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33章 草木第八

第33章 草木第八

        蜀東一帶河谷眾多,高山屏峙,地勢崎嶇不平,風力微弱,因此許多地方常年霧氣彌漫。

        兩人筆直地朝著那只左手指引的方向前行,經過一個小小的村莊。

        幾圈籬笆圍著茅草蓋頂的土房,一群花色駁雜的母雞小雞在院子里進進出出啄米,一只羽光鮮亮的大公雞站在屋頂上,抖抖雞冠,單腳站立,警惕地轉動脖子,向四面八方掃視。

        甚幸,沒有人家養狗。估計這些村民自己一年到頭都不夠吃幾塊肉,更沒有多余的骨頭來喂狗了。

        村莊前方有一處岔路口,岔向三條不同的方向。其中兩條路都光禿禿的,足跡頗多,看得出經常有人行走。最后一條卻已雜草叢生,厚厚一層覆蓋了路面,一塊方形石板歪歪站在這條路的方向上。石板年歲已久,飽經風霜,一條大縫從頭裂到了腳,石縫里也有枯草鉆出。

        石板上刻了兩個大字,似乎是此路通往之處的地名。下面那個字勉強看得出來是個“城”字,上面那個字則筆畫頗多,字形繁復,又正好被那條裂縫貫穿而過,剝落了許多細碎的小石。魏無羨彎腰撥開亂草,拂去灰塵,依舊看不出來是個什么字。

        偏偏那條左手臂所指的方向,就是這條路。

        魏無羨道:“不如去問問這些村民?”

        藍忘機點了點頭,魏無羨當然不會指望他去問,笑容滿面地走向那幾名正在撒米喂雞的農家女。

        那幾名女子有少有老,見一個陌生的年輕男子走近,都緊張起來,似乎有點想扔了簸箕逃進屋里。魏無羨笑吟吟地說了幾句話之后,她們才慢慢鎮定下來,略羞澀地應答。

        魏無羨指著那塊石碑,問了一句,她們先是齊刷刷的臉色一變,猶豫半晌,才斷斷續續、指指點點地與他交談起來。期間,一眼也不敢多看站在石碑旁的藍忘機。魏無羨認真地聽了一陣,一邊嘴角一直揚著,末了,似乎調轉了話題,引得那幾名農家女也舒展了顏色,又放松下來,不熟練地沖他微笑。

        藍忘機遠遠盯著那邊看,等了半天,也不見魏無羨有回來的意思。他慢慢低下頭,踢了踢腳旁的一塊小石子。

        把這塊無辜的小石子翻來又覆去地碾了好一陣。再抬起頭,魏無羨還是沒回來,反而從懷里拿出一樣東西,交給了說得最多的那名農家女。

        藍忘機呆呆站在原地,實在忍不住了。正在他準備邁開步子走過去時,魏無羨總算是負著手悠悠地踱回來了。

        他站回到藍忘機身邊,道:“含光君,你應該過去的。她們家養了兔子呢!”

        藍忘機卻沒對他的調侃有所反應,狀似冷淡地道:“問出什么了!

        魏無羨道:“這條路通往義城。石碑上的第一個字是‘義’字!

        藍忘機道:“俠義之義?”

        魏無羨道:“我也是這么問的。也對,也不對!

        藍忘機道:“何解!

        魏無羨道:“字的確是那個字,意思卻不對。非俠義之義,乃義莊之義!

        他們踏著亂叢雜草走上這條岔路,將那塊石碑落在身后。魏無羨繼續道:“這幾位姑娘說,自古以來,住在那座城里的人,十之五六都短命,要么短壽,要么橫死,城中供置放尸體的義莊非常多,當地特產棺材紙錢等喪葬陰奉之物,無論是做棺材還是扎紙人都手藝精湛,所以就叫了這個名字!

        藍忘機沒有問為什么城中居民不棄城離走。他們都明白,如果一個地方的人世代扎根于此,是很難讓他們離開的。只有十之五六的人短命,似乎還可以忍受一下,說不定自己就是那另外的十之四五。而且,生在這種窮鄉僻野,離了家鄉,多半就不知道該何去何從了。

        路上除了枯草亂石,還有不易覺察的溝壑。藍忘機目光一直留意著魏無羨的腳下,魏無羨邊走邊道:“她們說,這邊的人很少去義城,里面的人除了送貨出來,也很少離開。這幾年幾乎沒見到人影。這條路已經荒廢了好幾年沒人走了。果然難走!

        藍忘機:“還有呢!

