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19章 陽陽第五

第19章 陽陽第五

        魏無羨趴了一夜,思考這些年來在藍忘機身上究竟發生了什么。

        第二日清晨睜開眼睛,藍忘機人走得不知所蹤,他則躺在榻上,雙手放在身側,被擺成了一個規規矩矩、安分守己的姿勢,身上還蓋著被子。

        魏無羨一把掀了被子,右手五指埋入頭發中。睡了半夜,心頭那股荒謬又悚然的莫名感仍然揮之不去。

        靜室的木門輕輕叩了兩下,藍思追的聲音在外響起:“莫公子?你醒了嗎?”

        魏無羨:“這么早叫我干什么?!”

        藍思追:“早……已經巳時了!

        藍家人都是卯時作亥時息,及其規律,魏無羨則是巳時作丑時息,也很規律,整整比他家晚了一個時辰。他趴了半夜,腰略酸,道:“我起不來!

        藍思追:“呃,你又怎么啦?”

        魏無羨:“我怎么了。我被你們家含光君睡了!”

        藍景儀的聲音也氣勢洶洶由遠到近響了起來:“你再胡說八道我們可饒不了你。出來!”

        魏無羨冤枉道:“真的!他睡了我一整夜!我不出去,我沒臉見人,你們為什么不進來!

        含光君的住所旁人不能隨意踏入,他們也只能在外喊喊了。藍景儀怒道:“真是沒羞沒臊!含光君又不是斷袖,他睡你?!你別去睡他就感恩蒼天了。起來!把你那頭驢子牽走,好好治治它,喧嘩死了!”

        提到他的坐騎,魏無羨忙一骨碌爬起:“你對我的驢怎么了?!你不要動它,它可會尥蹶子了!

        他出了靜室,由這兩人領到一片青草地上,那頭花驢子果然在大叫不止,喧嘩不已。大叫的原因是因為它要吃草,但是那片草地上聚集著十幾團滾滾的白絨球,讓它無法下嘴。

        魏無羨喜道:“好多兔子!來來來,叉起叉起,烤了!”

        藍景儀七竅生煙:“云深不知處禁止殺生!趕緊讓它閉嘴,早讀的都來問過好幾次了!”

        魏無羨把拿給他的早膳里的蘋果給它吃了,果然,花驢子一啃蘋果就顧不上叫,咔擦咔擦嚼動嘴皮子。魏無羨一邊摸著它的后頸,一邊打這幾名小輩身上通行玉令的主意。他指著滿地圓滾滾的白兔子,道:“真的不能烤?是不是烤了就要被趕下山去?”

        藍景儀道:“這是含光君養的,你敢烤!”

        魏無羨聽了,險些笑倒在地,心想:“藍湛這人真是!以前送他他都不要,現在自己偷偷摸摸地養了一大群。還說不要,哄誰?饒命,他居然喜歡這種白乎乎毛乎乎的小東西!他能怎么養?含光君板著臉抱著個兔子,哎喲我要不行了……”

        可再一想起昨晚那個光景,他忽然又笑不出來了。

        正在這時,從云深不知處的西面,傳來了陣陣鐘聲。

        這鐘聲和報時辰的鐘聲截然不同,急促又激烈,仿佛有個害了失心瘋的狂人在敲打。藍景儀與藍思追臉色大變,顧不得再跟他插科打諢,甩下他就奔。魏無羨心知有異,連忙跟上。

        鐘聲是從一座角樓上傳來的。

        這座角樓叫做“冥室”,四周墻壁皆是以特殊材料制成,篆有咒文,是藍家招魂專用的建筑。當角樓上鐘聲自發大作之時,便說明發生了一件事:在里面進行招魂儀式的人,出了意外。

        角樓之外,圍過來的藍家子弟與門生越來越多,可沒有一個人敢貿然進入。冥室的門是一扇漆黑的木門,牢牢鎖住,只能從里面打開。從外部暴力破壞不僅困難,也違反禁忌。況且,招魂儀式出了意外,這是很可怕的事情,因為誰也不知道究竟會召來什么東西的魂魄,冒冒失失闖入會發生什么。而自從冥室建立以來,幾乎從來沒出現過招魂失敗的情況,這就更讓人心中惴惴了。

        魏無羨見藍忘機沒有出現,預感不妙。若是藍忘機還在云深不知處,聽到警鐘鳴響應該立刻趕過來才對,除非……突然,黑門砰地被撞開,一名白衣門生跌跌撞撞沖了出來。

        他腳底不穩,一沖出來便滾下了臺階。冥室的門旋即自動關上,仿佛被誰憤怒地摔了上去。

        旁人連忙七手八腳將這名門生扶起。他被扶起后立刻又倒下,不受控制地涕淚滿面,抓著人道:“不該的……不該招的……萬萬不該啊……”

        魏無羨一把抓住他的手,直視他的眼睛,沉聲道:“你們在招什么東西的魂?還有誰在里面?!”

