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4章 潑野第二 2

第4章 潑野第二 2

        魏無羨立刻想到,莫非那幾名少年布的旗陣出了差錯。

        他做出來的東西,使用稍有不慎便會釀出大禍,這也是為什么他之前特意去確認召陰旗的畫法是否有誤。是以幾雙大手拎著他往外拖時,魏無羨直挺挺的便讓他們拖。拖到東堂,好不熱鬧,人竟不比白天莫家莊的鎮民們聚集于此時少,所有的家仆與親眷都出來了,有的還身穿中衣、不及梳發,個個顏色惶恐。莫夫人癱在座上,腮邊猶見淚痕,眼眶仍有淚水。然而魏無羨一被拖進來,她的淚光立刻化作怨毒的冷光。

        地上躺著一條人形的東西,身軀用白布罩著,只露出一個頭。藍思追和那幾名少年面色凝重,正在俯身查看,低聲交談。語音漏入魏無羨耳中:

        “……發現時間不到一炷香?”

        “剛剛制服走尸,我們從西院往東院趕,尸體就在廊上!

        這條人形正是莫子淵。魏無羨掃過一眼,忍不住又多看兩眼。

        這具尸體像是莫子淵,可又不像是莫子淵。雖然臉型五官都分明是他那便宜表弟的模樣,但面頰深深凹陷,眼眶和眼球突起,并且皮膚皺巴巴的,和原來正當青春年少的莫子淵一比,仿佛蒼老了二十歲。又仿佛被吸干了血肉,變成一具覆著極薄一層皮的骨架。

        魏無羨正在細看,一旁莫夫人突然沖了過來。她手里寒光閃現,竟持著一把匕首。藍思追眼疾手快,將之擊落,還未開口,莫夫人便沖他尖叫道:“我兒慘死,我要給他報仇雪恨!你攔我做什么?”

        魏無羨又躲到藍思追身后,蹲著道:“你兒子慘死,跟我有什么關系!”

        白天藍思追在東堂看魏無羨鬧了一通,后來又從旁人口里聽到不少關于這位私生子添油加醋的傳聞,對這名有病之人十分同情,忍不住為他說話:“莫夫人,令郎尸體這幅形狀,血肉精氣都被吸食殆盡,分明是為邪祟所殺。應該不是他做的!

        莫夫人胸口起伏:“你們知道什么!這瘋子的爹就是修仙的,他也肯定學過不少邪術!”

        藍思追道:“這,夫人并無證據,還是……”

        “證據就在我兒子身上!”莫夫人指地上尸體:“你們自己看!阿淵的尸體已經告訴了我,殺他的人是誰!”

        不用旁人動手,魏無羨搶著一掀,將白布從頭掀到腳。莫子淵的尸身上,少了一樣東西。

        他的一條左臂,自肩以下,不翼而飛。肢體竟是殘缺不全的!

        莫夫人道:“看見了嗎?今天在這里,你們也都聽到了吧?這瘋子他說過什么話。他說,若是阿淵再碰他的東西,他就把阿淵的手臂砍下來!”

        激動過后,她掩面哽咽道:“……只可憐我的阿淵根本就沒碰過這個瘋子任何東西,不但被他誣陷,還被他喪心病狂害了性命……”

        喪心病狂!

        多少年沒聽到這個評價用在自己身上了,當真親切。魏無羨指了指自己,竟無言以對。也不知道究竟是他有病還是莫夫人有病,憑隨口一句就咬死他。要滅族滅門伏尸百萬殺流血漂櫓之類的狠話,他年輕時沒少說,但大多時候也就是說說而已。若說到就真能做到,他早就稱霸修真界了。莫夫人根本不是要給兒子報仇雪恨,只是要找個人來發泄怨氣。魏無羨不和她多作糾纏,略一思索,把手伸到莫子淵懷里,搜了搜,掏出一樣東西。展開一看,竟是一面召陰旗。

        剎那間,他心下雪亮,暗道:自作孽,不可活!

