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34章 草木第八 2

第34章 草木第八 2

        那陣竹竿敲打地面之響,忽現忽隱,忽遠忽近,令人完全無法判定方位,更無法判定,究竟是什么東西在發出這種突兀又詭異的怪聲。

        魏無羨道:“都過來,靠緊,別亂動,也別出劍!

        在這樣的環境下貿然出劍,極有可能傷不到敵人,卻會誤傷己方。片刻之后,那聲音戛然而止。靜候半晌,一名世家子弟小聲道:“又是它……究竟要跟著我們到什么時候!”

        魏無羨道:“它一直跟著你們?”

        藍思追道:“我們進城之后,霧太大擔心走散,便聚在一起,忽然之間就聽到了這種聲音。當時,并沒有這么快,一下一下,響的很慢,還在前方的白霧里朦朧看到一個矮小的影子慢慢走過。追上去卻消失了。之后,這聲音就一直跟著我們!

        魏無羨道:“有多矮?”

        藍思追比到自己胸口:“很矮,很瘦小!

        魏無羨道:“你們進來多久了?”

        藍思追道:“快半柱香!

        “半柱香?”魏無羨問:“含光君,我們進來多久了?”

        藍忘機的聲音從迷蒙的白霧后傳來:“近一炷香!

        “你看,”魏無羨道:“我們進來的時間比你們長,你們怎么能跑到我們前面去?折回來才遇上我們!

        金凌終于忍不住插嘴了:“我們沒折回來?我們一直沿著這條路,在朝前方走!

        都在朝前方走,那難不成這條路被動了手腳,化成了一個循環迷陣?

        魏無羨問:“試過御劍飛上去看看嗎?”

        藍思追道:“試過,我感覺往上飛了很長一段距離,但其實并沒有上升多高。而且有一些模糊的黑影在空中流竄,不知是什么,我擔心無法應付,便下來了!

        聞言,眾人都沉默了一陣。魏無羨道:“妖霧,有古怪!

        由于蜀東一帶本來就多霧,一開始他們并未在意義城中的白霧,現下看來,這多半不是天然形成的霧氣。

        藍景儀驚道:“不會有毒吧?!”

        魏無羨道:“毒應該是沒有。咱們都在里面待這么久了,尚且活著!

        金凌道:“早知道我就把仙子帶過來了。都怪你們那頭死驢!

        藍景儀道:“我們還沒怪你那條狗呢!它先動口咬的,被花驢子尥蹶子踢了個正著,怪誰?反正現在兩只哪只也動不了!

        魏無羨道:“什么?!我的小蘋果被狗咬了?!”

        金凌:“那頭驢能跟我的靈犬比嗎?小蘋果是什么東西?!”

        魏無羨:“我的驢啊。你們怎么把它帶下山夜獵了?還讓它受傷了?!”

        藍思追:“嗯……對不起莫公子。你的小蘋……驢在云深不知處每日喧嘩,各位前輩投訴已久,讓我們這次下山夜獵,一定要把它趕走,所以我們就……”

        金凌:“回答我,小蘋果是什么?你給驢取這種名字?”

        藍景儀:“小蘋果怎么啦?它愛吃蘋果,就叫小蘋果。這名字比你養條肥狗叫仙子好十八條街!

        突然之間,鴉雀無聲。

        半晌,魏無羨道:“還有人在嗎?”

        附近一片“唔唔”、“嗚嗚”,表示都在。藍忘機冷冷地道:“喧嘩!

        竟然一次性禁言了所有人。魏無羨忍不住摸了摸嘴唇,心中甚為僥幸。

        正在此時,左前方的白霧中,傳來了腳步聲。

        這腳步聲一走一頓,笨重至極。緊接著,正前方、右前方,側面,后面也傳來了同樣的聲音。雖然霧氣太濃,看不清影子,但腐臭腥臭的味道卻已經飄了過來。

        魏無羨自然不會把區區幾具走尸放在心上,輕輕吹了一聲哨子,尾音溜起,含斥退之意。迷霧之后的那些走尸聽到了哨音,果然頓了下來。

        誰知,下一刻,它們卻猛地沖了過來!

        魏無羨萬萬沒料到,斥令竟然不但不起作用,反而還刺激了它們。他是絕對不可能把“斥退”和“刺激”兩種不同的指令弄混的!

