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36章 草木第八 4

第36章 草木第八 4

        金凌等人心中砰砰直跳,生怕他向外窺看時忽然之間遭遇什么不測,捂著眼睛倒下來。

        只聽魏無羨“!”的一聲,眾少年齊齊心往上一提,毛發都倒豎起來:“怎么了?”

        魏無羨小聲又小聲地道:“噓,不要說話。我在看它!

        金凌把聲音壓得比他還。骸澳悄憧吹绞裁戳?門外是什么東西?”

        魏無羨不挪開目光,也不正面回答,道:“嗯嗯……嗯……好厲害,好厲害!

        他側臉的神色滿是欣喜,贊美和驚嘆似乎都發自內心,引得眾名世家子弟心中的好奇迅速壓過了緊張。藍思追忍不住道:“……莫公子,什么好厲害?”

        魏無羨道:“哎呀!真好看。你們小點兒聲,別把它嚇跑了。我還沒看夠!

        金凌道:“讓開,我要看!

        “我也要!”

        魏無羨道:“真的要看?”

        “嗯!”

        魏無羨慢吞吞地讓開了身,似乎很不情愿。金凌第一個湊了過去,對準那條細細的木縫,向外看去。

        此時已入夜。夜間偏冷,義城中的妖霧竟然也消散了不少,能勉強看清幾丈外的街道。金凌瞅了一會兒,沒瞅見那個“好厲害、真好看”的東西,有點失望,心道:“難道剛才我開口說話,把它嚇跑了嗎?”

        正覺得沒勁,突然,一道瘦小干癟的身影擋在了木縫之前。

        猝不及防把這個東西的全貌看了個正著,金凌感覺整片頭皮都被炸掉了。他險些大叫出聲,但不知怎么的,一股勁兒憋在胸口,竟然生生憋住了。他僵硬地維持著彎腰的姿勢,等著頭上那陣麻感過去,忍不住去看魏無羨。只見這個可惡的人靠著窗板,站在一旁,勾著一邊嘴角,對他挑了挑眉,詭笑道:“是不是很好看?”

        金凌狠狠瞪了他一眼,心知他是故意作弄人,咬牙切齒道:“……勉強吧……”

        他心念一轉,直起身子,狀似滿不在乎地道:“也不過如此,勉強能看罷了!”

        說完之后,便退開站到一旁,等待下一個上當的人。被這兩人一前一后一糊弄,剩下其他人的好奇之心被引到了頂峰,藍思追按捺不住,也站到那個位置,彎下腰。

        剛把眼睛湊過去,他便很是誠實地“!”的叫了出來,跳了回去,滿臉受到驚嚇的無措,暈頭轉向地找了兩圈才找到魏無羨,向他控訴道:“莫公子,外面有個……有個……”

        魏無羨一臉了然地道:“有個那個是吧?不必說出來,說出來就沒驚喜了,讓大家自己去看!

        其他人見藍思追被嚇成這樣,哪還敢湊上去,什么驚喜,驚嚇才是吧,連連擺手:“不看了、不看了!”金凌啐道:“這個時候還騙人玩,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魏無羨道:“你不也一起騙了?不要學你舅舅的口氣。思追,剛才那個東西嚇人嗎?”

        藍思追點頭,老實道:“嚇人!

        魏無羨道:“嚇人就對了。這是你們修行的大好機會啊。鬼為什么要嚇人?因為人在被嚇的時候,心神受創,元神激蕩,這個時候最容易被吸走陽氣和命氣。所以,鬼這種東西,最害怕的就是膽子大的人。因為膽大之徒不害怕它,它拿人沒轍,無機可趁。所以,身為世家子弟,頭一樣要務,就是讓自己的膽子變大!”

        藍景儀一邊慶幸自己不能動,剛才沒好奇湊過去看,一邊嘟噥道:“膽子這種東西是天生的。有人就是膽小,有什么辦法!

