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31章 皎皎第七 4

第31章 皎皎第七 4

        召來溫寧之后,魏無羨心緒微微混亂,難免無法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而藍忘機若是不想被人覺察到他的到來,自然輕而易舉,所以他乍一回頭,看見月光下那張越發冷若冰霜的臉,心跳剎那間一頓,小小一驚。

        他不知道藍忘機來到這里多久了,是不是把他做的事、說的話都聽去了。若是他一開始就沒醉,一路跟在他后面過來的,這場面就越發尷尬了。

        當著面閉口不提溫寧,等人家一睡著就出來召,著實尷尬。

        藍忘機抱著手,避塵劍倚在懷里,神色非常冷淡。魏無羨從沒見過他把不悅的表情擺得這么明顯,覺得他一定要先開口給個解釋,緩和一下僵持的局面,道:“咳,含光君!

        藍忘機不應。

        魏無羨站在溫寧身前,與藍忘機面對面瞪眼,摸了摸下巴,不知為何,一陣強烈的心虛。

        終于,藍忘機放下了持著避塵的手,朝前走了兩步。魏無羨見他拿著劍直沖溫寧而去,以為他要斬殺溫寧,思緒急轉:“要糟。藍湛莫不是真的裝醉,就為了等著我出來召溫寧,再把他斬了。也是,哪有人真的會一碗倒!

        他道:“含光君,你聽我……”

        “啪”的一聲,藍忘機打了溫寧一掌。

        這一掌雖然聽著響亮得很,卻沒什么實際的殺傷力。溫寧挨了一下,只是踉踉蹌蹌倒退了好幾步,晃了晃,穩住身形,繼續站好,面上一片茫然。

        溫寧這幅狀態,雖然并沒有他從前發狂時暴躁易怒,但脾氣也好不到哪里去。就如在大梵山那夜被人圍攻,劍都沒戳他身上,他就將對方盡數掀飛,掐著脖子提起來。如果魏無羨不阻止,他必然會把在場者一個一個全都活活掐死?涩F在藍忘機打了他一掌,他卻仍然低著頭,一副不敢反抗的模樣。魏無羨略感奇怪,但更松了口氣。溫寧若是還手,他倆打起來就更不好調解了。這時,藍忘機似乎還嫌這一掌不夠表達他的憤怒,又推了溫寧一掌,直把他推出幾丈之外。

        他很不高興地沖溫寧道:“走開!

        魏無羨終于注意到,有哪里不對勁了。

        藍忘機這兩掌,無論是行為抑或言語,都非!字。

        把溫寧推出了足夠的距離,藍忘機像是終于滿意了,轉過身,走回來,站到魏無羨身邊。

        魏無羨仔仔細細地盯著他看。

        他的臉色和神情,沒有任何異樣。甚至比平時更嚴肅,更一本正經,更無可挑剔。抹額佩戴得極正,臉不紅,氣不喘,走路帶風,腳底穩穩當當?瓷先,還是那個嚴正端方、冷靜自持的仙門名士含光君。

        但是他一低頭,發現,藍忘機的靴子,穿反了。

        他出來之前,幫藍忘機把靴子給脫了,甩在床邊。而現在,藍忘機的左靴穿到了右腳,右靴穿到了左腳。

        出身名門、極重風度禮儀的含光君,絕不可能穿成這樣就出門見人。

        魏無羨試探著道:“含光君,這是幾?”

        他比了一個二。藍忘機不答,肅然地伸出雙手,一左一右,認真地握住了他的兩根手指。

        “啪”,避塵劍被主人落到了地上。

        魏無羨:“……”

        這絕對不是正常的藍湛!

        魏無羨道:“含光君,你是不是醉了!

        藍忘機道:“沒有!

        喝醉的人都是不會承認自己醉了的。魏無羨抽回手指,藍忘機還維持著握住他手指的姿勢,專注地虛捏著兩個拳頭。魏無羨無言地看著他,在冷冷的夜風中,抬頭望月。

        人家都是醉了再睡,藍忘機卻是睡了再醉。而且他醉了之后,看起來和平時沒有任何區別,以至于讓人難以判斷。

        魏無羨昔年酒友不少,看過人醉后千奇百怪的丑態。有嚎啕大哭的,有咯咯傻笑的,有發瘋撒潑的,有當街挺尸的,有嚶嚶嚶“你怎么不要我了”的,還是頭一次看到藍忘機這樣不吵不鬧、神色正直,行為卻無比詭異的。

        他抽了抽嘴角,強忍笑意,撿起被扔在地上的避塵,背在自己身上,道:“好了,跟我回去吧!