        然而,此刻來不及想更多了。七八條歪歪倒倒的人影浮現在白霧之中。以義城中白霧的濃度,能看到它們的身影,就代表它們已經靠得極近了!

        避塵的冰藍色劍芒破出白霧,圍繞著眾人,在空中飛劃出一個銳利的圈,將數具走尸齊齊攔腰斬斷,旋即收回鞘中。魏無羨松了口氣,藍忘機低聲道:“為何?”

        魏無羨也在想為何:“為何哨令驅不動這幾具走尸?行走緩慢,帶有腐臭之氣,肯定不是什么高階兇尸,這種我應該拍拍手就能嚇跑。若說是我的哨令突然之間失效了,這也絕沒可能,又不是靠靈力驅動。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

        猛然間,他想到了一件事,背上微微沁出一層薄汗。

        不對,并不是“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

        事實上,是出現過的,而且,不止一次。有一種兇尸惡靈,他的確無法操控,也無法驅趕。

        那就是——已經處在陰虎符控制下的兇尸惡靈!

        雖說這個念頭很可怕,所代表的情況很嚴重,讓人很不想承認和接受,但它的確是最合理的一種解釋。畢竟連能夠復原半只陰虎符殘件的人都是存在的,雖然據說已經被清理了,但誰知道被他復原過的陰虎符又落到了誰手里?

        藍忘機似乎解除了施在所有人身上的禁言。藍思追又能說話了:“含光君,是不是情況很危險?我們是不是該立刻出城?可是,霧濃,路走不通,也飛不出去……”

        一名世家子弟道:“好像又有走尸來了!”

        “哪有?我沒聽到腳步聲?”

        “我好像聽到了奇怪的呼吸聲……”那名少年說完才發現自己說了多可笑的話,訕訕閉嘴,另外那名少年道:“我真是服了你了。呼吸聲,走尸是死人,怎么可能會有呼吸聲!”

        話音未落,又有一道粗壯的人影撞了過來。

        避塵再次出鞘,悄無聲息地劃過之后,那道影子的頭和身體分離。同時,發出“潑潑”的怪響,離得近的幾名世家子弟連連驚叫,魏無羨擔心他們受傷,忙道:“怎么了?”

        藍景儀道:“那具走尸身上好像噴了什么東西出來,好像是什么粉末。又苦又甜,又腥!”剛才走尸噴粉,他剛好想開口說胡,嘴里進了不少粉塵,顧不得儀態,一連“呸”了好幾下。走尸身上噴出來的東西那可非同小可,粉末必然還在那片空氣中肆虐,如果貿然靠近,吸入肺腑,可比進了嘴還難辦。魏無羨道:“你們都離那片地方站遠點!你快過,我看看!

        藍景儀道:“哦?晌铱床灰娔,你在哪兒?”

        這伸手不見五指的,舉步難行。魏無羨想起避塵每次出鞘,它的劍光都能穿透白霧,轉頭對身旁的藍忘機道:“含光君,你拔一下劍,讓他走過來!

        藍忘機就站在他身旁,卻沒有應答,也沒有動作。

        忽然,七步之外的地方,亮起了一道冰藍色的澄凈劍光。

        ……藍忘機在那里?!

        那他左邊這個一直站著沉默不語的人是誰?!

        突然,魏無羨眼前一黑,前方沉沉逼過來一張黑色的臉孔。

        之所以為黑色,是因為這張臉上,覆蓋著一層濃濃的黑霧!

        這名霧面人伸手抓向他腰間懸掛的封惡乾坤袋,一抓到手,然而,乾坤袋陡然間鼓脹起來,繩結斷裂,爆出三只糾結作一團、怨氣滾滾的惡靈,劈面朝他襲來!

        魏無羨笑道:“你想搶封惡乾坤袋嗎?那你眼神可不好使,拿我的鎖靈囊干什么!”

        自從上次櫟陽常氏墓地奪走掘墓人剛到手的軀干、讓他鎩羽而歸之后,魏無羨與藍忘機一直留心提防,猜測他必然不肯罷休,伺機行動,隨時可能出現搶奪。果然,他們進了義城,這名掘墓人便想趁大霧和人多口雜的掩護出手了。他也的確得手了,只是魏無羨早就把裝著左手臂的封惡乾坤袋和鎖靈囊掉了包。

        “錚”然,對方向后縱越,拔劍出鞘,旋即傳來惡靈們充滿怨毒之意的尖叫,似乎被他一劍斬得潰亂四散。魏無羨心道:“果然是個修為高的!”