        魏無羨道:“你天生就會飛天御劍?都不是練著練著就會了。同理,多嚇幾次也就能習慣了。茅廁臭吧?惡心吧?但是相信我,你在茅廁里住一個月,飯都能在里面吃了!

        眾少年毛骨悚然,異口同聲拒絕道:“不能。!不信。!”

        魏無羨道:“只是打個比方而已。好吧,我承認,我沒住過,不知道真的能不能吃得下去。我信口雌黃。但是門外這個,你們一定要試。不光要看,還要看得仔細,注意它的細節,在最短的時間內從細節里挖掘它可能隱藏的弱點。臨危不亂,尋找反擊機會。好了,我說了這么多,你們聽明白沒有?一般人可沒機會聽我的指導,要珍惜。不要退了,都過來排隊,一個一個地看!

        “……真的要看?”

        魏無羨道:“當然,本人從不開玩笑,也從不戲弄人。就從景儀開始吧。金凌和思追都看過了!

        藍景儀道:“?我就不用了吧,中了尸毒的人不能動的,這是你說的!

        魏無羨:“伸舌頭。啊!

        藍景儀:“啊!

        魏無羨:“恭喜,你的毒已經解了。勇敢地邁出第一步,過來吧!

        藍景儀:“這么快就解了?!騙我的吧?!”

        抗議無效,他只得硬著頭皮走到窗前,看一眼,別一眼,看一眼,別一眼。魏無羨敲木板道:“你怕什么。我站在這里,它不敢突破這塊板子,不會把你眼珠子吃了的!

        藍景儀跳開道:“我看完了!”

        接著輪到下一個,每個人看的時候嘴里都發出嘶嘶的吸氣聲。等一圈人輪了一遍,魏無羨道:“看完了?那每個人來說說你們看到了什么細節。我們總結一下!

        金凌搶先道:“白瞳。女的。很矮很瘦。長得還行。拿著一根竹竿!

        藍思追想了想,道:“這女孩子大概到我胸口,衣衫襤褸,并且不太整潔,像是街頭流浪乞兒的打扮。那根竹竿,似乎是一根盲杖,可能白瞳并非死后才形成的,而是她生前就是一名眼盲之人!

        魏無羨評價道:“金凌看得多,但是思追看得細!

        金凌撇了撇嘴。

        一名少年道:“這位女孩子可能只有十五六歲,瓜子臉,很是清秀,清秀之中還有一股活力,用一根木簪別著長頭發。雖然瘦小,但體態纖細。雖然并不整潔,但也不算骯臟,不討人厭!

        魏無羨一聽,登時覺得此子前途無量,大力贊道:“不錯不錯,觀察細致而且著落點獨特,這位小朋友將來一定是個情種!

        那少年面上紅了,捂著臉轉向墻壁,不理同伴的嬉笑。又一名少年道:“看來那竹竿敲地的聲音,就是她在行走的時候發出來的。如果生前就已經瞎了,死后化為鬼魂也會是看不到的,她必須依靠那根盲杖!

        另一名少年道:“可是,瞎子你們都看過吧?因為眼睛不方便,走路和行動都是慢悠悠的,生怕撞到什么。但門外那只鬼魂行動敏捷,我從沒見過這么靈活的瞎子!

        魏無羨笑道:“嗯,你想到了這一點,很好。就是應該這樣分析,不放過任何一個疑點。那我們現在就把她請進來,弄清這些疑點的答案!

        說完,他拆下了一塊門板。

        不光屋內的少年們,連窗外那只陰魂都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戒備地舉起竹竿。

        魏無羨站在窗前,禮貌地道:“這位姑娘,你一直跟著他們,想干什么?”

        那名少女瞪大了眼睛。若她是活人,這副模樣必定嬌俏無倫。然而,她沒有眼珠,如此看來,只讓人倍感猙獰。而且還有兩道血淚從她眼眶之中流出。

        身后又有人低低抽氣。魏無羨道:“怕什么。七竅流血的以后都見得多,二竅你們就受不了啦?”果然是少歷練。

        那名少女此前一直是焦躁地在他們窗前打轉,用竹竿敲地,跺腳,瞪,揮舞手臂。但現在卻突然改變了動作。連比帶劃,像要告訴他們什么。金凌道:“奇怪,她不能說話嗎?”