        這名門生似乎呼吸十分困難,張嘴道:“含光君,讓我逃……”

        話沒說完,殷紅的鮮血從他的鼻子和嘴巴里一涌而出。

        魏無羨將人推進藍思追懷里。那支草草制成的竹笛還插在腰間,他兩步邁上數級的臺階,踹了一腳冥室的大門,厲聲喝道:“開!”

        冥室大門張嘴狂笑一般,霍然開啟。魏無羨旋即閃身入內。大門緊跟在他身后合上。幾名門生大驚,也跟著沖上去,那門卻無論如何也打不開了。

        藍景儀撲在門上,又驚又怒,脫口而出:“這瘋子究竟是什么人?!”

        藍思追扶著那名門生,咬牙道:“……先不管他什么人,來幫我。他七竅流血了!”

        魏無羨一進入冥室,便感覺一陣壓抑的黑氣逼面而來。

        這黑氣仿佛是怨氣、怒氣和狂氣的混合體,幾乎肉眼可見,被它包圍其中,人的胸口隱隱悶痛。冥室內部長寬都是三丈有余,四個角落東倒西歪昏著幾個人。地面中央的陣法上,豎立著這次招魂的對象。

        沒有別的,只有一條手臂。正是從莫家莊帶回來的那只!

        它截面向地,一根棍子般直挺挺地站立著,四指成拳,食指伸出,似乎在指著某個人。充斥了整個冥室的源源不絕的黑氣,就是它散發出來的。

        參與招魂儀式的人逃的逃、倒的倒,只有東首主席之方位上的藍忘機還端正地坐著。

        他正襟危坐,身側橫著一張古琴,手并未放在弦上,琴弦卻兀自震顫嗡鳴不止。原本他似乎在凝神傾聽什么東西的聲音,覺察有人闖入,這才抬首。

        藍忘機一向臉上波瀾不驚,魏無羨看不出他什么心思,旋身踩在了西首的方位上,將竹笛從腰間拔出,舉到唇邊。

        西首上,原本坐鎮的是藍啟仁,而他此刻已經歪倒在一旁,和那名逃出冥室的門生一樣,七竅流血,神智盡失。魏無羨頂替了他的位置,與藍忘機遙遙相對。

        莫家莊當夜,魏無羨先以哨聲相擾,藍忘機再遠遠以琴音相擊,他們兩個無意中聯手,才壓制住了這條手臂。藍忘機與他目光相接,了然于心,右手抬起,一串弦音流瀉而出,魏無羨當即以笛音相和。

        他們所奏此曲,名為《招魂》。

        以死者尸身、尸身的某一部分、或生前心愛之物為媒介,使亡魂循音而來。通常只要一段,就能在陣中看到亡魂的身形浮現出來?伤磺磳⒆嗄,也沒有魂魄被召來。

        那只手臂憤怒了一般,通體青筋暴起,空氣中的壓抑感更重了。

        若此時鎮守西方的是別人,也逃脫不了藍啟仁那樣七竅流血的下場,早已支撐不住倒下了。魏無羨暗暗心驚:他和藍忘機同奏《招魂》也無法將亡魂召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除非……除非這名死者的魂魄,和它的尸體一起被割裂了!

        看來這位仁兄比他慘一點點。當初他雖然尸體被咬得比較碎,但好歹魂魄是齊全的。

        《招魂》無用,藍忘機指間調子一轉,改奏起了另一曲。

        這支曲子與方才詭譎森然、仿若喚問的調子截然不同,靜謐安然,曲名《安息》。這兩支曲子都是流傳甚廣的玄門名曲,誰會彈奏吹奏都不稀奇,魏無羨自然而然地跟了上去。

        夷陵老祖的笛子名為“陳情”,威名遠揚。他此時以竹笛應和,故意吹得錯漏頗多、氣息不足,令人不忍卒聽。藍忘機估計從來沒和如此糟糕的人合奏過,彈了一陣,面無表情地抬眼看他。

        魏無羨厚著臉皮裝作看不見,轉個身繼續吹,還吹跑了兩句的調子。若是藍啟仁醒著,必然要破口大罵,讓他不會吹就別吹,不要擾亂和玷污藍忘機的琴音。

        可即便他吹成了這個德性,效力卻分毫不減,那只手在笛聲與琴音的聯合壓制下,緩緩垂了下來。須臾,冥室大門彈開,日光潑地而入。

        大約是角樓上的警鐘停止了鳴響,原先圍在冥室外的子弟與門生們都沖了進來。藍思追道:“含光君,莫公子,你們……”

        終于停止了這場可怕的合奏,藍忘機將手壓在弦上,制止了琴弦的嗡鳴,道:“救人!

