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11章 雅騷第四

第11章 雅騷第四

        藍氏仙府坐落于姑蘇城外一座深山之中。

        錯落有致的水榭園林里,常年有山嵐籠罩著延綿的白墻黛瓦,置身其中,仿若置身仙境云海。清晨霧氣彌漫,晨曦朦朧。與它的名字相得益彰——“云深不知處”。

        山靜人靜,心如止水。只有高樓上傳來陣陣鐘聲。

        雖非伽藍,卻得一派寂寥的寒山禪意。

        這份寂寥,卻突然被長長的嚎哭劃破,讓不少晨讀與練劍的子弟和門生一個哆嗦,忍不住朝聲音傳來的山門處張望。

        魏無羨在山門前抱著花驢子哭,藍景儀道:“哭什么哭!是你自己說喜歡含光君的,F在都把你帶回來了,你還嚎什么!”

        魏無羨愁眉苦臉。

        大梵山一夜后,他根本沒有機會重召溫寧,也沒有機會探究溫寧為什么失去了意識,更不知道他又是為什么會重現人世,就被藍忘機提了回來。

        他少年時曾和其他家族的子弟被送到藍家求學過三個月,切身領教過姑蘇藍氏的沉悶無趣。對他家那密密麻麻刻滿規訓石的三千多條家規仍心有余悸。剛才拉拉扯扯被擄上山,路過規訓石壁一看,又多刻了一千條,現在是四千多條。四千!

        藍景儀道:“好啦!別吵了,云深不知處內禁止喧嘩!”

        正是因為不想進云深不知處,所以他才這么大聲喧嘩!

        這一拖進去,再出來可就難了。當年來聽學,各家子弟人手發一只通行玉牌,配在身上才能出入自由,否則無法穿越云深不知處的屏障。十幾年過去了,守備只會更嚴,不會更松。

        藍忘機靜立山門之前,充耳不聞,冷眼旁觀。等魏無羨聲音小下去一點,道:“讓他哭?蘩哿,發不出聲了,拖進去!

        魏無羨抱著驢子,哭得更傷心了。

        苦也!被紫電抽了一鞭子,應該什么懷疑都洗清了,他一時飄飄然,再加上這張嘴從來輕佻愛調笑,便順口惡心了他一句,豈知藍湛不按著以前的路子來。這是什么道理,難不成一別經年,他修為高了這么多,心胸還反而變狹窄了不成?

        魏無羨道:“我喜歡男人的,你們家這么多美男子,我怕我把持不住!

        藍思追給他講道理:“莫公子,含光君把你帶回來,其實是為你好。你若不跟我們走,江宗主不肯善罷甘休的。這么多年來,被他抓回江家蓮花塢拷問的人數不勝數,而且從來沒人被放出來過!

        藍景儀道:“不錯。江宗主的手段,你沒見識過吧?毒辣得很……”說到這里,他又想起“背后不可語人是非”,偷看一眼藍忘機,見含光君沒有責罰的意思,才大著膽子嘀咕下去:“都怪夷陵老祖帶起的一股歪風邪氣,學他玩那一套而不正經修煉的人太多了,這個江宗主又疑神疑鬼。全都抓回去,抓得完嗎?也不挑一挑,就你這個樣,笛子吹成那個德行……呵!

        這一“呵”,勝卻千言萬語。魏無羨覺得很有必要辯解一下:“這個,其實,說來也許你們不信,我平時笛子吹得還可以的……”

        尚未辯解完,自大門之中,邁出幾名白衣修者。

        這幾人身穿藍家校服,個個素衣若雪,緩帶輕飄。為首之人身長玉立,腰間除了佩劍,還懸著一管白玉|洞簫。藍忘機見之,微微俯首示禮,來人亦還之,望向魏無羨,笑道:“忘機從不往家中帶客,這位是?”