        不能放著這樣的藍忘機在外面亂跑啊。天知道他還會干什么。

        好在,藍忘機醉了之后,似乎也很好說話,風度頗佳地一頷首,和他一起邁開步子。若是有人路過此地,一定會相信這是兩個知交好友在夜游漫談。

        身后,溫寧默默地跟了上來,魏無羨正要對他說話,藍忘機猛地轉身,又是怒氣沖沖的一掌。這次,拍到了溫寧腦袋上。

        溫寧的頭被拍得一歪,低得更低了,明明面部肌肉僵死,沒有任何表情,一對眼白,也無所謂什么眼神,卻讓人能看出一副很委屈的樣子。魏無羨哭笑不得,拉住藍忘機的手臂:“你打他干什么!”

        藍忘機用他清醒的時候絕對不會用的威脅口吻對溫寧道:“走開!”

        魏無羨知道,不能跟喝醉了的人反著來,忙道:“好好好,依你,走開就走開!闭f著拔出竹笛?伤沒將笛子送到唇邊,藍忘機一把搶過來,道:“不許吹給他聽!

        魏無羨揶揄道:“你怎么這么霸道呀!

        藍忘機不高興地重復道:“不許吹給他聽!”

        魏無羨發現了。醉酒的人常常有很多話說,藍忘機平時卻不怎么愛開口,于是他喝多了之后,就會不斷重復同一句話。他心想,藍忘機可能是不喜歡他以笛音操控溫寧,得順著他的毛摸,便道:“好吧。只吹給你聽!

        藍忘機滿意地“嗯”了一聲,笛子卻不還給他了。

        魏無羨只得吹了兩下哨子,對溫寧道:“還是藏著,不要被人發現了!

        溫寧似乎很想跟過來,但得了指令,又害怕被藍忘機再打幾掌,慢騰騰地轉過身,拖拖拉拉、叮叮當當,頗有些垂頭喪氣地走了。

        魏無羨對藍忘機道:“藍湛,你醉了怎么臉都不紅一下!

        因為藍忘機看上去太正常了,比魏無羨還要正常,所以他也忍不住用對正常人的口吻和他對話。誰知,藍忘機聽了這句,突然伸手,攬住他的肩膀,往懷里一拽。

        猝不及防,魏無羨被拽得一頭撞在他胸膛上。

        正暈著,藍忘機的聲音從上方傳來:“聽心跳!

        “什么?”

        藍忘機道:“臉看不出,聽心跳!

        說話時,他的胸膛隨著低音而震動,一顆心臟正在持續有力地跳動,咚咚、咚咚,有些偏快。魏無羨把頭□□,會意:“看臉看不出來,得聽心跳才判斷的出來?”

        藍忘機老實地道:“嗯!

        魏無羨捧腹。

        難道藍忘機的臉皮這么厚,紅暈都透不出來么?

        喝醉了之后的藍忘機竟然如此誠實,而且行為和言語也比平時……奔放多了!

        難得看見如此誠實坦率的藍忘機,教魏無羨以禮相待、而不使點兒壞,那怎么可能呢?

        他把藍忘機趕回了客棧。進了房,先把他摁到床上,把他那雙穿反的靴子脫了,考慮到他現在應該不會自己擦臉,便弄了一盆熱水和一條布巾進來,擰干了,疊成方巾,除下藍忘機的抹額,在他臉上輕輕擦拭。

        這過程中,藍忘機沒有任何反抗,乖乖任他搓圓揉扁。除了布巾擦到眼睛附近時會瞇起眼,一直盯著他在看,眼皮一眨不眨。魏無羨肚子里打著各種壞主意,忍不住在他下巴上搔了一下,笑道:“看我干什么?好看么?”

        剛好擦完了,不等藍忘機答話,魏無羨把布巾扔進水盆里,道:“洗完臉了,你要不要先喝點水?”

        身后沒動靜,他回頭一看,藍忘機捧著水盆,已經把臉埋了進去。

        魏無羨大驚失色,忙搶回來把水盆挪開:“不是讓你喝這里面的水!”

        藍忘機平靜淡定地抬起頭,滴滴透明的水珠從下頜滑落,打濕了前襟。魏無羨看著他,心中一言難盡:“……他這是喝了還是沒喝?藍湛最好是酒醒之后什么都不記得,不然這輩子算是沒臉見人了!庇眯渥訋退恋袅讼骂M的水珠,道:“含光君,我說什么你就做什么嗎?”

        藍忘機道:“嗯!

        魏無羨:“我問什么你答什么?”

        藍忘機:“嗯!

