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25章 陰鷙第六 3

第25章 陰鷙第六 3

        他只在無意之間退了一步,腳底卻一崴,紫電爬過的地方一陣無力的酥麻感傳來,看上去似乎險些撲跪在地。

        藍忘機神色一變,搶上前來,像上次在大梵山時那樣死死鉗住他的手腕,扶穩了他,單膝落地就要去察看他的腿。魏無羨頗受驚嚇,忙道:“別別別含光君,你不用這樣!”

        藍忘機微微仰首,淡色的眸子盯了盯他,低頭,繼續挽他的褲腿。魏無羨手還被他牢牢抓著,沒法子,只得望天。

        他腿上全都是一片黑淤淤的惡詛痕。

        藍忘機看了半晌,才澀聲道:“……我只離開了幾個時辰!

        魏無羨哈哈道:“幾個時辰很長了,什么都有可能發生。來來平身平身!

        他反手把藍忘機拽了起來,道:“普通的惡詛痕而已,等它來找我的時候打散了就行。含光君你可要幫我,你不幫我我可應付不來。對了,你抓到人了沒?是不是他?人在哪兒?”

        藍忘機把目光投向長街遠處一家店前的幌子,魏無羨便朝那家店走去。方才沒覺察,現在才覺得腿腳有些發麻,甚幸江澄還控制了紫電的強度,否則就不只是發麻這么簡單了,劈焦都不在話下。魏無羨道:“先去審問,把石堡的事情解決了吧!

        藍忘機站在他身后,忽然出聲喚道:“魏嬰!

        魏無羨身形頓了頓。

        須臾,他像是沒聽到這個名字似的,應道:“什么事?”

        藍忘機道:“是從金凌身上移過來的嗎!

        這不是一句疑問,而是一句陳述。

        魏無羨不置可否。藍忘機又道:“你遇到江晚吟了!

        惡詛痕上還殘留有紫電留下來的印記,并不難判斷。魏無羨轉過身,道:“只要兩個人都活在世上,遲早會遇到的!

        藍忘機似乎并沒有和他多糾纏這個話題的意愿,道:“你的腿,別走了!

        魏無羨道:“不走你背我?”

        “……”藍忘機靜靜看著他,魏無羨心中登時一抹不祥的陰影掠過。

        若是從前的藍湛,一定會被他這句嗆住,要么甩冷臉,要么不理不睬。但換成如今的藍湛,會怎么樣應對,可真難說。果然,藍忘機聞言便站到了他身前,似乎真的俯下身、彎下膝來,紆尊降貴地去背他。魏無羨又受了一次驚嚇,忙道:“打住打住,我隨口說說而已。被紫電抽了兩下麻了而已,又不是腿斷了。大男人還要人背,太難看了!

        藍忘機道:“很難看嗎?”

        魏無羨道:“嗯!

        默然片刻,藍忘機道:“可你也背過我的!

        魏無羨道:“有這種事嗎?我怎么不記得!

        藍忘機淡淡地道:“你從來不記得這些!

        魏無羨道:“誰都說我記性不好,好吧,不好就不好。反正,不背!

        藍忘機問道:“真的不要背?”

        魏無羨斬釘截鐵道:“不背!

        兩人相對站了片刻,忽然,藍忘機一手環上他的背,微微附身,另一手去抄他的膝彎。

        一抄便抄了起來,把魏無羨整個人都懸空抱在了手臂中。

        魏無羨怎么也沒料到“不背”的下場是這個,悚然道:“藍湛。!”

        藍忘機抱著他,走得十分平穩,答得也十分平穩:“你說不要背的!

        魏無羨道:“那也沒說讓你這樣抱?”

        此時已入夜,街上并無行人,無論是誰,臉都沒丟得太大。魏無羨也不是個面皮薄的人,被抱著走了一段便放松下來,笑道:“你要比誰臉皮厚是吧?”

        那陣清洌洌的檀香縈繞身側,藍忘機不去看他,平視前方,八風不動,依舊是一張正直無比、嚴肅無比的冷淡面容。魏無羨見他充耳不聞、油鹽不進,心想:“沒想到藍湛報復心還挺強。從前我戲弄他,叫他吃沒趣。如今他一樣一樣都要討回來,叫我吃沒趣。這可太長進了。不光修為長進,臉皮也長進了!

        他道:“藍湛,你在大梵山就認出我了吧!

        藍忘機道:“嗯!

        魏無羨問:“怎么認出的?”

        藍忘機垂下眼睫,看了他一眼:“想知道?”

        魏無羨肯定地應:“嗯!

        藍忘機道:“你自己告訴我的!