        這人和藍忘機對面而立,竟如照鏡子一般。只是藍忘機瞳色極淺,淡如琉璃,他的眼睛卻是更為溫潤平和的深色。

        正是藍家家主藍曦臣。不愧為一宗之主,看到魏無羨抱著一頭花驢子,也沒露出半分不自然的神色。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姑蘇藍氏,向來公認是美男子輩出的家族。這一代本家的雙璧更是格外出挑。這兩兄弟雖非雙生子,容貌卻有八|九分相似,難以分出確切高下。然而,一種顏色,兩段風姿。藍曦臣清煦溫雅,款款溫柔,藍忘機卻過于冷淡嚴正,拒人于千里之外,失之可親。故在作仙門世家公子排行中,以前者為第一,后者為第二。

        魏無羨笑容滿面地放開驢子,迎了上去。姑蘇藍氏極重長幼尊卑,他只要對藍曦臣胡說八道幾句,一定會被藍家人亂棍打下云深不知處。誰知剛準備大顯身手,藍忘機看了他一眼,他上下兩片嘴唇便分不開了。

        藍忘機回頭,繼續一本正經地與藍曦臣對話:“兄長可是又要去見斂芳尊?”

        藍曦臣頷首:“金麟臺有清談會!

        魏無羨張不開嘴,悻悻然回到花驢子身邊。

        他琢磨:斂芳尊便是現任的金家家主,金光瑤,也就是金光善唯一承認的一個私生子。說起來算他這具肉身的異母兄弟。同樣是私生子,卻是天差地別。莫玄羽在莫家莊睡地磚吃剩飯,金光瑤則坐在修真界最高的位置呼風喚雨。清談會想開就開,藍曦臣想請就請。金藍兩家家主私交甚篤,果非傳言。

        藍曦臣道:“你上次從莫家莊帶回來的東西,叔父要與你商議!

        聽到“莫家莊”三個字,魏無羨不自覺留意,卻感上下唇一分,藍曦臣解了他的禁言,對藍忘機道:“難得你帶人回來,還這么高興。須好好待客,不可如此!

        高興?魏無羨仔細看了看藍忘機那張臉。

        怎么看出來高興的?!

        目送藍曦臣離去后,藍忘機道:“拖進去!

        魏無羨便被活活拖進了這個他發過誓此生絕不再踏足的地方。藍家以前登門的都是望族要人,從沒有過他這樣的客人,諸名小輩推推搡搡擁著他,都覺得新鮮好玩兒,要不是家規森嚴,沿途必然灑滿一片嘻哈之聲。藍景儀道:“含光君,拖到哪里去?”

        藍忘機道:“靜室!

        “……靜室?!”

        魏無羨不明就里。眾人則面面相覷,不敢作聲。

        那是含光君從來不讓其他人出入的書房和臥房啊……

        靜室內陳設甚簡,沒有任何多余的東西。折屏上工筆繪制的流云緩緩浮動變幻,一張琴桌橫于屏前。角落的三足香幾上,一尊鏤空香鼎吐露裊裊輕煙,滿室都是泠泠的檀香之氣。

        藍忘機去見他叔父商議正事,魏無羨則被摁了進去。他前腳走,魏無羨后腳出。在云深不知處晃了一小圈,果然不出所料,沒有通行玉令,就算翻上了幾丈高的白墻,也會立刻被結界彈下來,并迅速吸引在附近的巡邏者。

        魏無羨只得又回了靜室。

        他遇任何事,心里都不會真急,負著手在室中來回踱步,相信遲早能有對策。那股沁人心脾的檀香之氣冷冷清清,雖不纏綿,自有動人之處。他閑閑瞎想:“藍湛身上便是這個味道,想來是在這里練琴靜坐的時候,香氣沾到了衣服上!