        而藍思追等人見了莫子淵懷里拿出的東西,也明白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聯想今日那出鬧劇,前因后果并不難猜:莫子淵白天被莫玄羽一頓發瘋潑了面子,心里恨極,有心找他算賬,莫玄羽卻跑到外面亂晃,半天不見蹤影,莫子淵便想趁夜里他回去時再下陰手教訓回來。

        等到夜里,他偷偷出門,路過西院,卻看到了插在墻檐上的召陰旗。

        雖然被千叮萬囑過,夜半時分不可外出,不可去西院,更不可動這些黑旗,可莫子淵以為這只是他們怕被人偷去了珍稀的法寶才故意恐嚇,根本不知這召陰旗的功效有多不祥,揣在懷里,整個人就變成了一個活靶。他偷莫玄羽的符篆法器偷慣了,見到這樣的奇物就心癢難耐,非弄到手不可,便趁旗子的主人們在西院內收服走尸,悄悄摘走了一只。

        旗陣一共使用了六面召陰旗,其中五面都設在西院,以藍家那幾人為餌,但他們隨身護持著不知多少仙門法器。而莫子淵雖然只偷走了一面,身上卻沒有任何防身法器,柿子挑軟的捏,邪祟自然會被他吸引過去。若只是走尸,倒也罷了,便是給咬上幾口,一時半會兒也死不了。萬萬不巧,這面召陰旗無意之中,召來了比走尸更可怕的東西。而正是這不明的邪祟,殺死了莫子淵,并奪去了他的一只手臂!

        魏無羨舉起手腕,果然,左手有一道傷痕已愈合?磥,獻舍禁術已經將莫子淵之死默認為他的功勞了,畢竟召陰旗原本就是他所制所傳。陰錯陽差,歪打正著,莫子淵竟然替他解決了一個大難題。

        莫夫人對自己兒子的一些小毛病心知肚明,也迅速猜測出大致情形,卻絕不肯承認莫子淵之死是他自找的,一時又焦又臊,急火攻心,抓起一只茶盞沖魏無羨頭臉扔去:“要不是你昨天當著那么多人的面撒野誣陷他,他會夜半三更出去嗎?都是你這野種害的!”

        魏無羨早有防備,閃身一躲。莫夫人又沖藍思追尖叫道:“還有你!你們這群沒用的東西,修什么仙除什么邪,連個孩子都護不好!阿淵才十幾歲!”

        幾名少年年紀尚小,才出來歷練沒幾次,并未測出此地異常,絕沒想到還有這般兇殘的邪祟,他們原本覺得自身有所疏漏,頗感歉疚,但被莫夫人不分青紅皂白一通惡罵,都臉色微青,畢竟出身名門望族,從沒人敢這樣對待他家的小輩。姑蘇藍氏家教極嚴,是以他們雖心中不快,卻都強行壓下,憋得臉色難看。魏無羨卻看不下去了。

        他心想:“這么多年了,藍家竟然還是這么個德性,要那破涵養作甚,憋不死自己?次业!”他重重“呸”了一聲,道:“你以為你在罵誰,真把別人當自家奴仆了?人家千里迢迢過來退魔除妖分文不取,倒欠你的了?你兒貴庚?今年十七該有了吧,還是個‘孩子’?幾歲的孩子還聽不懂人話?昨日再三叮囑不要動陣內任何東西不要靠近西院,你兒半夜出門偷雞摸狗,怪我?怪他?怪他們?”

        莫夫人傷心至極又怨恨至極,滿心想著一個“死”字。不是自己死去陪兒子,而是要世上所有人都死,尤其是面前這幾個人!她遇事都指使丈夫,搡他一把:“叫人來!把人都叫進來!”

        她丈夫卻木木的,不知是不是獨子之死打擊太大,竟然反手推了她一把。莫夫人冷不防被推倒在地,驚得呆了。

        要在以往,不需莫夫人推他,只要她聲音高一點兒,他就照辦了,今天居然還敢還手!

