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12章 雅騷第四 2

第12章 雅騷第四 2

        那枚烙印奪去了魏無羨的全部注意力,讓他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什么,連對方的臉都無暇分心去看,呼吸也跟著亂了兩拍。

        忽然,他眼前一白,仿佛落下一片雪幕,旋即雪幕劈開,一道藍色劍芒挾著冰寒之氣襲面而來。

        “避塵”威名赫赫誰人不識。要命要命,竟然是藍湛!

        逃命躲劍魏無羨乃是輕車熟路,就地一個練滾打開,竟給他險險避過,沖出冷泉時還有閑暇順手撥下一根沾到發上的草葉。無頭蒼蠅般一頭撞上夜巡路過的幾人,被一把抓住,大喝:“你亂跑什么!云深不知處禁止疾行!”

        魏無羨見是藍景儀等人,大喜過望,心說這下可以被亂棍轟下山了,忙把自己送了上去:“我沒看到!我什么都沒看到!我絕不是來偷看含光君的!”

        幾名小輩一聽,登時被他的狗膽包天震得瞠目結舌。藍忘機在何處不是高山仰止、不可褻瀆的名士,家族中的晚輩門生對其更是敬若天人。在冷泉附近窺伺,這種事光想想都怕是罪大惡極。藍思追聲調都嚇變了:“什么?含光君?含光君在里面?!”

        藍景儀大怒揪他:“好你個死斷袖!這、這、這也是能偷看得的?!”

        魏無羨趁熱打鐵,給自己坐實罪名:“我才不是來偷看含光君沐浴的!”

        藍景儀:“此地無銀三百兩!還說你沒有,你沒有你鬼鬼祟祟在這里做什么?你看看你,羞得都沒臉見人了!”

        魏無羨雙手掩面道:“你不要這么大聲嘛,云深不知處禁止喧嘩!”

        正雞飛狗跳,藍忘機身披一件白衣,散著長發,從層層疊疊的蘭草之后走了出來。不過幾句話的工夫,他竟然已穿得整整齊齊,避塵尚未收入鞘中。眾小輩連忙行禮。藍景儀忙道:“含光君,這個莫玄羽,實在可惡。本來瞧在他莫家莊相助的份上您才帶他回來,他卻……卻……”

        魏無羨以為這次一定會被忍無可忍地踹出山門去,誰知,藍忘機掃了他輕描淡寫的一眼,靜默片刻,錚的一聲,便把避塵收入了鞘中。

        他道:“都散了!

        平平淡淡的三個字,然積威之下,絕無二話,眾人立刻散了。藍忘機則從從容容地提起魏無羨的后領,一路往靜室拖去。

        怎么這么愛用拖的?!魏無羨踉踉蹌蹌地要叫,藍忘機冷冷地道:“喧嘩者禁言!

        扔他下山那是求之不得,禁他言卻是敬謝不敏。魏無羨百思不得其解:藍家什么時候對窺伺本家名士沐浴這種不知廉恥的罪名這么寬容了,這樣也能忍?!

        藍忘機將他拎入靜室,直奔內間,“咚”的一聲,摔在榻上。魏無羨被摔得哎唷一下,一時爬不起身,本想嬌嗔幾句,瘆他一身雞皮疙瘩,抬眼一瞄,藍忘機一手提著避塵劍,正居高臨下看著他。

        看慣了藍二公子束著抹額和長發、一板一眼、一絲不茍,這副烏發微散、薄衣輕衫的模樣倒是從未見過,魏無羨忍不住多瞧了兩眼。拖來摔去一番動作,藍忘機原本緊緊合著的領口也扯開了些,露出了明晰的鎖骨,和鎖骨之下那片深紅色的烙印。

        一見那枚烙印,魏無羨便又被吸引了注意力。

        這枚烙印,在他還沒有成為夷陵老祖之前,身上也有一塊。

        而此時藍湛身上的這塊,無論是位置還是形狀,都和他生前身上的那塊毫無二致,不由得他不眼熟、不奇怪。

        而奇怪的不單止這烙印,還有藍湛背上那三十多道戒鞭傷。

        藍湛年少成名,評價極高,乃是最最正統的仙門名士。要罰他,只能是他的長輩?伤{湛從來都是姑蘇藍氏引以為傲的雙璧之一,一言一行,更是都被諸家長輩視為仙門優秀子弟標桿。究竟犯了什么不可饒恕的錯,受這么重的罰?