        想著,忍不住靠得里角落那只香幾更近了些。這一靠,便覺出腳下一塊木板與其他地方明顯不同。

        他心中一奇,附身開始東敲西敲。

        生前刨洞挖墳的事做多了,類似之道也無師自通,不消片刻,竟讓他翻起了一塊板子。

        在藍湛的房里發現了一個藏私秘地,光是這件事就足夠魏無羨吃驚了,豈料看清里面藏的是什么東西之后,他還能更驚。

        木板翻起以后,另一股原本混在檀香里不易覺察的醇香彌散開來,漆黑的五六只小壇擠在一個方形的小窖里。

        這個藍忘機果然是變了,連酒都藏!

        云深不知處禁酒,就因為這個,第一次見面,他倆就打了一場小架,藍湛還打翻了他從山下帶上來的一壇“天子笑”。

        而從姑蘇返回云夢后,魏無羨就再沒機會喝到這姑蘇名家獨釀的“天子笑”了,而這里藏的,正是“天子笑”。想不到藍湛這樣一個恪守成規、滴酒不沾的人,竟然也會有一天被他發現在自己房里挖了個坑藏酒,真乃天道好輪回。

        魏無羨一邊嘖嘖,一邊喝完了一壇。他酒量極好,酒癮又大,想了想,這么多年了總得收點利息,便又喝了一壇。喝得興起,忽然靈光一閃,計上心來。

        要通行玉牌,又有何難。云深不知處內,有一片冷泉,奇效甚多,供本家男子弟修行沐浴所用。人在沐浴的時候總得脫衣服,他衣服都脫了,還能用嘴叼著那塊玉牌不成?

        魏無羨一拍手,喝完手上這壇里的最后一口。往壇子里灌滿白水,原樣封好塞回去,放上木板。一番活干完,這就出去找玉牌。

        雖然云深不知處在“射日之征”中被燒毀過一次,但重建后的格局依舊與從前無異。魏無羨在通幽曲徑中憑記憶一陣穿行,不久便尋到了那片落在幽僻處的冷泉。

        守泉的門人隔得甚遠。藍家從來沒人做在冷泉附近窺伺這種無恥之事,仙子們也從不使用它,因此守備并不嚴苛,極好糊弄,剛好方便魏無羨去無恥。巧極妙極,蘭草交疊后的白石上,放著一套校服,已經有人來了。

        這套校服疊得十分整齊,令人發指,仿佛雪白的豆腐塊,連抹額都卷得一絲不茍。魏無羨把手伸進去翻找通行玉牌,弄亂它時幾乎感覺可惜。越過叢叢蘭草,他隨眼一掃泉內,忽然定住了目光。

        冷泉泉水冰冷刺骨,不比溫泉,沒有熱氣彌漫,迷人眼簾,因此可以把泉中之人背對著他的上半身看得清清楚楚。

        泉中之人膚色白皙,長發漆黑,濕漉漉地攏在一側,腰背線條流暢,優美而有力。簡而言之,當是個美人。

        但魏無羨絕不是因為什么看美人出浴被震撼了因此移不開目光。再美他又不會真的喜歡男人。實在是這人背上的東西,教讓他移不開目光。

        數十道縱橫交錯的傷痕。

        這是戒鞭留下的痕跡。仙門之中,用以懲罰族中犯下大錯的子弟的戒鞭,打上之后痕跡永遠不會消退。魏無羨雖沒挨過戒鞭的打,但他親眼看到江澄挨過。窮盡心思也無法使其消退,他絕不會記錯這種傷痕。

        通常用戒鞭打上一兩道,已是嚴重的教訓,足夠叫受罰者銘記終生,不敢再犯。這人背上的戒鞭痕,少說也有三十多道。不知是犯了什么大逆不道的錯,被打成這個樣子。

        可要真是足夠大逆不道,又何不直接殺了他清理門戶?

        泉中之人轉過身,鎖骨之下,靠近心臟的地方,還有一個清晰的烙印。

        看到那枚烙印時,魏無羨的訝異之心霎那沖上了頂峰。

        作者有話要說:  這章沒什么妖魔鬼怪~插科打諢緩和一下。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56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