        聞言,那少女的鬼魂頓了頓動作,沖他們張開嘴。

        鮮血從空無一物的口腔里涌了出來。她的舌頭,已經被連根拔去了。

        世家子弟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又不約而同地心生同情:“難怪無法開口說話。又盲又啞,真可憐!

        魏無羨道:“她比的是手語嗎?有誰懂?”

        沒人懂。那少女急得直跺腳,用竹竿在地上寫寫又劃劃?伤黠@不是書香門第出來的女子,并不識字,也寫不出什么東西。亂七八糟畫了一堆小人,教人完全摸不清她想表達什么意思。

        正在此時,長街遠處,傳來一陣急促的奔跑聲,還有人的喘息聲。

        魏無羨只挪去了目光,那少女的陰魂便忽然消失了。反正她應該還會自己找來,魏無羨并不擔心,迅速插回了門板,繼續從木縫里向外窺看。其他的世家子弟們也想看外面的情形,都擠到了進來的門前,一排腦袋從最上方疊到了最下方,用視線堵住了這條門縫。

        方才妖霧稀薄了一陣,此刻又逐漸流動起來。只見一道狼狽的身影從白霧中破出,奔了過來。

        這人一身黑衣,似乎受了傷,跑起來微微跌跌撞撞,腰間懸著一把劍,也用黑布纏著。魏無羨想到那名霧面人,旋即否定,那霧面人的身法和這個人完全不同。

        那人身后,跟上來一群走尸,行動極快,立即追上了他。那人拔劍迎戰,劍光清亮。魏無羨心中喝彩:“好劍!”

        但一劍掃過,斬斷這些走尸的同時,又是一陣熟悉的“潑潑”、“潑潑”怪響。數名走尸身上噴出了黑紅色的粉末。由于被它們包圍著,那人無處閃避,站在原地,被鋪天蓋地的尸毒粉撲了一頭一臉。

        藍思追低聲道:“莫公子,這個人,我們……”

        這時,又有一群新的走尸圍了過去,將那人包抄起來,越縮越小。他又是一劍掃出,爆出了更多尸毒粉,他也吸入了更多,似乎已經開始站不穩了。魏無羨道:“這個人得救。說不定他知道義城的底細!

        金凌道:“你要怎么救?現在不能過去,滿天都飄著尸毒粉,靠近就中毒!

        魏無羨離開了窗,走到堂屋內部。一群少年也不由自主目光跟著他轉過去。一群姿容各異的紙人,靜靜站立在兩個大花圈中間。魏無羨從它們面前慢慢走過,停在了一對女子紙人面前。

        每個紙人的形貌都不同,而這一對似乎是特意做成了兩個孿生姐妹,妝容、服飾、五官面貌,全都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眉眼彎彎,面帶笑容。仿佛能聽到她們發出“咯咯咭咭”的歡聲笑語。梳著雙鬟,綴著紅珠耳墜,腕上帶金釧,足上著繡鞋,十足的大富之家的侍女。魏無羨道:“就這兩位吧!

        他順手在一名少年出鞘三分的佩劍上輕輕一抹,在拇指上拉出了一道傷口,轉身給她們點上了兩對眼睛、四只眼珠,

        隨即,退后一步,微微一笑,道:“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開。不問善與惡,點睛召將來!

        一陣不知從何處刮來的陰風,陡然之間灌滿了整個店鋪。眾名少年不由自主抓緊了手里的佩劍。

        突然,那對孿生姐妹紙人渾身猛的一顫。

        下一刻,真的有“咯咯咭咭”的笑聲,從她們涂得鮮紅的嘴唇里飄了出來!

        點睛召將術!

