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7章 驕矜第三 2

第7章 驕矜第三 2

        天色再晚一些,就該舉著火把才能在山林里前行了。魏無羨走了一陣,竟沒遇上幾個修士。他頗感訝異:莫非來的家族里,一批都在佛腳鎮上繼續紙上談兵爭論不休,另一批都像方才那撥人一般束手無策、敗興而歸?

        忽然,前方傳來呼救之聲。

        “來人!”

        “救人哪!”

        這聲音有男有女,充滿慌張無措之意,不似作偽;纳揭皫X的求救聲,十之**都是邪精作怪,引不知情者前往陷阱。魏無羨卻大是高興。

        越邪越好,就怕不夠邪!

        他策驢奔往聲來處,四望不見,抬頭見,卻不是什么妖精鬼怪,而是之前在田埂邊遇到的那一家子鄉下散戶,被一張金燦燦的巨網吊在樹上。

        那中年男人原本帶著后人在山林里巡邏踩點,沒碰上他們巴望的食魂獸,卻踩中了不知哪位有錢人設得羅網,被吊在樹上,叫苦不迭。見有人來,猛地一喜,可一看來的是個瘋子,立刻大失所望。這縛仙網網繩雖細,材料卻上等,牢不可破,一旦被捉住,任你人神妖魔精鬼怪也要折騰一陣。除非被更上等的仙器斬破。這瘋子別說放他們下來了,只怕連這是個什么東西不知道。正要試著叫他找人來幫手,一陣輕靈的分枝踏葉之聲逼近,山林里掠出一個淺色輕衫的少年。

        這小公子眉間一點丹砂,俊秀得有些刻薄,年紀極輕,跟藍思追差不多,還是個半大的孩子,身背一筒羽箭、一柄金光流璨的長劍,手持長弓。衣上刺繡精致無倫,在胸口團成一朵氣勢非凡的白牡丹,金線夜色里閃著細細碎光。

        魏無羨暗嘆一聲“有錢!”——這個一定是蘭陵金氏的哪位小公子。只有他家,以白牡丹為家紋,自比國色,以花中之王,標榜自己仙中之王;以朱砂點額,意喻“啟智明志、朱光耀世”。

        這小公子本來搭弓欲射,卻見縛仙網網住的是人,失望過后,陡轉為不耐之色:“每次都是你們這些蠢貨。這山里四百多張縛仙網,食魂獸還沒抓到,已經給你們這些人搗壞了十幾個!”

        魏無羨想的還是:“有錢!”

        一張縛仙網已價值不菲,他竟然一口氣布了四百多張,稍小一點的家族,必須傾家蕩產?蛇@樣濫用縛仙網,無差別捕捉,哪里是在抓食魂獸,分明是在趕人,不讓別人有機會分一杯羹?磥碇俺纷叩男奘總,不是因為妖獸厲煞扎手,而是因為名門之子難惹。

        幾日沿途漫走,這些年修真界的起落沉浮,魏無羨也道聽途說了不少。作為百年仙門大混戰的最終贏家,蘭陵金氏統攝引領眾家,連家主都被尊稱為“仙督”。金氏家風原本就矜傲,喜奢華富麗之風,這些年來高高在上,家族強盛,更是把族中子弟養的個個橫行無忌,稍次的家族就算被百般羞辱也只能忍氣吞聲,這樣的鄉下小戶更是一百個惹不起,所以雖然這少年言語刻薄,被吊在網中的幾人漲紅了臉,卻不敢回罵。中年人低聲下氣道:“請小公子行個方便,放我們下來吧!

        這少年正焦躁食魂獸遲遲不出現,剛好把氣撒在這幾個鄉巴佬身上,抱手道:“你們就在這里掛著吧,省得到處亂走,又礙我的事!等我抓到了食魂獸,想得起你們再放你們下來!