        他喊道:“含光君,挖墳的來了!”

        不必提醒,藍忘機只憑聽就知道異變突生,驀然不應,飛梭般挾著一股凌厲劍氣游走的避塵作出了回答。

        此時情形,不容樂觀。那名掘墓人的劍上覆蓋有一層黑霧,劍光透不出來,在白霧里也隱蔽得很好。藍忘機的避塵劍光卻是擋也擋不住的。他在明,敵在暗,加上對手修為不低,還熟悉姑蘇藍氏的劍路。同樣是迷霧中盲打,他可以無所顧忌,藍忘機卻要留心不能誤傷己方,實在是大大不利。魏無羨聽到幾下劍刃中的之聲,脫口而出:“藍湛?你受傷了嗎?!”

        遠處傳來輕輕一聲悶哼,似乎被傷到了要緊之處,這明顯不是藍忘機的聲音。

        藍忘機道:“怎可能!

        魏無羨笑道:“也是!”

        那人似乎冷笑了一聲,挺劍再戰。避塵的光芒和仙劍相擊之聲越來越遠,魏無羨心知藍忘機不愿誤傷他們,刻意引開戰場,一定要擒住這個人,探個究竟。他去對付掘墓人,那剩下的自然是交給自己了。他轉過身,道:“吸進了粉末的人怎么樣?”

        藍思追道:“他們有點站不住了!”

        魏無羨道:“聚到中間來,報數!

        甚幸,解決了一波走尸,引開了一個掘墓人,沒有其他的東西再來騷擾了。那竹竿敲地的聲音也沒有出來搗亂。剩下的世家子弟們圍到一起,清點人數,一個不少。魏無羨接過藍景儀,摸了摸他的額頭,有點燒。再摸吸入了走尸噴出的粉塵的其他幾名少年,也是如此。翻起他們的眼皮,道:“伸舌頭看看,啊!

        藍景儀:“啊!

        魏無羨:“嗯。恭喜,中尸毒了!

        金凌:“這有什么好恭喜的?!”

        魏無羨道:“也是一種人生經歷,老來談資!

        中尸毒的原因,一般是被尸變者抓咬,或者傷口沾染到了尸變者的壞死血液。修仙者很少能讓走尸靠近身邊來抓咬的,很少中這種毒。眾人翻了翻乾坤袋里所攜帶的丹藥,恰恰沒有一個人帶了治療尸毒的,都是些恢復元氣、治傷的丹藥。藍思追憂心忡忡道:“莫公子,他們會有事嗎?”

        魏無羨道:“現在還沒事,等流進血里流遍全身流進心臟就沒救咯!

        藍思追道:“會……會怎么樣!

        魏無羨道:“尸體怎么樣,你們就怎么樣。好一點爛了臭了,壞一點就變成長毛僵尸,從今往后只能跳著走了!

        中了毒的世家子弟們齊齊倒吸冷氣。

        魏無羨道:“想治是吧?”

        用力點頭,魏無羨道:“想治就聽好,從現在起,全部都乖乖聽我的話,每一個人都要聽!

        雖然這批少年中有幾個還不認識他,但看此人能與含光君平輩相稱,與其親近,還能直呼其名,加上身處一座妖霧彌漫、鬼氣森森的義城,現下又中了毒,發著燒,再加上魏無羨說話總帶著一種什么都不擔心的莫名自信,不由自主就被他牽著鼻子走了,齊聲應道:“好!”

        魏無羨得寸進尺:“讓你們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許違抗。明白沒有?”

        “明白!”

        魏無羨拍掌道:“都起來,沒中毒的背著中毒的,最好是扛著,如果抬著,記得頭和心臟朝上!

        藍景儀道:“我能走啊,為什么要抬著?”

        魏無羨道:“哥哥,如果你活蹦亂跳,血就會流得很快很活,它流進心臟的速度也會很快。所以,一定要少動,最好一動不動!

        那幾名少年立刻站成了一塊僵直的板子,由同伴將他們扛起。一名少年被他的同門扛在背上,嘟噥道:“剛才那具噴出尸毒粉的走尸,真的會呼吸!

        扛著他的那名少年氣喘吁吁地抱怨道:“都跟你說了,會呼吸的,那就是活人了!”

        藍思追道:“莫公子,我們背好了,去哪里?”