        魏無羨道:“我自己?因為金凌?因為我召來了溫寧?都不是吧?”

        想是被提及了什么羞人的事,藍忘機眼底似乎漾起了一片的漣漪。然而,這微不可查的波動轉瞬即逝,立刻回復為一泓深潭。他肅然道:“自己想!

        魏無羨道:“就是想不到才問你的!”

        這回,任他怎么追問,藍忘機卻閉口不答了。魏無羨抓撓刨底無果,又道:“那換個問題。你為什么幫我?”

        藍忘機從容道:“同上!

        他抱著魏無羨進入客棧,除了大堂柜臺的伙計噴了一口水,沒什么圍觀者作出太出格的舉動。他們來到房門前,魏無羨道:“好了,到了,該放我下來吧。你沒多余的手開……”

        話音未落,藍忘機便做了一個很失禮儀的舉動。這也許是他目前為止的人生中第一次做這種粗魯的舉動。

        他抱著魏無羨,踢開了門。

        兩扇門一彈開,扭扭捏捏坐在里面的人立刻哭道:“含光君,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

        待看清門外兩人是用什么姿勢進來的之后,他目光呆滯地勉強接完了最后一句:“……我真的不知道!

        果真是“一問三不知”。

        藍忘機恍若未見,把魏無羨抱進門來,放到席子上。聶懷桑只覺慘不忍睹,立刻展開折扇,擋住自己的臉,表示“非禮勿視”。魏無羨越過折扇,打量一番。

        他這位昔年同窗,這么多年也沒多大變化。當年什么樣,如今還是什么樣。一副可任意揉捏的溫順眉目,一身行頭品味頗佳,必然花了不少心思在這上面。說他是位玄門仙首,卻不如說他是個閑人。穿上龍袍也不像太子,佩著長刀也不似家主。

        他死不承認,藍忘機便把黑鬃靈犬咬下來的那篇衣料放到了桌面上。聶懷桑捂了捂他缺了一片的袖子,愁云慘淡地道:“我只是恰好路過。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魏無羨道:“你不知道,那我來說,看看你會不會聽著聽著,就知道了什么!

        聶懷桑囁嚅著不知該如何應對。魏無羨便說了。

        “清河行路嶺一帶,有‘吃人嶺’和‘吃人堡’的傳言,卻并沒有任何真實的受害者。所以,這是謠言。而謠言則會讓普通人遠離行路嶺。所以,它其實是一道防線。而且只是第一道!

        “由第一就有第二。第二道防線,是行路嶺上的走尸。即便是有不畏懼吃人堡傳言的普通人闖上嶺來,或者誤入嶺中,看見行走的死人,也會落荒而逃。但這些走尸數量少,殺傷力低,所以并不會造成真正的傷害!

        “第三道防線,則是那座石堡附近的迷陣。前兩道防的都是尋常人,只有這一道,防的是玄門修士?勺饔梅秶矁H限于普通的修士,如果遇上持有靈器或靈犬、專破迷陣的修士,或者含光君這種等級的仙門名士,這道防線也只能被破解!

        “三重防備,為的就是不讓行路嶺上那座石堡被人發現。修建石堡的人到底是誰再明白不過了。這里是清河聶氏的地界,除了聶家,沒有別人能輕易在清河設下這三道關卡。何況你還剛好出現在石堡附近,留下了證據。一定要說這是巧合,沒有人會相信!

        “聶家在行路嶺上建造一座吃人堡究竟有什么目的?墻壁里的尸體又都是從哪里來的?是不是它吃進去的?聶宗主,今日你若是不在這里說清楚,只怕今后捅出去了,玄門眾家一同討伐質問,到時候你要說,也沒人肯聽你說、相信你所說了!

        聶懷桑自暴自棄一般地道:“……那根本不是什么吃人堡。那……那只是我家的祖墳!”

        魏無羨奇道:“祖墳?誰家祖墳里面不放尸體,棺材里面卻放刀?”

        聶懷?迒手樀溃骸昂饩,在我說之前,你能不能發一個誓,看在兩家世交、我大哥又與你大哥結義過的份上,接下來無論我說什么,你……還有你旁邊這位,都千萬不能傳出去。萬一日后捅出去了,兩位也幫我說幾句話,做個見證。你向來最守信用,你只要發誓,我就相信!

        藍忘機道:“如你所愿!

        魏無羨道:“你說它根本不是什么吃人堡,那么它沒有吃過人?”

        聶懷桑咬牙,老老實實道:“……吃過的!

        作者有話要說:  脫馬脫得非常淡定。因為早就脫得差不多了。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57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