        仿佛看到了、聽到了什么極其好笑的事,這一對紙人笑得花枝亂顫,同時,那對用活人鮮血點上的眼珠在眼眶里骨碌碌的地亂轉,這畫面當真是嬌媚至極,也陰森至極。魏無羨站在她們面前,淺淺頷首,低頭向她們行了一個禮。

        禮尚往來,這一對紙人也對他欠了欠身,還了一個更大的禮。

        魏無羨指向門外,道:“把活人帶進來——除此以外,全滅不留!

        紙人們的口中傳出尖銳高亢的笑聲,一陣陰風襲來,大門猛地朝兩邊掀開!

        兩只紙人并肩掠了出去,掠進了那群走尸的包圍圈。難以想象,分明是紙張制成的假人,竟然有如此之兇悍的殺傷力,她們踩著精致的繡鞋,揮著輕飄飄的袖子,一揮就削下一只走尸的一條胳膊,再一揮又削下半個腦袋,紙袖仿佛化為鋒利的刀片。那嬌媚的笑聲始終回蕩在整條長街上,令人心神激蕩又毛骨悚然。

        不多時,十五六具走尸,竟然全都被這一對紙人削成了拼不起來、滾落滿地的尸塊!

        兩名紙侍女大獲全勝,服從命令,將那名已經力不從心的逃亡者提進門來,再往門外一跳,大門自動關上。她們則一左一右,仿佛鎮府雄獅般,守在了門外。

        從前,這些世家子弟只在書本和前輩口中聽過一些邪門歪道的描述,當時只覺得不理解:“既然已經是邪門歪道,為什么還有那么多人要學?為何夷陵老祖還有那么多的效仿者?”而此刻親眼看到了,方才知道,邪門外道自有其吸引人的神奇之處。況且,這還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點睛召將術”。因此,大多數都滿臉遮掩不住的興奮之色,覺得大增見識,回去對同門又可以有新的談資了。只有金凌的臉色十分難看。

        藍思追過去要幫魏無羨扶人,魏無羨道:“都別過來,當心沾到尸毒粉。透過皮膚也能中毒!

        那人被紙人提進來時,已經沒什么力氣,半昏半醒,F在倒是清醒了一點,咳嗽幾聲,似乎是擔心咳出尸毒粉侵染到他人,捂住了嘴。他低聲道:“你們是什么人?”

        這聲音疲憊至極,問這句話,并非只因為不知救他者何人,更因為,他看不見東西。

        這個人眼睛上纏了厚厚的一圈白色繃帶。應該,是個瞎子。

        而且是個生得很好看的瞎子,鼻梁秀挺,薄唇透出淺淺的紅色,幾乎可說是俊俏。十分年輕,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間。不免叫人惋惜。魏無羨心道:怎么最近遇到這么多瞎子?聽到的,看到的;畹,死的。

        忽然,金凌道:“喂,這個人我們還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是敵是友,為什么要貿然救他?萬一是個惡人,豈不是救了一條蛇進來?”

        話是這么說沒錯,但他當著人的面這么說,就有些讓人尷尬了。

        而那人居然也不生氣,更不擔心會又被扔出去,微微一笑,露出一對小小的虎牙,道:“小公子說得很對。我是出去比較好!

        金凌沒料到他會是這個反應,倒是愣了愣,不知該說什么,胡亂哼了一聲。藍思追忙圓場道:“可是,這位也有可能不是惡人啊!

        金凌嘴硬道:“行。你們是好人。折了誰到時候可別怪我!

        藍景儀氣道:“你這人……”話還沒說完,他的舌頭就打了結。

        因為,他忽然看見了那人倚在桌邊的佩劍。纏在劍上的黑布滑落了半截,露出了劍身。

        這把劍鍛造工藝十分高超。劍鞘青銅色,其上雕刻著鏤空的霜花紋路。透過鏤空花紋露出的劍身一如銀星,閃爍著雪花形的光采,有一種冰清玉潔、又璀璨明亮的美麗。

        藍景儀睜大了眼睛,似乎有什么話要脫口而出。魏無羨雖然不知他要叫什么,但本能地不愿他打草驚蛇,而且這人既然用黑布遮住了劍,必然是不想讓人看見,一伸手捂住了藍景儀的嘴。同時把食指放在唇前,示意也臉現驚訝之色的其他少年不要出聲。

        金凌用口型對他說了兩個字,然后伸手在落滿灰塵的桌面上寫了兩個字:

        “霜華”。

        ……霜華劍?