        魏無羨:“還有什么?”

        藍忘機道:“你給了她們何物?”

        魏無羨道:“哦。你說那個?是胭脂!

        他在清河的時候,向打聽行路嶺的那名江湖郎中假道士買過一小盒胭脂,一直帶在身上。魏無羨道:“向人家打聽事情總得給點答謝。我本來要給銀子,把人嚇壞了,不敢收?此齻兒芟矚g那個胭脂的香味,好像從沒用過這種東西,就送出去了!

        頓了頓,他又道:“含光君,你這樣看著我干什么。那盒胭脂是不算好。但現在我又不比從前,整天身上帶一堆花花草草釵釵環環到處送姑娘。真沒別的能送的了,有總比沒有強!

        像是被喚醒了什么很不愉快的回憶,藍忘機眉尖一抽,慢慢扭過了頭。

        沿這條難行的道路前行,雜草漸漸稀少,朝兩旁收攏爬回,路面也逐漸開闊。霧氣卻越來越濃。

        左手臂收攏成拳時,一座破敗的城門出現在長路的盡頭。

        城頭的角樓缺瓦少漆,掉了一個角,異常破敗難看。城墻上盡是不知何人亂畫的涂鴉。城門的紅色幾乎褪成了白色,門釘一顆一顆銹得發黑,兩扇門虛掩著,仿佛剛被人推開一條縫,溜了進去。

        還沒進去,就讓人感覺,這必然是個群魔亂舞的鬼地方。

        魏無羨沿路走來時,一直在四下打量,到了城門前,評價道:“風水真差!

        藍忘機緩緩點頭:“山窮水惡!

        這座義城,四面都是高山峭壁,山體嚴重向中央傾斜,呈壓倒迫脅之勢,仿佛隨時會塌下來。四面八方都被這樣黑魆魆的龐大山巖包圍著,在慘慘的白霧里,比妖魔鬼怪還妖魔鬼怪。

        光是站在這里就讓人胸口發悶心口發慌透不過氣,有一股強烈的威脅感。

        自古以來就有“人杰地靈”之說,反過來的說法也是有的。某些地方由于地勢和所處位置,風水惡劣,天然的一股霉氣縈繞,居住在此地的人容易短命夭折,諸事不順。若是祖祖輩輩都扎根于此,更是霉到了骨子里。而且經常滋生異象,發生尸變、厲鬼回魂等事件的可能是別地的好幾倍。

        顯然,義城就是這樣一個地方。

        這種地方一般位置偏僻,仙門世家管不到,當然,也不想管,很麻煩。比水行淵更麻煩。水行淵還可以驅趕,風水卻是難以改變的。沒人哭喊著求上門來的話,各家族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當做不知道了。

        兩人走到城門前,交換了一個眼神,一人一扇城門,推開。

        “吱呀——”,不堪重負的承軸,載著兩扇沒有對齊的城門,緩緩打開了。

        眼前所見,沒有車水馬龍,也沒有兇尸撲面。

        只有鋪天蓋地的白色。

        大霧彌漫,比城外的霧氣濃郁數倍,只能勉強看清前方有一條筆直的長街,街上沒有人影。兩側是豎立的房屋。

        兩人自然而然朝對方靠近幾步,一起往里走去。

        此刻仍是白天,城里卻寂靜無聲,不但沒有人語,連雞鳴犬吠都聽不到一絲,詭異極了。

        不過,既然是被那條左手臂指定的地點,若是不詭異,那才教人奇怪。

        沿著長街走了一陣,越是深入城中,白霧越是濃重,仿佛妖氣四溢。一開始還能勉強看清十步之外,后來五步之外的輪廓便不能識別。再到后來,幾乎是伸手不見五指了。魏無羨和藍忘機越是走,靠得越是近,肩挨著肩,才能瞧清彼此的臉。魏無羨心中油然而生一個念頭:“若是有人趁著這大霧,悄悄插到我們之間,兩個人變成了三個人,恐怕還不知道會不會被發現!