        最乖最聽話最省心的就是藍思追了,魏無羨道:“城肯定是暫時出不了。去敲門!

        金凌道:“敲什么門?”

        魏無羨訝然道:“除了房子,還有什么地方有門嗎?”

        金凌道:“你要我們進這些房子里去?外面都已經這樣危機四伏了,誰知道屋子里面還藏著什么東西正在窺伺我們!

        他這話一說出來,所有人立刻覺得,真的有許多雙眼睛,躲在濃霧和房屋之后,正在緊緊盯著他們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不由得毛骨悚然。

        魏無羨道:“不錯,很難說究竟是外面更危險,還是屋子里面更兇險。不過外面已經這樣了,里面再糟也糟不到哪里去了。走吧,事不宜遲,得解毒呢!

        眾人只得依言而行,按照魏無羨的囑咐,每一個人都拉著前一個人的劍鞘,防止在大霧里走散,挨家挨戶砰砰敲門。金凌用力地敲了半天,沒聽到屋子里有回應,道:“這屋子里好像沒人,進去吧!

        魏無羨的聲音遠遠飄來:“誰說讓你沒人就進去的?繼續敲。要進的是有人的屋子!

        金凌道:“你還要找有人的?”

        魏無羨道:“對。好好敲,你剛才敲的太用力了,很不禮貌!

        金凌氣得險些一腳把木門踹垮,最終還是……狠狠在地上跺了跺腳。

        這條長街旁每一家、每一戶都把門閉得嚴嚴實實,任怎么敲也巋然不動。金凌越敲越是煩躁,但所用力道已輕了不少。藍思追卻是一直心平氣和,敲到第十三間鋪子,仍然重復了一次那句重復了數次的話:“請問有人在嗎?”

        忽然,門板動了一下。

        一條細細的黑縫被打開。

        門里很黑,看不清屋子內有什么,門縫之后有什么,開門的人,也沒有說話。

        靠得近的幾名少年不由自主后退了一小步。

        藍思追定定心神,道:“請問是店主嗎?”

        半晌,一個蒼老古怪的聲音從門縫里泄漏出來:“是!

        魏無羨走了過來,拍拍藍思追的肩,讓他也退后,道:“店主,我們出來貴地,霧太大,迷了方向,走了很久,有些累了,不知能不能讓我們借店歇個腳?”

        那個古怪的聲音道:“我這店,不是供人歇腳的!

        魏無羨仿佛一點也不覺得有哪里不對勁,神色如常道:“可貴地沒有其他的店里還有人在了,店主當真不肯行個方便?我們會付報酬的!

        過了一陣,門縫被稍稍打開了些。雖然還是看不清屋里的陳設,但已經能看清門后之人。

        門后站著一個滿頭灰白、面無表情的老太太。

        這老太太雖然勾腰駝背,乍看非常蒼老,但其實皺紋和老人斑不算很多,說是位大娘也可。

        她打開了門,讓開了身,看來是愿意讓他們進去了。金凌大是驚詫,低聲道:“她竟然真的肯讓人進去?”

        魏無羨也低聲道:“那是當然,我一只腳卡在門縫里卡著,她想關門也關不上。要是不讓我進去,我就直接踹門了!

        金凌:“……”

        這座義城已是詭異森然,居住在這里的人,也絕對不會是什么安順良民。這老太太如此形跡可疑,這群少年心里直犯嘀咕,雖然一千個一萬個不愿意進去,但里外不是路,死馬當活馬,無法,只得抱起中毒后僵立不敢動彈的同伴,陸續進門。

        那老太太冷眼在一旁守著,等他們進門了,立刻把門關上。屋子里登時又是一片嚴嚴實實的黢黑。

        魏無羨道:“店主人為何不點燈?”

        老太太咕咕地道:“燈在桌上,自己點!

        藍思追剛好站到一張桌子旁,慢慢摸索,摸到了一盞油燈,摸了一手陳年老灰。他翻出一張火符,燃了,剛剛把它湊近燈芯,無意間抬眼一掃,剎那間一陣冷氣從足下直沖到頭頂,頭皮轟的一聲麻了。

        這間店鋪的堂屋里,密密麻麻、摩肩接踵、擠滿了整整一屋子的人,個個睜大了雙眼,正在一眨不眨地盯著他們!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寫完立刻又要出門……霸王票米昂單還沒整理好,明天感謝,不好意思。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58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