        真被這樣吊在樹上掛一夜,萬一恰好遇上了在大梵山里游蕩的那只東西,他們又動彈不得,可就只有被吸干魂的份兒了。那名遞給魏無羨蘋果的圓臉少女心中害怕,哭出了聲。

        魏無羨原本盤腿坐在花驢子背上,花驢子一聽到這哭聲,長耳抖了抖,突然躥了出去。

        躥了出去還一聲長鳴,若不是叫聲太難聽,這勢不可擋的英勇氣勢,說是匹千里駿也有人信。魏無羨猝不及防被它從背上掀了下來,險些摔得頭破血流;H子大頭超前沖向那名少年,似乎堅信自己可以用腦袋把他頂飛。那少年還搭著箭,正好朝它拉弓,魏無羨還不想這么快又去找一匹新坐騎,連忙拽它韁繩。那少年看他兩眼,卻忽然露出驚愕之色,旋即轉為不屑,撇嘴道:“原來是你!

        這口氣,兩分詫異,八分嫌惡,魏無羨一眨眼。那少年又道:“怎么,被趕回老家之后你瘋了?涂成這個鬼樣子,莫家也敢把你放出來見人!”

        他好像聽到了什么了不得的東西?!

        難道——魏無羨一拍大腿。

        難道莫玄羽他爹不是什么雜門小派的家主,而是金光善?!

        金光善是蘭陵金氏上一代的家主,早已去世。這人可謂是一言難盡,他有位家世顯赫的厲害夫人,懼內之名遠揚,可他怕歸怕,女人還是要照搞不誤的,上至名門佳媛,下至鄉野妓子,能吃到的絕不放過,金夫人再厲害也不能一天十二個時辰都跟緊他,F任的金家家主就是他早年出去風流時在外的私生子。雖然認回來的只有一個,但他偷偷摸摸在外面生的,一只手絕對數不完!

        當初亂葬崗大圍剿,除了江澄,第二份就算金光善出力大。如今魏無羨卻被他的私生子獻舍,不知算什么,父債子償?補償?

        想到莫家莊里的獻舍禁術和那一場混斗,魏無羨心想,只怕還是在繼續給他找麻煩吧!

        那少年見他發呆,心中討厭,道:“還不快滾!看見你就惡心的夠了。死斷袖!

        算起輩分來,莫玄羽還說不定是這少年叔叔伯伯之類的長輩呢!竟然要被一個小輩這樣羞辱,魏無羨覺得,就算不為自己,為莫玄羽這具身體也要羞辱回去,道:“真是有娘生沒娘養!

        一聽這句話,一簇暴怒的火焰在那少年眼里一閃而逝。他拔出背上長劍,森森地道:“你——說什么?”

        劍身金光大盛,乃是一把不可多得上品寶劍,許多家族打拼一輩子也未見得能沾這等寶劍的邊,魏無羨心道,出身名門就是天生的高人一等!

        他轉了轉手中一只小小的布囊。這是他前日撿了幾塊邊角料臨時拼湊的一只“鎖靈囊”。那少年劈劍向他斬來,他從鎖靈囊中取出一張裁成人形的小紙片兒,錯身避過,反手“啪”的一下拍在對方背上。

        那少年動作已是快得很,可魏無羨背后拍符這事干得多了,手腳更快。那少年只覺得背心一麻,背后一沉,整個人不由自主趴倒了地上,劍也哐當掉到了一邊,怎么努力也爬不起來,仿佛泰山壓頂。

        自然爬不起來,他的背上正趴著一只貪食而死的陰魂,將他牢牢壓得喘不過氣。小鬼雖弱,對付這種毛孩子卻不在話下。魏無羨把他的劍撿起來,掂了掂,劍雖好,卻還沒認主,誰都可以使動。一揮斬斷上方縛仙網,那一家幾口一句不說,匆匆狂奔逃去。那圓臉少女似想道謝,被她長輩一把拉走。生怕多說幾句被這位金公子記恨的更厲害。

        地上少年怒道:“莫玄羽!立刻把你那鬼把戲撤了!靈力低微修煉不成就走這種邪道,你給我當心!”

        魏無羨毫無誠意地捧心道:“!我好怕!”

