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14章 雅騷第四 4

第14章 雅騷第四 4

        藍忘機并不去看魏無羨,頷首示禮,淡聲道:“方法有三:度化第一,鎮壓第二,滅絕第三。先以父母妻兒感之念之,了其生前所愿,化去執念;不靈,則鎮壓;罪大惡極,怨氣不散,則斬草除根,不容其存。玄門行事,當謹遵此序,不得有誤!

        眾人長吁一口氣,心內謝天謝地,還好這老頭點了藍忘機,不然輪到他們,難免漏一兩個或者順序有誤。藍啟仁滿意點頭,道:“一字不差!鳖D了頓,他又無不譏諷地道:“若是因為在自家降過幾只不入流的山精鬼怪、有些虛名就自滿驕傲、頑劣跳脫,遲早會自取其辱!

        魏無羨挑了挑眉,看了一眼藍忘機的側臉,心道:“原來這老頭早就聽過我的名字了,叫他的好學生一起來聽學,是要我好看來著!

        他道:“我有疑!

        藍啟仁道:“講!

        魏無羨道:“雖說是以‘度化’為第一,但‘度化’往往是不可能的!似渖八,化去執念’,說來容易,若這執念是得一件新衣裳倒也好說,但若是要殺人滿門報仇雪恨,該怎么辦?”

        藍忘機道:“故以度化為主,鎮壓為輔,必要則滅絕!

        魏無羨微微一笑:道“暴殄天物!鳖D了頓,方道:“我方才并非不知道這個答案,只是在考慮第四條道路!

        藍啟仁道:“從未聽說過有什么第四條。你且說來!

        魏無羨道:“這名劊子手橫死,化為兇尸這是必然。既然他生前斬首者逾百人,不若掘此百人墳墓,激其怨氣,結百顆頭顱,與兇尸相斗……”

        藍忘機終于轉過頭來看他,然而眉宇微皺,神色甚是冷淡。藍啟仁的胡子都抖了起來,喝道:“不知天高地厚!”

        蘭室內眾人被這一聲暴喝嚇得一悚。藍啟仁霍然起身:“伏魔降妖、滅鬼殲邪,為的就是度化!你不但不思度化之道,反而還要激其怨氣?本末倒置,罔顧人倫!”

        魏無羨嘻嘻而笑:“橫豎有些東西度化無用,何不加以利用?大禹治水亦知,塞為下策,疏為上策。鎮壓即為塞,豈非下策……”藍啟仁一本書摔過來,他一閃錯身躲開,面不改色,口里繼續胡說八道:“靈氣也是氣,怨氣也是氣。靈氣儲于丹府,可以劈山填海,為人所用。怨氣也可以,為何不能為人所用?”

        藍啟仁又是一本書飛來,厲聲道:“那我再問你!你如何保證這些怨氣為你所用而不是戕害他人?”

        魏無羨邊躲邊道:“尚未想到!”

        藍啟仁大怒:“你若是想到了,修真界就留你不得了。滾!”

        魏無羨求之不得,連忙滾了。

        他在云深不知處東游西逛、吹花弄草半日,眾人聽完了學,好不容易才在一處高高的墻檐上找著他。魏無羨正坐在墻頭的青瓦上,叼著一根蘭草,一腿支起,右手撐腮,另一條腿垂下來,輕輕晃蕩。下邊人指著他哈哈大笑:“魏兄!佩服佩服,他讓你滾,你竟然真的滾啦!哈哈哈哈……”

        “你出去之后好一會兒他都沒明白過來,鐵青鐵青的!”

        魏無羨沖下面喊道:“有問必答,讓滾便滾,他還要我怎樣?”

        聶懷桑道:“這個藍老頭怎么好像對你格外嚴厲啊,點著你罵!

        江澄哼道:“他活該!答的那是什么話。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自己在家里說說也就罷了,居然敢在藍啟仁面前說。找死!”

        魏無羨道:“反正怎么答他都不喜歡我,索性說個痛快。而且我又沒罵他,老實答而已!

        聶懷桑道:“其實魏兄說的很有意思。靈氣要自己修煉,辛辛苦苦結丹,像我這種天資差得仿佛娘胎里被狗啃過的,不知道要耗多少年。而怨氣是都是那些兇煞厲鬼的,要是能拿來就用,想想,嘿嘿,挺美的!

        魏無羨道:“對吧?不用白不用!

        江澄警告道:“夠了。你說歸說,可別走這種邪路子!

        魏無羨笑道:“我放著好好的陽關大道不走,走這陰溝里的獨木橋干什么。真這么好走,早就有人走了。放心,他就這么一問,我只這么一說。喂,你們來不來?趁著沒宵禁,跟我出去打山雞!

        江澄道:“打什么山雞,這里哪來的山雞!你先去抄《雅正集》吧。藍啟仁讓我轉告你,把《雅正集》的《上義篇》抄三遍,讓你好好學學什么叫天道人倫!

        《雅正集》就是藍氏家訓。他家家訓太長,由藍啟仁一番修訂,集成了厚厚一個集子,《上義篇》和《禮則篇》占了整本書的五分之四。魏無羨吐出叼的那根草,拍拍靴子上的灰,道:“抄三遍?一遍我就能飛升了。我又不是藍家人,也不打算入贅藍家,抄他家家訓干什么。不抄!

        聶懷桑忙道:“我給你抄!我給你抄!”