        那些傷痕一看就是往死里在打,而戒鞭痕一旦上身,這輩子都沒辦法消失,為的就是要讓受罰者永遠記住,永不再犯。

        順著他的目光,藍忘機微微垂下眼簾,順手拉了拉衣領,遮住鎖骨,隱去傷痕,又是那個冷若冰霜的藍忘機。

        這時,一陣沉沉的鐘聲從天外傳來。

        藍家家規嚴苛,作息嚴謹,亥時息,卯時起,這鐘聲便是督示。藍忘機凝神,聽盡了鐘聲,對魏無羨道:“你就睡在這里!

        不給魏無羨答話的機會,他便轉入了靜室的隔間,留魏無羨一個人歪在榻上,心中迷茫。

        并非沒有懷疑過藍湛猜到了他是誰。只是這懷疑于情于理都不通。

        獻舍禁術既為禁術,必然知之者甚少。而流傳下來的多是殘卷,無法發揮作用,長此以往,信之者更少。莫玄羽那純粹是歪打正著加狗屎運才用一個咒文和儀式都沒做全的殘陣召回了魏無羨。姑蘇藍氏這種家訓“雅正”的仙門望族,自持身份,多半不屑于了解這種歪門邪道。藍湛總不能憑他吹的那段破笛子就認出他。

        他自問生前與藍湛并沒有什么銘心刻骨的交情。雖是同窗過,歷險過,并肩作戰過,但從來都如落花流水,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且因天性使然,他們的關系絕不能說好。藍湛是姑蘇藍氏的子弟,這就注定他必然既“雅”且“正”,與魏無羨性情頗不相容。大多數時候,藍湛很是反感他的輕浮隨意,對他的評價和旁人一樣:邪氣肆虐,正氣不足。叛出江氏之后,結的梁子也不能說小。若藍湛認定他是魏無羨,他們應該早打得昏天黑地了才對。

        而現狀卻讓人哭笑不得:他從前隨便干點什么都讓藍湛不能忍,如今使勁渾身解數作妖作怪藍湛卻都能忍。該不該說是長足進步、可喜可賀?!

        干瞪眼捱過許久,魏無羨翻身下榻,動作極輕地到了隔間。

        藍忘機側臥在榻,似乎已經陷入沉眠。魏無羨無聲無息靠了過去。

        他仍不死心,準備摸一摸,看看能不能摸出那只千呼萬喚始不出的通行玉令。豈知,剛伸手,藍忘機長睫微顫,睜開了眼睛。

        魏無羨把心一橫,撲身上榻!

        他記得藍湛非常討厭和別人身體接觸,從前碰他一下能被掀飛出去,若是這樣還能忍,那就絕對不是藍湛了。他會懷疑藍湛被奪舍了!

        魏無羨整個身體凌駕于藍忘機上方,雙腿分開,跪在他腰部兩側,手則撐著木榻,把藍忘機困在雙臂中央,臉則緩緩壓下去。兩張臉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近到魏無羨都快呼吸困難了,藍忘機終于開口了。

        他沉默半晌,道:“下去!

        魏無羨厚著臉皮道:“不下!

        一雙瞳色極淺的眸子,近在咫尺,與魏無羨對視。藍忘機定定看著他,重復了一遍:“……下去!

        魏無羨道:“我不。你讓我睡在這里,就該料到會發生這種事!

        藍忘機道:“你確定要這樣?”

        “……”不知為什么,魏無羨有種必須慎重考慮回答的感覺。他剛要勾起嘴角,忽然,腰間一麻,雙腿一軟。緊接著,整個人撲通一下,趴到了藍忘機身上。

        欲成不成的一個弧度就這么僵在了嘴角,他的頭貼著藍忘機右側的胸口,渾身上下,動彈不得。藍忘機的聲音從上方傳來。

        他說話又低又沉,胸膛隨著吐字發音微微震動:

        “那你就一晚上這樣吧!

        魏無羨怎么也沒料到是這個下場。

        藍湛這些年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變成這個樣子了?

        這還是以前那個藍湛嗎?!

        被奪舍的是他才對吧??!

        他內心正驚濤駭浪,忽然,藍忘機微微起身。魏無羨以為他總算是不能忍了,精神為之一振。誰知,藍忘機輕輕一揮手。燈滅了。

        靜室陷入一片黑暗和死寂。

        作者有話要說:

        本階段的存稿用完了,每日裸更傷不起啊_(:3)∠)_

        本章依舊沒什么妖魔鬼怪。

        下章寫一點同窗時期。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56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