        他那一套修煉法門雖遭人詬病,長久下來有害修習之人的身之元本,但有速成之效,且不受靈力和天賦的限制,因此極為誘人,貪圖捷徑私底下修習的人從來不缺。這少年便當莫玄羽是被趕出蘭陵金氏之后走了邪路。這懷疑合情合理,也省去了魏無羨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這少年手撐地面,試了幾回也爬不起來,臉漲得通紅,咬牙道:“再不撤我告訴我舅舅,你等著死吧!”

        魏無羨奇怪道:“為什么是舅舅不是爹?你舅舅哪位?”

        身后忽然響起一個聲音,三分冷峻七分森寒:

        “他舅舅是我,你還有什么遺言嗎?”

        一聽到這個聲音,魏無羨周身血液似乎都沖上了腦袋,又旋即褪得干干凈凈。好在他的臉上原本就是一團慘白,再白一些也沒有異常。

        一名紫衣青年信步而來,箭袖輕袍,手壓在佩劍的劍柄上,腰間懸著一枚銀鈴,走路時卻聽不到鈴響。

        這青年細眉杏目,相貌是一種銳利的俊美,目光沉熾,隱隱帶一股攻擊之意,看人猶如兩道冷電。走在魏無羨十步之外,駐足靜立,神色如弦上利箭,蓄勢待發,連體態都透著一股傲慢自負。

        他皺眉道:“金凌,你怎么耗了這么久,還要我過來請你回去嗎?弄成這副難看樣子,還不滾起來!”

        最初腦內的那陣麻木過去后,魏無羨迅速回魂,在袖中勾勾手指,撤回那片紙人。金凌感到背上一松,立刻一骨碌抓回自己的劍爬起,閃到江澄身邊,指魏無羨罵道:“我要打斷你的腿!”

        他和金凌站在一起,依稀能看出眉目有兩三分神似,倒像是一對兄弟。江澄動了動手指,那張紙片人倏地從魏無羨指中脫出,飛入他手中。

        他看了一眼,目光中騰起一陣戾氣,指間用力,紙片躥起火焰,在陰靈的尖叫聲中燒成灰燼。

        江澄森然道:“打斷他的腿?我不是告訴過你嗎,遇見這種邪魔歪道,直接殺了喂你的狗!”

        魏無羨連驢子也顧不得牽了,飛身退后。他本以為時隔多年,江澄就算對他有再大的恨意,也該風流云散了。豈料哪有這么便宜,非但不消散,反而像陳年老釀一樣越久越濃,如今竟已經遷怒到所有效仿他修煉的人身上!

        有人在后護持,金凌這次出劍愈加兇狠,魏無羨兩指探入鎖靈囊,正待動作。一道藍色的劍光閃電般掠出,與金凌佩劍相擊,直接將這上品仙劍的金光打得瞬間潰散。

        魏無羨原本算好了時機,卻不想被這道藍色劍芒擾了步伐,一個踉蹌,撲了地。正正撲到一雙雪白的靴子之前。

        恰恰那藍色劍芒被收了回去,頭頂傳來錚然一聲入鞘之響。同時,江澄的聲音遠遠傳來:“我道是誰。原來是藍二公子!

        這雙白靴繞過了魏無羨,不緊不慢,往前走了三步。

        魏無羨抬頭起身。

        來人滿身如霜的月光,身背一把古琴。琴身比尋常古琴要窄,通體烏黑,木色柔和。與之擦肩而過時,魏無羨和他有意無意對視了一剎那。

        這男子束著一條云紋抹額,膚色白皙,如琢如磨,俊極雅極。眼睛的顏色非常淺淡,仿若琉璃,讓他目光顯得過于冷漠。神色依舊是一派肅然。近乎刻板,即便是也看見了魏無羨這張濃妝亂抹的可笑臉孔,也無波無瀾。

        從頭到腳,一塵不染,一絲不茍,找不到一絲不妥貼的失儀之處。

        饒是如此,魏無羨心里還是蹦出了四個大字:

        “披麻戴孝!”