        眾家仆都被她的臉色嚇壞了,阿丁哆哆嗦嗦扶她起來,莫夫人捂著心口,聲音發抖道:“你……你……你也給我滾出去!”

        她丈夫恍若未聞,莫夫人看上去就快昏厥了,阿丁沖阿童使了好幾個眼色,阿童忙架著主人往外走,東堂內外混亂不堪。魏無羨見這家人終于安靜了,準備繼續察看尸體,判斷究竟是什么邪祟,卻沒看得兩眼,又有一道高亢的尖叫從院子里殺進門來。

        堂內人一涌而出。只見東院的地上,兩個人正在抽搐。一個癱坐的阿童,是活的。另一個倒地的,血肉仿佛都被吸干掏空,皺巴巴地枯了,一條左臂已經沒了,傷口無血可流。尸體情形,和莫子淵一模一樣。

        莫夫人剛甩開阿丁的攙扶,一見倒地的那具尸體,眼珠子直了直,終于再沒力氣發作,暈了過去。魏無羨恰巧站在她附近,將她身子扶了一把,交給奔上前的阿丁,再看手腕,傷痕又消失了一條。

        才剛剛跨出廳堂門檻,還沒走出東院,莫夫人的丈夫便慘死當場,不過發生在瞬息之間。藍思追、藍景儀等人也都有些臉色發白。藍思追最快鎮定下來,追問癱坐的阿童:“有沒有看到是什么東西?”

        阿童被嚇壞了,牙關都打不開,半晌問不出一句,只是不住搖頭。藍思追心急如焚,讓同門把他帶進屋子里,轉向藍景儀:“信號發了嗎?”

        藍景儀道:“信號發了,可這附近要是沒有能前來支援的前輩,我們的人恐怕最快也要一個時辰才能趕過來,F在該怎么辦?連是什么東西都不知道。走還是守?”

        邪祟已至,若他們走了,恐怕剩下的莫家人難逃此劫。藍思追咬牙道:“守,等人來!

        既已發出求救訊號,再過不久,就會有其他修士趕到支援。為避免多生事端,魏無羨理應退避。來的人不認識還好,若是剛好來了個跟他打過交道或者打過架的,會怎么樣那可不好說。

        但獻舍禁術詛咒仍在身,他目前不能離開莫家莊。而且被召來的東西在這么短時間之內連奪兩條人命,其兇殘非比尋常,如果魏無羨現在撒手就走,難保此地不會全軍覆沒,等人趕到,也許整個莫家莊已橫滿一街少了一條左臂的尸首。

        為今之計,只能在援手趕到之前,速戰速決!

        作者有話要說:  師弟不是攻~攻在文案主角欄,出來我會吱一聲的~

        總體上來說,老祖還是邪魅狂狷的。

        這篇文文案掛了很久,謝謝這么多讀者一直記得它,開坑就很熱情地來捧場,幸福。我是不會說我上篇文發了三天才等到第一個評論這種事情的!

        老實說,拖這么久,也有我對這篇文沒什么信心的緣故的_(:3)∠)_謝謝大家的鼓勵。

        拜謝霸王票,還有不少夶夶是在開文之前就已經投了的:

        馬甲戰隊、無所不能騎士少女、ashley、dogstar  、zengfeng、穆紫晴、要想富先修路少生、cz  、九九八十一  、┌蝸!  、alu4649  、雲淺雪、濯漣  、吃梨w  、回鳶  、風淵燦  、涐。誰噯?  、小優、冬釀酒  、渾渾能干吃掉一盆、螃蟹藍、丁鈴鈴  、尼斯湖水鬼  、懶豬一  、井魚  、左佐右左  、森島狂熱、溫不語、定雙陽、felicia  、宛如辛雅  、艾黎西婭  、saival、述職報告神煩  、deersome  、一棵堅強的樹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55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