        魏無羨將一只膝蓋壓上床,勾起一邊嘴角,道:“那好。我問你,你——有沒有偷喝過你屋子里藏的天子笑?”

        藍忘機:“否!

        魏無羨:“喜不喜歡兔子?”

        藍忘機:“喜!

        魏無羨:“有沒有犯過禁?”

        藍忘機:“有!

        魏無羨:“有沒有喜歡過什么人?”

        藍忘機:“有!

        魏無羨問的問題都點到而止,并非真的趁機套藍忘機的**,只是確認他是否的確有問必答。他繼續問:“江澄如何?”

        皺眉:“哼!

        魏無羨:“溫寧如何!

        冷淡:“呵!

        魏無羨笑瞇瞇指了指自己:“這個如何?”

        藍忘機:“我的!

        “……”

        藍忘機盯著他,一字一頓,清晰無比地道:“我的!

        魏無羨忽然了然了。

        他取下避塵,心道:“剛才我指著自己,藍湛是把我說的‘這個’理解成了我背著的避塵吧!

        想到這里,他下了床,拿著避塵在房間里從左走到右,從東走到西。果然,他走到哪里,藍忘機的目光也緊緊追隨著他轉到哪里。坦誠無比,坦蕩無比,直白無比,赤|裸無比。

        魏無羨被他幾乎是熱情如火的眼神逼得簡直站不住腳,把避塵舉到藍忘機眼前:“想要嗎?”

        藍忘機道:“想要!

        似乎覺得這樣不夠證明自己的渴求,藍忘機一把抓住他拿著避塵的那只手,淺色的眸子直視著他,輕輕喘了一口氣,咬字用力地重復道:“……想要!

        魏無羨明知他醉得一塌糊涂,明知這話不是對自己說的,可還是被這兩個字砸得一陣手臂發軟,腿腳發軟。

        他心道:“藍湛這人真是……若是他對一個姑娘這樣實誠熱烈,那該是多可怕的一個男人!”

        定定心神,魏無羨道:“你,是怎么認出我的?為什么幫我?是不是因為屠戮玄武洞里那次?”

        藍忘機輕輕啟唇,魏無羨湊得近了一些,要聽他的答案。忽然,藍忘機舉手一推,把魏無羨推倒在了床上。

        燭火被一揮而滅,避塵劍又被主人摔到了地上。魏無羨被推得眼冒金星,道:“藍湛?!”

        腰后某個熟悉的地方被拍了一下,他感覺又像在云深不知處第一晚時那樣,渾身酸麻,動彈不得。藍忘機收回手,在他身側躺下,給兩人蓋好被子,道:“亥時到。休息!

        原來是藍家人那可怕的作息規律發揮了作用。魏無羨被打斷了盤問,望著床頂,道:“咱們不能一邊休息一邊聊聊天嗎?”

        藍忘機道:“不能!

        ……也罷,總有機會再把藍忘機灌醉,遲早會問出來的。

        魏無羨道:“藍湛,你解開我。我訂了兩間房,咱們不用擠一張床!

        藍忘機的手伸了過來,在被子里摸索了一陣,慢吞吞地開始解他的衣帶。魏無羨喝道:“行了!好了!不是這個解。!嗯。!好的!我躺著,我睡覺。!”

        黑暗中,一片死寂。

        沉默了半晌,魏無羨又道:“我總算知道為什么你們家禁酒了。一碗倒,還酒品差。要是藍家人喝醉了都像你這樣,該禁。誰喝打誰!

        藍忘機閉著眼睛,舉手捂住了他的嘴。

        他道:“噓!

        魏無羨一口氣堵在胸口和唇齒之間,提不上來,壓不下去。

        好像自從回來之后,他每次想像以前那樣戲弄藍忘機,最終都變成了自作自受。

        不應該?!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錯?!

        作者有話要說:

        最近白天比較忙,沒時間寫,所以這幾天還是晚上更。一有空我會盡快改到11點的。

        謝謝蝶雨珞瓔的火箭炮。

        謝謝楊二蛋、老臉一紅(2)、噗噗噗、瀾滄、blackmarker的手榴彈。

        謝謝簡慕心安(3)、寶玉哥、猴小八、火燎金剛大白兔、陌羊子(2)、布都御魂、amei、jyu1t、丁鈴鈴、七訣、不歸路、123、sulin、濯漣、zcw、舉身赴清池、喬少爺~喬十七(2)、尼斯湖水鬼、giata、saival、姝勰、blackmarker、羅羅。。的地雷。

        附上糖糖畫的q版藍二哥哥和猴小八巨巨畫的騷擾好學生的壞學生(。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58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