歉,那男人臨走了還不甘心,右手不老實地在阿箐臀部上狠狠擰了一把。這一下等于是擰到魏無羨身上,感同身受,擰得他心里剎那間爬滿了密密麻麻的一層雞皮疙瘩,只想一掌把這男人拍穿入地。

        阿箐縮成一團不動,好像很害怕,但等那男人走遠,她敲敲點點走進一條隱蔽的小巷,立刻“呸”了一聲,從懷里摸出一只錢袋,倒出錢數了數,又“呸”了一記,道:“臭男人,都這幅德性,穿得人模狗樣,身上沒幾個錢,掐著晃都晃不出一個響!

        魏無羨哭笑不得。阿箐才十幾歲,估計現在十五歲都沒到,罵起人來卻順溜得很,扒人錢袋更順手。他心想:“你要是扒到我,肯定不會這么罵了。當年我也曾經很有錢過啊!

        他還在感慨是從什么時候變成了一個窮光蛋,阿箐已經找到了下一個目標,裝著瞎子出了巷子,走了一段路,故技重施,“哎呀”地撞到了一個白衣道人身上,又道:“對不住、對不!我看不見,對不!”

        連詞都不換一下啊,小美人!

        那道人被她撞得一晃,回過頭,先把她扶穩,道:“我沒事,姑娘你也看不見嗎?”

        這人十分年輕,道袍樸素潔凈,背上縛著一把以白布裹纏的長劍,下半張臉很是清俊,雖然略顯消瘦。上半張臉,則纏著一條五指寬的繃帶,繃帶下隱隱透出一些血色來。

        作者有話要說:  霸王票明日感謝

        修補一個邏輯漏洞。這個時候小朋友們還不知道里面那個是假貨。捉蟲,假瞎真瞎。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58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