        藍思追會意,召集其他人,將冥室里七竅流血的幾位前輩身體放平,實施救治。他們在施針送藥,另一撥門生則抬來了一尊銅鐘,重新將那只手臂罩在里面,F場雖忙碌,卻井然有序,且輕聲細語,沒有任何人發出喧嘩聒噪之聲。

        魏無羨將竹笛插回腰間,在那尊銅鐘之旁蹲下,摩挲著上面的金文,心中思索。

        莫家莊當夜,他判斷,這條手臂的怨氣都是因為被分尸而引起的。因為知道過不久便有援手趕到,他沒有細究?扇羰瞧胀ǖ姆质,怨氣縱使強烈,殺傷力卻不至于這么大。

        藍啟仁這種知名之輩,主持過的招魂儀式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其中不乏厲鬼兇靈,連他都被它怨氣反撲所傷,七竅流血,至今仍昏迷不醒?峙逻@只手臂主人的身份,沒這么簡單。

        十有**,也是一名修仙者。而且,極有可能是一位身份尊貴、力量強大、有著莫大冤恨的修仙者。

        但,并沒有聽說哪位聞名的世家仙首是被分尸而死的,或者死后尸體失蹤了。

        他抬頭看了看藍忘機。

        姑蘇藍氏嚴遵三法:度化第一,鎮壓第二,滅絕第三。這條手臂已殺傷數條人命,明顯超度不了,照理說,藍家人把它帶回來后,應該做的是第二步,鎮壓。

        而藍家卻并沒有這么做,選擇的是招魂。想一想,也能想通為什么。

        不同品級的召陰旗,有不同的畫法和威力。藍思追他們在莫家莊畫的那幾面,作用范圍只有方圓五里。

        而被召來的這只手,殺氣很重,以人骨肉血氣為食。如果它一開始就存在于莫家莊方圓五里的范圍之內,以它的兇殘程度,絕不會風平浪靜,莫家莊更不可能只是在夜里被走尸驚擾?墒,在藍家人抵達莫家莊狩獵之后,它才突然出現,若說它不是被人故意趁這個時機、投放到這個地點的,實在有些勉強。

        此舉針對的是誰,不言而喻。藍忘機不會想不到個中蹊蹺,姑蘇藍氏必然要刨根問底。

        那邊,藍思追道:“含光君,想不到這條手臂……如此棘手。丹藥和施針都無效,這該如何是好?”

        魏無羨就等著有人挑起話頭,忙道:“這還不簡單!追本溯源,找到它的尸身,就能找到救人的辦法了!

        若能找到這條手臂的尸身,便能順藤摸瓜揪出死者的身份,和暗中攻擊姑蘇藍氏者的線索。而他,則可以借此機會下山,尋一機會溜之大吉?芍^是一箭三雕,皆大歡喜。

        藍景儀雖然知道他肯定不是個瘋子,但總也忍不住要用譴責的口氣對他說話,道:“你說得簡單,招魂招不出來,鬧成這個樣子,上哪兒去找?”

        魏無羨道:“上哪兒去找?不是指給你看了嗎?”

        藍景儀疑惑:“指給我看?誰?哪兒?”

        魏無羨笑道:“問你們家含光君去!

        藍忘機看了他一眼,道:“西北!

        那條手臂指的方向,正是西北方。

        作者有話要說:  下山走主線去咯。

        謝謝寶玉哥(2)、九木的箭炮

        謝謝左佐右左、丁鈴鈴、寶玉哥、rawlly的手榴彈

        謝謝猴小八(9)、老臉一紅(5) 溫骨頭(2)、九棄、小取、蒼白的骨頭、alu4649、七訣、羅羅。。、目眩、mslair、噗噗噗(2)、十二重、kelly、一一、4seasons、草牙、鱸魚湯、宗政玥、雪色、聽頌丶、七訣、丁鈴鈴、喬少爺~喬十七、zengfengzhu、siberrabbit、路過、冬天里的故鄉、艾黎西婭的地雷。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57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