        這時,他腳底踢到了什么東西,低頭去看,卻無法辨別是何物。魏無羨扯住藍忘機的手,讓他別獨自走了,俯下身瞇眼察看。一顆怒目圓睜的頭顱沖破迷霧,撞入了他的視線。

        這顆頭顱是一個男子面容,濃眉大眼,面頰上兩團異常突兀的腮紅。

        魏無羨方才踢過這顆頭,險些把它踢飛,知道這東西有幾斤幾兩。這么輕的肯定不是真頭。提起來一捏,男子的臉頰塌了一大塊,腮紅也被抹下一片。

        原來是一顆紙扎成的人頭。

        這紙人頭做得惟妙惟肖,妝容夸張,五官卻較為精致。義城特產喪葬陰奉物件,扎紙人的工藝自然不錯。紙人里有替身紙人,民間相信把它們燒給死者,就能替先人在地獄里下油鍋、上刀山吃苦;有丫鬟美女,在陰間侍奉先人。當然,這些只是生者替自己求個安慰而已。

        這顆紙人頭應該是一名“陰力士”,說是送它下去之后,能保護先人魂魄收到的紙錢不被搶走、也不受其他惡鬼欺負。原先一定還配有一個高大扎實的紙身體,不知被誰拽下了頭來,扔到了街上。

        紙人頭的發髻烏黑,一縷一縷,頗有光澤,伸手摸了摸,緊緊粘在頭皮上,仿佛真的是它長出來的頭發。魏無羨道:“手藝當真不錯,是不是取的真人頭發粘上去的?”

        突然,一道細瘦的黑影擦著他快速奔過。

        這道影子來得極其突然,緊緊擦著他的身側跑了過去,剎那間就消失在了濃霧里。避塵自動出鞘,追著那道身影而去,倏地又收回來,合入鞘中。

        剛才那個貼著他溜過去的東西,跑得太快了,絕對不是人能達到的速度!

        藍忘機道:“留神,戒備!

        雖然剛才只是擦肩而過,可難保下一次,它就不會做點別的什么了。

        魏無羨道:“你剛才聽到沒有?”

        藍忘機道:“腳步聲,竹竿聲!

        不錯,方才那短短的一瞬,除了急促的腳步聲,他們還聽到了另一種奇怪的聲音。噠噠噠很是清脆,類似竹竿在地上飛速敲打。不知道為什么會有這種聲音。

        正在這時,前方迷霧之中,又傳來一陣腳步聲。

        這次的腳步聲很輕,很多,很雜,也很慢。仿佛許多人正在謹慎地朝這邊走過來,卻一句話也不說。魏無羨翻手翻出一張燃符,輕飄飄地朝前擲去。若是前方有什么怨氣四溢的東西,它就會燃燒起來,火光多少能照亮一片地方。

        對面的來客也覺察了這邊有人擲出了什么東西,立即反擊,突然發難!

        數道光色不一的劍芒殺氣騰騰襲面而來,避塵飛出鞘在魏無羨面前游了一遭,將劍芒盡數擊退斥回。那邊一陣人仰馬翻,嚷了起來。藍忘機收回避塵,魏無羨道:“金凌?!思追?!”

        金凌的聲音隔著白霧響起:“怎么又是你?!”

        魏無羨道:“我還想問怎么又是你呢!”

        藍思追盡力克制,聲音里卻滿是歡喜:“莫公子你也在?那是不是含光君也來了?”

        一聽藍忘機可能也來了,金凌立刻閉嘴,仿佛突然又被施了禁言。藍景儀道:“一定來了!剛才那是避塵吧!”

        魏無羨道:“嗯,來了,在我身邊。你們都快過來!

        一群少年得知對面是友非敵,如蒙大赦,一股腦圍了過來。除了金凌和藍家的一群小輩,還有七八名身穿其他家族服飾的少年,戒備之色仍未褪去,應當也是身份不低的仙門世家子弟。魏無羨道:“你們怎么都在這里?一出手就這么狠,好在我這邊是含光君,不然傷到普通人怎么辦!

        金凌反駁道:“這里根本就沒有什么普通人。這座城里根本就沒有人!”

        藍思追點頭道:“青天白日,妖霧彌漫,而且竟然沒有一家店鋪開門!

        魏無羨道:“你們是怎么聚到一起的?結伴出來夜獵?”金凌那個看誰都不順眼、跟誰都要打架的橫性,又和藍家這幾名小輩有點摩擦,怎么可能相約一起結伴夜獵。藍思追有問必答,解釋道:“我們本來在……”

        正在此時,迷霧中傳來一陣喀喀喀、噠噠噠,刺耳異常的竹竿敲打地面的聲音。

        諸名小輩齊齊臉色驚|變:“又來了!”

        作者有話要說:  終于發在11點了!發完我就要趕出門去了今天又要忙成狗qaq所以霸王票感謝名單留到下次再整理,o(n_n)o謝謝。

        這此打怪會有溫寧的所以不要糾結他的鎖鏈問題哈哈!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58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