        魏無羨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說吧,有什么求我的?”

        聶懷桑道:“是這樣。魏兄,這老頭子有個壞毛病,他……”

        他說到一半,忽然噤聲,干咳一聲,展開折扇縮到一旁。魏無羨心知有異,轉眼一看,果然,藍忘機背著避塵劍,站在一棵郁郁蔥蔥的古木之下,遠遠望著這邊。

        他人如芝蘭玉樹,一身斑駁的樹影與陽光,目光卻不甚和善,被他一盯,如墜冰窟。眾人心知剛才凌空喊話,喊得大聲了些,怕是喧嘩聲把他引過來了,自覺閉嘴。魏無羨卻跳了下來,迎上去叫道:“忘機兄!”

        藍忘機轉身便走,魏無羨興高采烈地追著他叫:“忘機兄啊,你等等我!”

        那身衣帶飄飄的白衣在樹后一晃,瞬息去得無影無蹤,擺明了藍忘機不想與他交談。魏無羨吃他背影,討了個沒趣,回頭對人控訴道:“他不睬我!

        “是啊!甭檻焉5溃骸翱磥硭钦娴暮苡憛捘惆∥盒,藍忘機一般……不至于如此失禮的!

        魏無羨道:“這就討厭了?我本想跟他認個錯的!

        江澄嘲笑他:“現在才認錯,晚了。他肯定和他叔父一樣,覺得你邪透了,壞了胚子,不屑睬你!

        魏無羨不以為然,嘿聲道:“不睬就不睬,他長得美么?”再一想,的確是長得美,又釋然地把那點撇嘴的**拋到腦后了。

        三天之后,魏無羨才知道藍啟仁的壞毛病是什么。

        藍啟仁講學內容冗長無比,偏偏還全部都要考默寫。幾代修真家族的變遷、勢力范圍劃分、名士名言、家族譜系……聽得時候如聆天書,默的時候賣身為奴。

        聶懷桑幫魏無羨抄了兩遍《上義篇》,臨考之前哀求道:“你救救我的命,我今年是第三年來姑蘇了,要是還評級不過關,我大哥真的會打斷我的腿!什么辨別直系旁系本家分家,咱們這樣的世家子弟,連自家的親戚關系都扯不清楚,表了兩層以外的就隨口姑嬸叔伯亂叫,誰還有多余的腦子去記別人家的!”

        小抄紙條漫天飛舞的后果,就是藍忘機在試中突然殺出,抓住了幾個作亂的頭目。藍啟仁勃然大怒,飛書到各大家族告狀。他心中恨極:原先這一幫世家子弟雖然都坐不住,好歹沒人起個先頭,屁股都勉強貼住了小腿肚?晌簨胍粊,有賊心沒賊膽的小子們被他一慫恿撩撥,夜游的夜游喝酒的喝酒,歪風邪氣漸長……這個魏嬰,果然如他所料,實乃人間頭號大害!

        江楓眠回應道:“嬰一向如此。勞藍先生費心管教!

        于是魏無羨又被罰了。

        原本他還不以為意。不就是抄書,他從來不缺幫忙抄的人。誰知這次,聶懷桑道:“魏兄,我愛莫能助了,你自己慢慢熬吧!

        魏無羨道:“怎么?”

        聶懷桑道:“老……藍先生說了,這次《上義篇》和《禮則篇》一起抄!

        《禮則篇》乃是藍氏家訓十二篇里最繁冗的一篇,引經據典又臭又長,生僻字還奇多,抄一遍了無生趣,抄十遍即可立地飛升。聶懷桑道:“他還說了,受罰期間,不許旁人和你廝混,不許幫你代抄!

        魏無羨奇道:“代抄不代抄,他怎么知道,難道他還能叫人盯著我抄不成!

        江澄道:“正是如此!

        “……”魏無羨道:“你說什么?”

        江澄道:“他讓你每晚不得外出,去藍家的藏書閣抄,順便面壁思過一個月。自然有人盯著你,至于是誰,不用我多說了吧?”

        藏書閣內。

        一面青席,一張木案。兩盞燭臺,兩個人。一端正襟危坐,另一端,魏無羨已將《禮則篇》抄了十多頁,頭昏腦脹,心中無聊,棄筆透氣,去瞅對面。

        在云夢的時候,江家就有不少女孩子羨慕他能來和藍忘機一起聽學受教,說是姑蘇藍氏代代美男子輩出,本代本家的雙璧藍氏兄弟更是非凡。魏無羨此前沒空細細瞧他的正臉,現在瞧了,胡思亂想道:“是挺好看的。相貌儀態都挑不出毛病。只是真想讓那些姑娘們都來親眼看看,如果整天苦大仇深橫眉冷對如喪考妣,臉再好看也救不了這個人!

        藍忘機是在重新謄抄藍家藏書閣里年代久遠、又不便為外人所觀的古籍,落筆沉緩,字跡端正而有清骨。魏無羨忍不住脫口由衷贊道:“上上品!

        藍忘機不為所動。

        魏無羨難得閉嘴了這么久,憋得慌,心想:“這個人這么悶,要我每天跟他對著坐幾個時辰,坐一個月,這不是要我的命?!”

        想到這里,他忍不住身體往前傾了些。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卡文,遲了抱歉,目測明天要修。霸王票感謝名單明日整理完畢再貼。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56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