        魏無羨以口型無聲問道:曉星塵的——霜華劍?

        金凌等人一齊點頭肯定。

        這些少年雖然沒見過曉星塵本人,但“霜華”是難得的名劍,非但靈力強盛,而且外形美麗而別致,曾被繪入無數版本的仙劍圖錄名劍圖譜,使人見之難忘。魏無羨思索:如果佩劍是霜華,又是瞎子……

        一名少年也想到了這個,不由自主地用手去碰那人眼上纏著的繃帶,想把它拆下來,看看這人眼睛還在不在?墒撬氖謩倓偱龅侥瞧噹,對方的臉上就流露出極度痛苦的表情,不易覺察地向后退了退,似乎很是害怕被別人碰到眼睛。

        那少年覺察自己失態,連忙收回了手,道:“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那人舉起左手,手上戴著一只黑色的薄手套,想遮住眼睛,卻又不敢碰,該是輕輕一觸就疼得無法忍受,額上已經出了一層薄汗,勉強道:“沒事……”聲音在微微發顫。

        這種表現,幾乎已能夠確定,這個人就是櫟陽常氏一案后失蹤的曉星塵了。

        曉星塵還不知道他已經被人識破了身份,摸摸索索去拿他的霜華。魏無羨眼疾手快地把滑下來的黑布拉上去。他摸到了霜華,點頭道:“多謝相救,我先走一步!

        魏無羨道:“你中尸毒了。留下吧!

        曉星塵道:“很嚴重嗎?”

        魏無羨道:“很嚴重!

        曉星塵道:“很嚴重的話,又何必留下?反正已經無藥可救,不如趁還沒有尸化,多殺幾只走尸!

        聽他將生死置之度外,藍景儀熱血上涌,道:“誰說無藥可救?你留下!他會治好你的!”

        魏無羨:“我?抱歉,你說的是我嗎?”實在不好意思說,中毒太深、吸了太多尸毒粉的,糯米粥已經不管用了。

        曉星塵道:“我已在這座城里殺了不少走尸,它們一直跟著我,待會兒還會有新的一批過來的。我留下來,你們遲早會被尸群淹沒!

        魏無羨道:“閣下知不知道,把義城變成這樣的是誰?”

        曉星塵搖頭道:“不知。我只是一名云游道……云游到此,得知此地異象,這便入城夜獵。城中活尸走尸數量之多、能力之強,你們尚未領教。被斬殺之后,它們身上會爆出尸毒粉,沾身即中毒。若不斬殺,他們便會撲上來撕咬,一樣會中毒。行動敏捷,防不勝防。實難對付。奉勸諸位盡早離去。我聽你們聲音,里面有不少小公子吧?“

        話音剛落,大門外便傳來了那對紙人姐妹的咯咯陰笑。這一次,笑聲前所未有的尖銳。

        作者有話要說:  明天婉君和寧兒就都出來額(咦怎么好像在叫小姐和丫鬟。

        詩是南北朝何思澄的《南苑逢美人》,改了后兩句。

        謝謝襪子、a_gi的火箭炮。

        謝謝搪瓷杯子、蝶雨珞瓔、blackmarker、泠白的手榴彈。

        謝謝七月流火^九月無衣、zengfengzhu、、zcw、五十弦、aa、a-hong、溫骨頭、123、寶玉哥、噗噗噗、羅羅。。、ciu、墨色絡、小蛋黃qaq、初月浮玄、籣世  、猴小八、圖圖、偌煙、jyu1t、葉月流觴、giata的地雷。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58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