        真真是披麻戴孝。任修真界把藍家校服吹得有多天花亂墜評其為各家公認最美觀的校服、把藍忘機捧成多舉世無雙百年難得一遇的美男子,也扛不住他那一臉活像死了老婆的苦大仇深。

        流年不利,冤家路窄。福無雙至,禍不單行。一來就來兩個!

        藍忘機一語不發,目不斜視,靜靜站在江澄對面。江澄已算是難得出挑的俊美男子,可和他面對面站著,竟也遜色了幾分,浮躁了幾分。

        江澄道:“含光君怎么今天有空到這深山老林里來了?”

        藍忘機身后跟上來一群他家的小輩,藍景儀心直口快,搶著反問:“江宗主不也在這里?”

        江澄冷冷地道:“長輩說話,有你插嘴的份?姑蘇藍氏自詡仙門上禮之家,卻原來就是這樣教族中子弟的!

        藍忘機似乎不想與他交談,看了藍思追一眼,后者會意,那就讓小輩與小輩對話,出列,對金凌道:“金公子,夜獵向來是各家公平競爭,可是金公子在大梵山上四處撒網,使得其他家族的修士舉步艱難,唯恐落入陷阱,豈非已經違背了夜獵的規則?”

        金凌冷冷的神情和他舅舅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他們自己蠢,踩中陷阱,我能有什么辦法。只要抓住食魂獸就行了,哪管得了那么多!

        真是典型的金家人。

        藍忘機皺了皺眉。金凌還要說話,忽然發現自己無法開口,喉嚨也發不出聲音了,登時大驚失色。江澄一看,金凌的上下兩片嘴唇竟被粘住了一般無法分開,臉現薄怒之色,先前那勉勉強強的禮儀也不要了:“姓藍的!你什么意思!金凌還輪不到你來管教,給我解開!”

        這禁言術是藍家用來懲罰犯錯的族中子弟的。魏無羨沒少吃過這個小把戲的虧,雖不是什么復雜高深的法術,非藍家人卻不得解法。若是強行要說話,不是上下唇被撕得流血,就是嗓子喑啞數日,必須閉嘴安靜自省,直到懲罰時間過。藍思追道:“江宗主不必動怒,只要他不強行破術,一炷香便自動解開了!

        江澄還未開口,林中奔來一名身著江氏服色的紫衣人,喊道:“先生!先生!”再見藍忘機站在這里,臉現猶疑。江澄譏諷道:“又有什么壞消息要報給我了?”

        這名下屬小聲道:“不久之前,一道藍色飛劍,把您安排的縛仙網破壞掉了!

        江澄道:“破了幾個?”

        “……全部……”

        四百多張!

        江澄心中狠狠著惱了一番。

        真是沒料到,此行這般晦氣。原本他是來為金凌助陣的,今年金凌十六歲,已是該出道和其他家族的后輩們拼資歷的年紀了。江澄精心篩選,才為他挑出此地,四處撒網并恐嚇其他家族修士,讓他們寸步難行、知難而退,為的就是讓金凌拔得這個頭籌,讓旁人不能跟他搶。四百多張縛仙網,雖近天價,對云夢江氏也不算什么?删W毀事小,失顏事大!藍忘機如此行事,江澄只覺一口惡氣盤旋心頭,越升越高。他瞇了瞇眼,左手有意無意在右手食指那枚指環上細細摩挲。

        這是個危險的動作。

        修真界人人皆知,那枚指環乃是個要命的厲害法寶。一旦江家家主開始碰它了,便是有殺意了。

        作者有話要說:  我造有很多人都在等著受調戲攻。醬紫,大家可以養一養,開始兇猛地調戲了我會在內容提要里喊一聲的。

        這篇文涅是有細綱的,大家問的人物關系和事件都會講清楚噠。還是要說一聲,跟渣反不太一樣哦。我想通過它鍛煉一下某些方面,也許會嘗試一些奇怪的寫法。如果有耐心的話,可以陪我一起慢慢來。也可以等完結之后,再決定要不要看~

        總之,感謝每一位支持過我的讀者,沒有你們我就不可能這樣任性地寫,愛你們么么噠~

        皮埃斯今天來不及洗臉了,明天再洗。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55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